刘兆佳:中共不在香港公开活动的承诺已不合时宜

时间:2021-07-07 17:47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刘兆佳:中共不在香港公开活动的承诺已不合时宜

中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中国大陆官媒采访时说,中共之前知道港人对共产党一直比较敏感,因此在回归前承诺不在香港公开活动。但新形势下,一些问题已无可避免,有些问题要讲得清清楚楚才利于“一国两制”的实行,这个承诺已不合时宜。

根据观察者网报道,刘兆佳在接受采访时就中共在香港社会中的观感和宣传等问题做了回答。对于之前在香港社会中,中共和中共党员身份敏感甚至遭受一些反对派攻击的问题,刘兆佳坦言,中共知道港人对共产党一直比较敏感,甚至“中国政府”这五个字也是一个敏感词语,所以中共在回归前承诺不在香港公开活动。

因此,回归后特区政府和中央政府基本上没有做多少事来改变港人对中共的认识和态度,更不要说促进彼此之间的感情。一方面,这类事太敏感,容易引起政治纠纷,搞不好的话还会引发政治斗争;另一方面,他们觉得政治上未必有这样的需要。

刘兆佳引述邓小平的话说,他知道香港有不少人对共产党有意见,所以才搞了“一国两制”出来,让那些所谓的反共人士可以在香港安身立命。“即使你对中共有什么意见,只要不做任何试图推翻中共领导地位的事情,不把香港当成颠覆中共政权的基地,大家可以相安无事。”

刘兆佳还说,中央政府、中共不去行动,特区政府哪里敢做?尤其是如果特区政府做的事情让民众觉得它是支持、认同中共的,它马上就会面对一个难以有效管治的局面,社会上会出现很多反对它的声音和行动。

中共、中央、特区政府都不做了,思想基地就拱手让给了那些西方势力及在香港存在已久的反共势力。在政府内部也好,在教育体制、媒体也好,宗教组织也好,乃至在社会上各种各样的民间团体里,反共势力变成了主流力量,导致年轻一代受到反共思想的严重影响。即使在政府内部也有不少公务员和官员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学校老师、媒体从业者及西方宗教力量更是如此,整个思想阵地都被别人占领了。

刘兆佳指出,这些反共势力不断利用他们在思想阵地上的主导地位,不断利用港人反共、恐共、拒共的情绪去挑战特区政府的管治、挑战中央对“一国两制”的诠释,甚至试图将香港变成一个内外敌对势力可以用来挑战中共在内地领导地位的所谓颠覆基地、渗透基地。

刘兆佳说,在新时代、新形势下,特别是香港在回归后经历这么多的政治斗争和动乱暴乱,现在有一些问题已无可回避,因此一定要将这些问题讲得清清楚楚,才有利于以后“一国两制”的实行。

他强调,香港的高度自治权是中央授予的,中央在香港也拥有全面管治权。也就是说,香港的管治不能单纯由特区政府去处理,中央也有权力和责任参与管治。

同时,中国政府是包括香港在内的全国的执政党,只不过对于香港,是用另一种方式——即“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来管理,而不是由其直接治理;中国政府要负起香港是否能够有效管治及是否稳定的最后责任,亦有责任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全面准确地实施。

他说,“一国两制”之下,香港不能做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不能成为颠覆基地,不能成为西方对付中国的棋子。在国家安全当中,首要的是政权安全,任何试图改变中共领导的行动都是违反国家宪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的。

中国政府作为国家主权、安全和利益的捍卫者,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在国家安全面临严重威胁的情况之下,香港的确需要支持和配合中国政府在这些方面的工作,这样才能让“一国两制”不会被外部势力用来做一些不利于国家民族的事情。

刘兆佳说,有很多事情要讲清楚,特别是要讲清中国政府和香港的关系。以前很多人都不敢提这个问题,导致一些人不断挑拨离间,甚至不断在香港制造强化反共、恐共、疑共意识,将香港和中共塑造成利益对立者。

对于上月12日在香港举行的“中国政府与‘一国两制’主题论坛”,刘兆佳认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也是第一次在香港公开讨论中国政府和香港的关系。他相信中共在香港没有明显存在感的情况会慢慢改变。

他说,既然要改变香港人对中共的错误认识或反对情绪,最好是由中共自己介绍自己,不需要假手于他人。过去有关中共不在香港公开活动的承诺,今天在新形势下已经不合时宜,更不利“一国两制”的全面和准确实践。

刘兆佳还说,以前有些事情想说得坦坦白白、清清楚楚,但很多时候中央会顾虑这是否会引起反对派的攻击,或者担心被人扭曲了本意,引起社会上的恐惧。“我看今时今日,既然要拨乱反正,有些事情就要斩钉截铁地说清楚。”

他补充说,反对派如今已开始溃不成军、偃旗息鼓,其话语权已经大幅剥落,中共更要利用这个难得的有利条件,将以前很少说或者说得不够清楚的事情坦坦白白地说出来。也就是说,在拨乱反正的重要环节夺取话语权——话语权长期以来被反对派及西方势力所掌控,现在就是重夺话语权的时候了。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