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资本主义的明天

时间:2020-07-06 12:0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在发展模式上,西方认为中国的成功是中国模式对西方模式的挑战,笔者认为:这其实是不自信,及停滞不前不与时俱进的理解。西方世界要深刻清楚,西方单纯的以民营资本主义为核心的国家体制,存

在发展模式上,西方认为中国的成功是中国模式对西方模式的挑战,笔者认为:这其实是不自信,及停滞不前不与时俱进的理解。西方世界要深刻清楚,西方单纯的以民营资本主义为核心的国家体制,存在很多弊端和不足,并不是几十年后几百年后要和现在一样不变及停止不前的。西方的国家体制也是可以不断完善的,资本主义的国家模式也是会随着人类发展得到进步的。

中美大国竞争将持续百年,笔者近期将以数篇文章系统论述及建议中国应如何开展这百年中美大国之竞争。继7月3日本人刊登在联合早报的系列文章第一篇《中美大国竞争应用好美国定期大选》,今天为系列文章第二篇:资本主义的明天。

笔者认为,资本主义的明天,将兼容更多社会主义性质。

一、从旷世规模的精准扶贫,看中国国家体制社会主义性质。

笔者出生于江西上饶市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余干县。每年春节回家,都会走亲访友。我家是属于十八代修地球的农民世家,家里的亲戚,截止到今天,依然是很多农民。我的大舅、二舅、几个堂伯父、堂叔,都是村里的贫困户,家门口都贴着扶贫卡。有的是家里缺劳动力,有的是家因病致贫,有的是老弱,贫困原因不一,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是我们县重点高中走出来的村娃子,也发现不少留在家乡工作的中学同同学现在都是扶贫干部,对口帮扶某家某户,经常能看到他们微信朋友圈晒的去对口扶贫贫苦户家走访看望的照片。

前天看到一个高中同学晒出的我们县扶贫成绩:到2019年底,全县138个“十三五”贫困村全部退出,31443户120544个贫困人口脱贫,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4年6826元增长到11653元。我县是2018年申请脱贫退出的贫困县,是全省第三批次脱贫退出的贫困县。挖掘湖区资源,帮助贫困群众增加收入。湖区的特点就是水多、田多、荒坡地多。为此,我们利用水面和良田,大力发展优质稻、芡实种植、大棚蔬菜、稻虾共作、特种水产和湖面光伏发电等扶贫产业;利用荒坡地大力发展油茶、马家柚、脐橙、百香果等林果业种植和菌菇产业,确保全县贫困户都有两个以上扶贫产业收入。我们实施菌菇大棚种植产业扶贫,带动8916户贫困户增收。种植马家柚一万四千余亩,带动一万七千余户贫困户增收。同时,大力实施就业扶贫工程。积极帮助贫困户提供就业岗位,组织就业培训90期,培训贫困户5642人。为贫困户在县内开发扶贫车间29家,开发公益性岗位3821个,安排贫困劳动力3312人。充分挖掘鄱阳湖生态旅游资源,打造大明湖万亩花海、康山忠义文化园、田园鄱阳湖旅游景区和乡村旅游景点。坚持主攻工业不动摇,建设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生态食品产业园区、双创产业园区等三个工业园区,让一部分贫困户子女在家门口就业,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的目标。我县大塘乡胜利村吴日旺等贫困户,在家门口的景区大明湖万亩花海就业务工,年务工收入32000余元。

我家就在鄱阳湖边上,村后面的水域就是鄱阳湖东北角的水面。这里面提到的鄱阳湖生态旅游资源,打造大明湖万亩花海、康山忠义文化园都在我家附近。其中提到的田园鄱阳湖旅游景区,是我父母之前种田所在村前年全村拆迁后建设的。我的一个堂叔现在是我们村菌菇种植扶贫的一位种植户。我的一个表妹的女儿,因家里贫穷上不起学,被对口的扶贫干部安排去上了省会南昌的技术学校。

之所以讲上面这些我自己亲眼所见的故事,我是想用各种亲身经历的小故事,来让大家更直观的感受一下中国的扶贫在发生着一些什么事。

有时,我在想,美国有这样的精准扶贫吗?他们的各种老弱病残的贫困家庭,美国政府是如何让他们摆脱贫困,看到希望,帮助他们的生存、生活、教育、医疗和追求更好的明天?

