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特稿:塔利班内斗加剧改革无期

时间:2021-09-12 07:2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时政

重夺阿富汗面临政权危机 塔利班内斗加剧改革无期

国际特稿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面对诸多挑战:激烈的内部派系斗争、虎视眈眈的国际恐怖组织、千疮百孔的经济、人民缺水少粮。第一个阿富汗塔利班政权(1996年至2001年)在位五年多就被推翻,第二个能否持久?塔利班2.0会是一个包容、尊重人权尤其是女性权益、法治和媒体自由的政权吗?单看刚出炉的临时内阁阵容,似乎希望不大。

塔利班2.0面对的最大挑战恐怕不是阿富汗经济或难民问题,而是该组织的内部斗争。最明显的例子是内阁名单迟至本周二(9月7日)才公布,距离他们“送走”美军已过了一个星期,距离他们接管首都喀布尔已近四周;而且公布的还只是一份“临时”政府名单。

名单内容也令人意外。原本盛传将领导新政府的塔利班联合创始人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只担任代副总理;代总理是之前鲜为人知的穆罕默德·哈桑·阿洪德(Mohammad Hasan Akhund)。

阿洪德是塔利班决策机构“领导委员会”长期负责人,在第一个塔利班政权中先后担任外长和副总理。他被视为在塔利班宗教事务方面具有影响力,而不是军事方面。分析员普遍认为,让阿洪德出任代总理是折中方案,毕竟内阁名单公布前不断传出塔利班政治和军事阵营发生摩擦甚至大打出手的消息。

塔利班内部有数条明显断层线

英国历史学家达尔林普尔(William Dalrymple)接受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RFE/RL)访问时指出:“征服一个国家往往是容易的部分。以阿富汗来说,统治它是困难的部分。那是紧张局势和断层线变得明显的时候。”

塔利班内部有几条明显的断层线,主要代表人物为塔利班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Haibatullah Akhundzada)的三名副手:已受委为代副总理的巴拉达尔、代国防部长雅各布(Mullah Yaqoob),以及代内政部长哈卡尼(Sarajuddin Haqqani)。

巴拉达尔代表的是塔利班内部的政治领导层,他本人就是塔利班与美国达成撤军协议的功臣;雅各布和和哈卡尼是军事指挥官,塔利班得以重新控制阿富汗,两人功不可没。他们与巴拉达尔的矛盾,可说是战斗与非战斗人员之间的分歧。

来自喀布尔的消息说,在商讨新政府阵容时,雅各布坚持内阁里必须有军事元素,而不只是巴拉达尔所要的政治元素。雅各布甚至表明,不能让住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豪华酒店的人,向参加反美圣战的人发号施令。巴拉达尔在多哈管理塔利班的政治办公室。

但真正阻挠巴拉达尔出任总理的人,相信是领导哈卡尼网络的哈卡尼。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中东与伊斯兰历史学家奥洛米(Ali Olomi)接受《印度教徒报》访问时指出,哈卡尼来自塔利班最激进的派系,而巴拉达尔最近有关妇女权益、与国际社会合作,以及大赦前政府成员等问题的言论,与哈卡尼网络的意识形态背道而驰。

尽管如此,可别以为雅各布和哈卡尼会联手对付巴拉达尔,因为这两位军事指挥官积怨已久。据了解,两人的恩怨可追溯到2015年,当时塔利班创建领袖奥马尔去世后,身为奥马尔长子的雅各布想要子承父位,但遭到哈卡尼派系阻挠,结果由曼苏尔接任最高领导人。

后来,为了不让雅各布和哈卡尼之间的分歧导致塔利班分裂,第三任也就是现任的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委任两人加上巴拉达尔为他的三名副手,让三人平起平坐。

阿洪扎达也让雅各布和哈卡尼分管阿富汗34个省的军事事务。包括塔利班发源地坎大哈在内的阿富汗“西区”13省归雅各布所管;哈卡尼领导“东区”21省,包括首都喀布尔。

雅各布和哈卡尼也代表着塔利班两大派系:坎大哈派和东阿富汗或巴基斯坦派系。这两个派系之间的分歧早就浮上台面,相信将来也会反映在治理上。

坎大哈派系是塔利班的核心,主要由来自各个神学院的学生组成。雅各布和巴拉达尔同属坎大哈派系,两人的立场都相对温和、务实,因此即使有意见分歧的时候,要合作应该不难。

哈卡尼所属的东阿富汗派系主要由哈卡尼网络等雇佣兵组成,立场比较极端。哈卡尼也被指与国际恐怖组织卡伊达和巴基斯坦境内的其他恐怖组织有联系。单是他的名字出现在临时内阁名单上,就让人担心塔利班2.0政权将跟上世纪90年代一样极端、强硬。可是,哈卡尼网络夺下了喀布尔控制权,塔利班政治领层不可能将他排除在政府外,否则,塔利班内斗将恶化。

