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清零”或长期共存 劏房是港人无奈之耻

时间:2021-08-22 11:4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戴庆成:香港特稿:“清零”或长期共存 劏房是港人无奈之耻

港人港事

安居乐业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可是在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居住空间窄小又昂贵却是普罗大众的生活写照。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审视香港住屋情况时,就批评“笼屋”是“香港之耻”。奈何笼屋尚未撤除,香港住宅市场又衍生出“劏房”。香港到底要到何时才能告别劏房、笼屋呢?

香港住宅市场近年价格持续高企,劏房成为了不少基层民众的容身之所。身为单亲妈妈的吴女士,带着三名子女栖身于旺角旧区一个不足100平方尺(9.29平方米)的劏房单位。

本月初一个晚上,《联合早报》记者到吴女士的住所采访。甫推开门,就见到狭窄的空间堆满了生活用品,两张双层床是仅有的活动空间,吴家四口的起居饮食尽在此处。

别看这间劏房空间小,租金一点也不便宜。吴女士一家住在这里已四年,业主见她是单亲妈妈,又带着三个小孩,5600港元(980新元)的月租一直没有涨过。不过靠综援生活的吴女士每月仅有1万5000港元收入,房租依然是最大负担。她无奈地说:“小儿子还离不开人,我根本没办法出去工作,不知道如何是好。”

业主管租不管修 租户无奈隐忍

这个暂时叫作“家”的地方不仅狭窄,而且破败不堪,天花板和墙身出现大片水迹,靠墙的床架已经发霉,吴女士担心被褥很快也会发潮。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天花板和墙身渗水范围越来越大,吴女士向房东多次求助未果,业主管租不管修的态度令她心寒。

更令她忧愁的是,两个女儿已进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可家中毫无隐私空间。她说:“毕竟弟弟是男孩子,有时姐姐赶着上学,却没地方换衣服。”

谈到凭一己之力承负家庭重担,吴女士受访时数度泪崩,她问道:“要是有机会轮上住公屋,我们的日子是不是能好过一些?”

安居乐业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可是在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居住空间狭小又昂贵却是普罗大众的生活写照。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审视香港住屋情况时,已经批评部分生活艰苦的港人被迫住在以铁笼围起来的床位(即笼屋),是“香港之耻”。

奈何笼屋尚未撤除,香港住宅市场又衍生出“劏房”。“劏”是粤语,意为剖开。“劏房”即是将原本的住宅单位分割成数个更小的单位出租,供低收入家庭或个人居住。

2005年至2012年,曾荫权担任香港特首期间,长期压低土地供应及建屋量,造成香港住宅供应短缺,推动房地产价格急升。未获编配公屋的基层市民,不少人只有能力租住面积细小的劏房,造成对劏房的需求急速上升。

近五年来,香港楼价不断上涨,劏房单位数目更是有增无减。港府早前成立劏房租务管制研究工作小组探讨香港劏房问题。小组3-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全港一共有22万6000人居于劏房,较2016年统计处公布的数据增逾8000人;其中,逾六成居民年龄介于25岁至64岁。

调查也发现,劏房住户多数是贫穷人家,家庭月入中位数为1万5000港元,远低于去年第四季的全港家庭月入中位数3万3000港元。

住房面积方面,劏房的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只有6.6平方米(约71平方尺)。约一半劏房单位面积仅有约123平方尺(11.43平方米);逾两成劏房面积不足75平方尺(6.97平方米)。

采光通风不足 卫生环境普遍欠佳

对劏房住户来说,劏房除了空间小,卫生环境普遍也是欠佳,并不是理想的居所。例如,劏房住户要与其他住户共用一个洗手间或厨房等设施,以及许多劏房房间并没有按照建筑物条例预留采光及通风窗户。

非政府组织“关注基层住户联席”7月22日公布的一项调查就发现,近两成劏房住户的家中未能使用或没有窗户,其余的住户之中,也只有36.5%仅得一扇窗户。

该组织今年夏天上门测量103个劏房户的住所温度,发现近半(47.6%)劏房的温度高达30摄氏度及以上。若以医学研究指24摄氏度是最适合人类的温度,相关劏房并不适宜居住。调查指出,酷热天气下,有近半受访者表示环境问题加剧、精神压力增加,不想留在家中。

黄先生是个典型的例子。他一个人住在太子区一个50平方尺的劏房单位。由于退休后没有收入,他每天都在家煮食,但住所环境无法散热,一到夏天,屋内就十分闷热,须开空调或者数把风扇散热。

黄先生住了五年劏房,身体越来越差,皮肤也经常出疹子。现在他每天下午至晚间都会到有空调的商场闲逛,并且寄望港府尽快解决住屋问题。

恶劣环境影响租户精神健康

事实上,劏房的恶劣居住环境,往往会影响到租户的精神健康。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7月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有73%的受访劏房住户有中度至重度抑郁,较公屋住户多出近三倍。

