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警惕全球粮食危机到来

时间:2020-07-14 14:2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中国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7月13日指出,中国南方自6月以来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导致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目前,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

中国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7月13日指出,中国南方自6月以来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导致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目前,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8日常务委员会会议明确提到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新冠疫情准备,并提出六保,其中之一是就是要:保粮食安全。说明今年的粮食保障是个难题。2020年,对世界,对中国,都是一个灾年,全球疫情已经肆虐半年有余,全球受疫情影响的停工停产已经造成世界各国经济生产受严重影响。而目前疫情仍在以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肆虐全球,截止2020年7月14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300万,累计确诊死亡病例超56万,肆虐215个国家,关键的是,目前疫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在全球百年难遇的瘟疫持续之时,粮食生产又遭受超历史洪水肆虐之时,中国及全球,都要警惕全球粮食危机的到来,提前做好应对,以免出现世界大面积的粮食恐慌。

一、气候灾害影响粮食生产

综合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7月13日在中国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还说,中国即将进入“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预计后期雨带将北抬,北方河流可能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

受暴雨影响,中国长江中下游、洞庭湖、鄱阳湖、太湖等湖泊目前已处于超警戒水位,多地洪涝灾情严重。对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12日指示要全力抢险救援。

截至7月12日午12时,洪涝灾害已造成江西、安徽、湖北等27个省市约3700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失踪;农作物受灾面积353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多达822.3亿元(人民币,164亿新元)。

要清楚的是,目前的中国洪灾还只是刚刚开始,后续发展态势还不明确,不排除洪水持续时间较长,导致已经成熟的夏粮大面积绝收,后续粮食种值又错过季节的严重势态出现。

2019年以来的高温天气,让有些国家爆发了旱灾,阿根廷则因为农业政策导致大豆减产,朝鲜因严重干旱导致粮食歉收......就连一直风调雨顺的美国闹了旱灾,美国农业部预测2019-2020年度玉米、小麦将分别减产12%和11%。

澳洲大火严重影响畜牧业和农业。祸不单行,正当2月对新冠状病毒谈之色变的时候,非洲埃塞俄比亚拉响了了蝗灾警报。沙漠蝗对埃塞尔比亚、埃及、中东、巴基斯坦的粮食生产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损坏。根据数据统计估计,如果蝗灾持续下去,2020年全球的粮食产量将锐减三成以上,而且还对夏季农作物的耕种产生了影响。

根据《印度时报》报道,距离首都新德里30公里的印度城市古尔冈近日遭遇大批蝗虫入侵,成群结对的蝗虫铺天盖地,居民陷入恐慌,新德里也进入高度警戒状态。

印度这次蝗最早可以追溯到2月份,源自东非的蝗灾蔓延到了印巴等地。根据印度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是30年来最大的蝗灾,将对农作物生产造成巨大冲击。

不只是印度,南美最近也爆发了蝗灾。源于巴拉圭的蝗灾已经侵袭到了阿根廷、巴西,巴西南部的两个周进入卫生紧急状态。蝗虫能够在3个月繁殖20倍,8000万只蝗虫能够挤在一平方公里的空间里,一天消耗的食物就相当于3.5万名成年人。

蝗虫泛滥,粮食还够不够,是人们最关心的话题。印度是全世界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巴西、阿根廷都是世界前五的粮食出口国,疫情+蝗灾,如果控制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美洲疫情严重扩散,对全球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奖构成重大威胁。美国和加拿大是全球粮食的重要产地,两国2017年的粮食产量分别列全球第二和第十,合计占到全球总产量的28.9%。如美洲疫情扩散,对全球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奖构成重大威胁。

全球因为疫情的隔离封锁,停工挺长,对粮食的全链条会造成各种影响,如生产方面,农民获得种子,肥料和杀虫剂等投入品的机会有限。许多地区都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导致非常多的农业用地未被耕种。至于营销问题上,农民无法将新鲜农产品运输到当地和城市市场。由于货船因害怕被感染而拒绝前往疫情国家,国际运输服务被延误或取消,直接导致很多粮食贸易中断。全球农业畜牧业渔业都受到影响,全球粮食减产已成事实。