一个国家的政府,它可以选择做各种为全体人民服务的事,也可以选择不做各种应该做的事。这个国家的政府在想什么,在推什么,在努力实现什么?确实是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国家体制。

不同的国家体制,能孕育出不同的国家理想和国家决策。中国旷世规模的精准扶贫,确实是中国这个国家体制孕育出的国家理想和国家决策,而且推动的很坚决,很系统,很完整,很有定力。这些年中国的脱贫攻坚工作一直中国领导人特别关心的一项重大攻坚事项,交给了和我一样是泥娃子出身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主抓。胡春华也是农村出身的穷苦孩子,记得曾看到过一篇介绍的文章说他到了中学都还经常没鞋穿是光着脚去上学的。我想中国扶贫,交给一个曾经真贫的人去负责,是非常棒的一项安排。

精准扶贫:是粗放扶贫的对称,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确识别、精确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一般来说,精准扶贫主要是就贫困居民而言的,谁贫困就扶持谁。

中国政府举全国之力推进的精准扶贫脱贫攻坚,异地搬迁,就业教育扶贫,低保托低各种措施结合推进。一个社会,最底层的贫困阶层,政府能努力去改变他们的未来和对未来的期待,是文明社会,人民政府应该做的。这一场史无前例的旷世规模的精准扶贫——彰显的是中国国家体制社会主义性质的巨大优越性。

报道称,中国政府的计划大致分为两项战略——国家政策和地方干预。在国家层面,政策围绕着基础设施支出。政府仅2019年就达190亿美元,用于全国各地的各类项目和计划。政府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新改建公路超过20万公里,贫困村通宽带比例达到94%。据官方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初,已有数十家国有企业加入这项行动,并向扶贫项目投入超过300亿元资金。中国脱贫攻坚的巨大努力值得认可。在短短的几十年间,中国已有8亿人摆脱了贫困,大大降低了全球贫困人口数量。

如果美国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觉得中国这样旷世规模举国范围的精准扶贫,不是国家体制优势,我倒想建议美国也在国内推一推全国范围的精准扶贫,看能否开展的了,推动的了,实施的了?我想美国不会否认他们也有很多贫困人口的。但是连新冠疫情应对的病人治疗都存在一堆的资本主义特色难题,我想更别寄望全国范围类似中国的精准扶贫了。

从中国的旷世规模的精准扶贫,确实可以看到:国家社会主义,可以让国家和政府以人民为重心以社会为中心,围绕全体人民利益开展一切工作,诸如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对口支援国民医疗教育等事业能得到极大的全国人口总基数层面的推动。

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不是对立不可兼容的,以私有制为主的民营企业模式可以在任何国家体制中茁壮成长。

私有制为主的民营企业模式,确实是最能充分释放全体国民智慧和推动全民努力创造最大财富涌现最大产出。如果从人性的角度去理解这个事实,将是很容易让世人理解的。这个事实,让民营企业模式有非常强大的生命力。

西方的资本主义国家用这种民营所有制的企业模式,发展了数百年,创造了巨大的科技进步与物质财富。中国的民营所有制的企业模式,和西方相比,可以说是学生,是后来者。1949年解放前几十年的国家内乱,民营所有制的企业发展因战略时局举步维艰。文革结束前的中国建国初期的将近三十年,民营所有制的企业发展更是被禁止。

中国现在的民营企业,可以说是从邓小平推行的改革开放才开始发展的,到今天满打满算也就是40年。可以看到,华为、阿里巴巴、腾讯、恒大,都是改革开放后逐渐孕育而生的。中国现在的所有的民营企业,寿命都没有超过40年的。绝大部分大型民营企业都是十年到30年左右的企业年龄。

赞一下
(1)
50%
赞一下
(1)
5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