此外,劏房居住环境虽然恶劣,租金却一点也不便宜。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的调查发现,区内劏房户的每月平均租金高达4932元,对比六年前的数据,租金升幅达35.9%,较同期住户入息的约17%升幅高出逾一倍。有劏房住户担心迁走后会遇上经常加租的新业主,唯有继续哑忍。

针对每况愈下的劏房问题,近年港府也有出招,企图缓解基层住屋压力,但过程困难重重,暂时未见成效。其中,当局在今年初宣布资助非政府机构租用约800个酒店和宾馆房间,营运过渡性房屋,出租予轮候公屋三年或以上的基层市民申请入住。

不过,早前有机构透露,港府要求参与计划的酒店和宾馆必须持有最少两年期的牌照,惟当局自去年底开始多数仅向宾馆批出一年期牌照,令不少有意合作的宾馆被迫打消念头。

此外,港府近来也有意规管劏房租金。运输及房屋局7月14日向立法会提交草案,为劏房租客提供四年租住权保障,并禁止业主滥收公用设施费用、续租时加租幅度不可超过15%等。法例草案最快会在今年底实施。

但港府落实劏房租务管制的政策,却引来一众业主组织的反对,质疑政策违背自由经济体系,令市场出现供求失衡。

土地政策难止痼疾 房屋问题成民怨之首

香港回归中国24年来,特区政府的土地政策始终未能有效遏止房屋问题恶化,以致这个问题近年上升为民生矛盾之首。负责香港事务的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7月出席全国港澳研究会的研讨会时,点出中央对香港的四个期盼,其中就特别提及,希望在2049年之时香港再没有劏房及笼屋。

夏宝龙说:“大家可以畅想一下,当我们国家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的时候,‘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将会是一种怎样的光明景象?我们期盼那时的香港,经济更加繁荣,各项事业发展更加均衡,社会更加和谐安宁。特别是现在大家揪心的住房问题必将得到极大改善,将告别劏房、笼屋。”

夏宝龙的讲话随即在香港社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和共鸣。许多劏房及笼屋居民都表示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劏房及笼屋绝迹香港,后人不再受此之苦。有政坛人士分析,夏宝龙的期盼已不单单是交付给香港特首的任务,更是对香港所有参与管治的“爱国者”的要求。

学者:收入严重不均房价难承担 导致基层“越租越差”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叶毅明是劏房租务管制研究工作小组成员之一。他在接受港媒访问时指出,香港之所以出现劏房,是因为市民收入严重不均,房价脱离基层收入的承担能力,导致他们越租越差。

此外,外围地区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导致外来资金大增且追捧香港楼市;而港府未就空置税立法,令住宅市场供应紧张,租金一升再升。

不过,对于夏宝龙的“告别劏房”之说,叶毅明坦言:“我的看法比较悲观。除非有巨大政策改变,或者市场环境突变,否则未来香港都难以令劏房消失。”

香港特许测量师邵志尧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也指出,目前香港社会对劏房有两大主流看法,一是认为可以“清零”,二是认为只能长期共存。他说:“根据数据,香港一共有9万多间劏房,按照目前香港一年只增加1万个新住宅单位计算,就算把所有新建的房子都让给劏房住户入住,劏房问题也要九年后才能完全解决。”

邵志尧指出,由此来看,虽然中央领导人表明要解决香港住屋问题,出发点很好,但短期内要将劏房“清零”是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港府当务之急是面对现实,把解决劏房问题量化,制订每年减少劏房户的具体目标。

他慨叹,楼市问题近年一直困扰香港社会,许多港人住在劏房,劏房空间比监狱的牢房还要小,“在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这是很可悲的现象。当局在解决劏房的同时,也有必要提高劏房的质量,不要出现地狱般的劏房。”

邵志尧也认为,目前香港增加土地供应的程序十分缓慢。长远而言,当局若要加快纾缓楼市问题,有必要缩短审批土地推出市场的程序。

公屋联会总干事:开拓土地 增加公屋供应才是长远良策

香港房屋委员会委员、公屋联会总干事招国伟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基层人士本来可以通过入住公屋解决居住问题,但近年香港土地供应严重短缺,觅地建屋困难,许多港人只能蜗居劏房。长远而言,开拓土地、增加公营房屋的供应,才是解决香港劏房问题的最根本方法。

然而,港府去年底公布的《长远房屋策略》周年进度报告,虽然提出已觅得足够土地以供未来10年兴建31万6000个公营房屋单位,但乐观估算,最早也要在2026/27年起的五年期间,供应量才会进一步增加,公屋轮候情况到时才有望得以纾缓。

招国伟说:“房屋问题已成为香港民生领域的首要问题,甚至成为政治问题,社会怨气很大。我们希望港府能认真对待,加快增加土地供应,港人的怨气才有望缓解。”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