二、2.65亿贫民苦难:“杀死我们的将是饥饿,而不是新冠病毒”。

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经济学家侯赛因表示,世界原本已有1.35亿的人口无法解决温饱问题,现在受新冠疫情影响,这一数字将在2020年额外再增一倍,预计到今年底全球将有2.65亿人口无法解决吃饭问题。受缺少旅游收入、侨汇减少以及旅行等方面限制措施影响,今年这一数据预期增加大约1.3亿。

有专家认为,尽管还未出现普遍性的粮食短缺,但这次饥饿危机将是全球性的。美国华盛顿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长斯威宁表示,在未来几个月内危机将会在一些欠发达国家逐渐出现,尤其是那些贫穷国家。

在南亚大陆的印度,因为突然宣布封锁管控,导致大量的民工无家可归只能躲在桥下度日。尽管政府在附近建立了施粥处,但随着来这里寻求食物的人不断增多,还是会有很多人因领不到吃的而挨饿,甚至有时候会因为领取一盘米饭和小扁豆发生争抢。一位在此排队领取食物的民工对纽约时报说,杀死他们的不是病毒而是饥饿,尽管这种乞食的行为令其感到羞耻,但现在他别无选择。

而当病毒和饥饿同时出现在那些正在经历军事冲突的国家更是雪上加霜。因为战争和政治动荡,在这一地区生活的民众为躲避战火只能四处逃难,他们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甚至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没有。在非洲国家尼日尔,收容了近6万名难民,但这里食品价格已经在不断上涨。而这或将加剧社会动荡。

虽然国际组织和一些国家已经注意到了这些问题并开始采取行动,但相较于庞大的受助群体,这些有限的救援行动只能是杯水车薪。

4月16日,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了题为《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的报告,称或将有超过30万非洲人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丧生。最直接的原因是,由于疫情持续在非洲大陆肆虐蔓延,非洲的经济增长率将由3.2%至少降至1.8%,这将使近27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

世界粮食计划署首席经济学家阿里夫·侯赛因说:“对数以百万计(因粮食危机而)命悬一线的人来说,新冠病毒可能意味着灾难。” 多名联合国官员说非洲可能遭受重创。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评估显示,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蝗灾将使粮食安全本就脆弱的东非国家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

三、粮食恐慌不排除会出现。

面对全球疫情的扩散,越来越多的国家警惕粮食危机,并率先“囤粮”,限制出口:3月24日,世界第三大稻米出口国:越南宣布,自3月24日起,禁止大米出口;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之一哈萨克斯坦禁止出口小麦、土豆等11种农产品;塞尔维亚宣布,暂停出口葵花籽油等农产品;3月28日,埃及决定,未来3个月内停止各种豆类产品的出口;3月30日,柬埔寨总理洪森表示,柬埔寨将从4月5日起,除了香米,将禁止白米和稻米出口。

同时,全球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国——俄罗斯农业部提议,对粮食出口建立临时配额,4月1日-6月30日,小麦、黑麦、大麦和玉米等出口量不得超过700吨。

另外,因为受疫情影响,巴西、阿根廷的大豆出口也在放缓,印度这个世界最大的稻米出口国,几乎停滞。

据新华社报道,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致使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中断,可能影响一些国家和地区粮食安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在官方网站说:“除非我们快速采取行动,保护最脆弱环节,保证全球粮食供应链通畅,缓解疫情蔓延对整个粮食体系的影响,否则我们面临粮食危机迫近的风险。”

全球各国掀起的屯粮潮,将会衍生一场粮食价格危机。对此,已有相关机构发出警告,各国应采取合作方式确保全球粮食供应,不然将会陷入粮食价格飙涨的恶性循环之中。

联合国粮农组织同时表示, 尽管主粮作物储备充足,但进口商急于购买主粮可能会加剧全球粮食通货膨胀。

如果各国再次恐慌,粮食价格将飙升。一旦粮食减产30%,而粮价的上涨绝不是30%那么简单。粮食生产周期长达四个月。一旦粮食出现危机,这个刚需所产生的世界性恐慌将远远大于一次疫情所产生的冲击。

作者:彭胜玉

战略研究员

赞一下
(17)
81%
赞一下
(4)
19%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