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峰“落幕” 发生在海航破产重组之际?

时间:2021-09-29 16:0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人物记事

本刊记者/陈惟杉

9月24日晚间,海航集团官微发布消息,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峰、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尽管此前已有追究刑责的传言,但多位海航人士仍表示事发突然。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下称“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在连夜写给海航员工的信中谈及此事,“很多人或许会觉得突然,我问了一些高管,他们说也早就预料了。但我想很多基层干部职工在那一刹那可能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愕然。”

根据海航集团此前披露的股权架构,陈峰持股14.98%,与2018年7月意外逝世的王健并列为海航集团最大的自然人股东。

陈峰“出局”的命运早在今年1月底海航集团破产重整公告发布时便已定下。而对于海航集团员工而言,自2020年2月29日联合工作组成立,陈峰便已“淡出”。在此次发布陈峰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前,海航集团官微上一次推送有关陈峰的信息还是在2020年4月,内容为调研航空安全生产情况。

其实在联合工作组成立后,顾刚与常务副组长任清华均进入海航集团董事会,并分别出任执行董事长与联席CEO。有海航人士表示,陈峰虽然保留董事长职位,但是顾刚逐渐取代陈峰成为海航对内、对外的代表,陈峰虽然仍在集团上班,却更多流于程序性角色。

联合工作组的成立,于海航与陈峰而言均是转折点,标志着陈峰在2018年7月“复出”后主导的“自救”的失败。

从“自救”失败,到被追究刑责,或许都不在陈峰的预料之内。

复出“自救”为何失败?

2018年11月,陈峰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还曾表示,危机正在逐步过去,一定会过去,一定可以过去。“度过完以后,我还是回去做我自己的事。该发生的一定发生,不该发生的一定不发生。”

从这个角度看,陈峰“被迫出山”也属于“该发生的一定发生”。

2018年7月4日,时任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在法国意外逝世。王健是海航多元化、全球化激进扩张的主导者,而因为意见相左,陈峰在当时已经退居二线,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但是意外发生后,陈峰重回一线,出任董事长。

“原来大量的工作都是他在做,我特清闲地去做我自己该做的事。现在这一切超过了我的预期。我突然又奔到了业务第一线,好家伙,痛苦不堪。一开始我适应不了,头一个月我几乎中气不足,我发现我吃的饭太少。事情铺天盖地,一开始我还有的适应不了。我调整了半天。”陈峰说。

当时,海航集团正处于危机之中。

2017年6月,原银监会要求各银行对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万达集团、复星集团、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

这份流出的电话通知被认为是海航危机的起点,银行与金融机构一度“只收不贷”。陈峰曾坦言,在这种情况下,海航在债务市场和银行市场上一共还了1000多亿的债务。任何一家企业遭遇这种情况,都会出现流动性的问题。

“流动性问题”,这是当时陈峰对于海航危机的定位。

“海航的问题是流动性问题,懂吗?!”2019年4月,陈峰面对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这一点,他将问题归结为短贷长投,把一些短期的经营性资金用于国际并购,而且并购的相当一部分资产跟主业关联不太大导致的。“一旦外部环境出现变化,短期资金投出去后收不回来,就会产生问题。”

截至2017年年底,海航集团在不到三年时间内并购投资规模接近500亿美元。一系列收购曾在2016年达到了顶峰,当年标志性的收购便是以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手中收购希尔顿集团约25%的股份。

“多元化”是陈峰反思的问题,“欲望之大,能力不足,错误地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时,祸就埋下了。”他在回归一线后所进行的业务调整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处置非主业资产回笼资金,聚焦航空主业。他将此称为“党和国家要求”。

海航集团官网所披露的业务板块从最多时的七个一路被砍至只剩下航空、物流两个板块,陈峰也完成了对于管理层的“清洗”,其子陈晓峰迅速晋升为海航集团董事兼总裁。陈峰曾解释称,人员的调整主要是为了配合战略转型的需要,调走了一些过去负责资本市场运作的人员,安排了一些海航成长起来的、懂航空业务的人员来更好地适应。

仅2018年上半年,海航集团就处置了2000多亿元资产,全年处置资产的规模达到3000亿元。尽管陈峰坚决表态,“我们就是聚焦航空主业,非主业的,不留悬念,再盈利也不要”,但资产处置的进度还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放缓,并且延续至2019年,这在相当程度上受限于经济环境,“突然发现大家都没钱了,很好的资产也没有我们预期处置得那么快。”

2019年11月,当陈峰再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仍在重复一年多时间3000多亿元资产的处置规模。但是截至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仍超过7000亿元。

处置资产回笼资金的节奏在变慢,海航却需要迎接一波又一波偿债“洪峰”,2019年4月,在接受采访时,陈峰对于当年3月的偿债高峰曾自信地表示“安然度过”,并且“没有一笔公募债违约”。但是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海航系公司债券不断爆雷,特别是集团层面的公募债“09海航债”曾在兑付前半个月突然停牌,引发市场焦虑,虽然最终于12月底成功兑付,但这笔余额13亿元债券兑付的波折足以折射出海航资金链之困顿。

在年底的新年贺词中,陈峰坦承,2019年海航资金短缺的情况仍未解决,并存在工资迟发、缓发的现象。

当然,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2020年年初的疫情。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