据报巴拉达尔和哈卡尼阵营上周五就一言不合发生肢体冲突,导致巴拉达尔在冲突中受伤。《印度斯坦时报》指出,美国在阿富汗留下了超过850亿美元(约1145亿新元)的武器,这使塔利班每个派系都有足够的弹药来对抗对方至少10年。

内斗恶化或使不满塔利班派系 变节到卡伊达或伊斯兰国

若内斗继续恶化,对塔利班心生不满的派系可能变节到卡伊达或伊斯兰国,从而壮大这些国际恐怖组织。美国专家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博客上撰文指出,事实上塔利班在阿富汗的主要对手“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IS-K)的核心成员,就是塔利班前指挥官;他们因过于残暴、过于宗派主义和不服从命令,被塔利班第二任最高领导人曼苏尔驱逐。

费尔巴布—布朗是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她指出,阿富汗如果内斗不断,加上持续面对恐怖威胁,将难以吸引外国投资来重建经济。

放低姿态给出承诺 为重振阿富汗经济求援

重振阿富汗经济是塔利班面临的另一艰巨挑战。历经40年战火,阿富汗如今是全球最穷国家之一。塔利班接管政权后,外国援助中断,阿富汗存在美国的中央银行储备金也被美国政府冻结了。加上大量专业人士外逃,别说是制定宏观经济政策这样复杂的问题,塔利班甚至连如何提供或维持基本服务如电力或水供都成问题。

为了让援助和资金解冻、吸引专业人士留下来,塔利班一些领袖试图展现温和姿态,承诺大赦前政府官员,并根据伊斯兰教法保障妇女权益;他们也承诺允许人们自由出行,并要求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塔利班也曾向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等前朝领袖示好,甚至有消息称可能让前朝领导人入阁,以建立一个包容的政府。当然,临时政府名单公布后打破了这些传言,名单上没有非塔利班人士,也没有女性成员。

专家:西方盟友应主动接触 推动塔利班采取实质政策行动

更令人害怕的是,塔利班还宣布恢复设立宣扬美德和预防罪恶部门。在第一个塔利班政权中,该部门负责逮捕与惩罚违反严格伊斯兰法者。这种种发展使人不禁怀疑塔利班的改革诚意,也担心阿富汗将回到类似上世纪90年代的黑暗时代。

到时,美国和西方盟友该怎么做?他们肯定不会重蹈覆辙,再度挥军进入阿富汗。剩下的选项可能是孤立阿富汗或对塔利班政权实施制裁,以诱使他们改弦易辙,或期望借此拖垮该政权。

但要拖垮一个政权并非易事。美国专家费尔巴布—布朗指出,从国际上经验可见,即使经济崩溃,野蛮政权也可存在多年,参考对象为朝鲜、伊朗、委内瑞拉,以及缅甸。西方的全面制裁和孤立只会加剧阿富汗人民的苦难。

相反的,她建议西方与塔利班接触,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提出具体要求,例如减少压迫,同时通过谨慎和具体的惩罚和诱导措施,推动塔利班采取实质的政策行动。

塔利班临时政府要员

■代总理阿洪德(Mohammad Hasan Akhund)

阿洪德是塔利班决策机构“领导委员会”长期负责人,在塔利班第一次执政期间先后担任外长和副总理。

联合国制裁报告将他描述为塔利班创始领袖奥马尔的“亲密伙伴和政治顾问”。据报他也深受现任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敬重。

《印度教徒报》引述宾州大学历史学家奥洛米说,阿洪德是保守宗教学者,认为应对女性实施限制,以及剥夺少数宗教和民族群体的公民权利。同时,曾坐落在阿富汗巴米扬山谷內的公元六世纪巴米扬大佛,2001年遭塔利班摧毁,阿洪德是拍板决定的人之一。

据信他现年60多岁或可能更老。

■代副总理巴拉达尔 (Abdul Ghani Baradar)

巴拉达尔是塔利班创始人之一,与奥马尔关系密切。塔利班上次统治阿富汗时他担任副国防部长。

根据联合国的制裁通知,第一个塔利班政权垮台后,巴拉达尔担任高级军事指挥官,负责策划袭击联军。

他于2010年在巴基斯坦被捕入狱。2018年获释后,他领导塔利班在多哈的政治办公室,促成了美军撤军的协议。

■代内政部长哈卡尼 (Sirajuddin Haqqani)

哈卡尼是在父亲贾拉勒丁·哈卡尼2018年去世后,成为哈卡尼网络领导人。

该组织最初获美国支持,是1980年代最有效的反苏联民兵之一,但后来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美国也悬赏1000万美元捉拿哈卡尼。

据信哈卡尼年约45岁。

■代国防部长雅各布 (Mullah Yaqoob)

雅各布是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的儿子,2015年寻求接替父亲统领塔利班,但塔利班理事会会议最终选择任命曼苏尔,雅各布愤而离场。曼苏尔去世后,雅各布被任命为阿洪扎达的副手之一。

雅各布仅30岁出头,虽没有塔利班主要战场指挥官的长期作战经验,但因父亲的关系而获坎大哈战士的效忠。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