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如何熄灭美国南海动武的引线

时间:2020-08-05 15:3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这一场瘟疫,让世人最没想到的是美国会沦为瘟疫肆虐最深、死亡感染最严重、经济损失最惨重的国家,这场瘟疫直接催生了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的巨大危机感和忧患意识。这是疫情前很多人可能没有料到

这一场瘟疫,让世人最没想到的是美国会沦为瘟疫肆虐最深、死亡感染最严重、经济损失最惨重的国家,这场瘟疫直接催生了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的巨大危机感和忧患意识。这是疫情前很多人可能没有料到的。

但结果就是如此,最强大国家,拥有最强科技实力的美国,成了瘟疫最大的受害国,也直接威胁到这个最强军事大国的总统宝座。

更没美国没有想到的是,美国的超级大国最大竞争对手,作为第一个大规模爆发的国家,却迅速控制疫情,让中国成为世界率先恢复经济,受瘟疫影响相比美国低很多。这种中美遭遇瘟疫对比的差距与不平衡,直接刺激了美国对华的满满醋意和敌意。

根据各种分析和研判,美国确实存在在南海对中国动武的可能。中国确实要做好战争防范准备。

但同时,笔者认为:

如果一场中小规模的中美战争不可避免,美国率先对华动武,中国被迫和美国干一仗,中国应战不能只为了维护国家尊严。

如果美国在南海岛礁主动挑衅开战,中国应趁机直接攻台,这是中国武力收复台湾的绝佳历史时机。反正中美战争已经开打,何不一举解决祖国统一大业。拿下了台湾,南海岛礁挨轰挨炸就已无妨。

一、美国战争发起的动因

笔者曾在发表的文章中总结:美帝国的衰败根源是:核武器时代,美国军事的强大已不再容易能兑现巨大经济利益。以军事力量强大为表征的超级美帝国,释放不出他的军事优势。军事力量更多是在做无用功。自二战后,全球民族自主自立韧性极大,美国军事帝国欺负小国已不再轻轻松松。经济力量本身就难有全球统治力,更何况美国经济的感召力已经严重下降。美国的体制与价值追求高地已不再,对世界已无凝聚力。力量多极化的当今世界,某个国家要维持全球霸权的成本总额,已完全超出总的收益。如果付诸武力谋求,完全得不偿失。200年的美国,国家及民族的文明还嫩,谋求全球霸权的野心虽有,但其文明的力量还远不能赋予美国足够的能力和力量支撑其长久持续称霸世界。

这个根源的核心是美国的军事强大不用于战争,就发挥不出来,就释放不出美国的优势,获取不到经济利益,强大的力量在那做无用功。

美国决策层也肯定深知美国唯一可以统治世界的军事力量发挥不出来在那做无用功的现状,衰败的帝国,不想着使用手中掌握的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必定经常在想,军事强大必须要发挥出来,必须要释放美国的军事优势,才能让强大的军事力量不在那做无用功。

这场危机,美国危机最深,大国危机感也最强,拥有最强军事能力的国家不可能不考虑使用及释放它的巨大军事优势达到想要的目的。

那么美国会考虑何时开战,在何地对何国动武发挥它最强大的军事优势让强大的军事力量为国家做功呢?

笔者曾在文章中提到:要防范美国将对象选为中国。同时,即使特朗普不为连任发动战争,美国新选出的下一届政府(不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上台),也都有可能发动战争。因为发动涉及中国的战争:一可以转移美国内部矛盾,转移国内民众视线,凝聚国内支持,助力特朗普连任,或者后续刺激美国工业及经济,同时,也可以彰显美国国家国威,并以此极大打击危及美国世界老大地位的中国国家尊严威望和自信,并最好消除世界霸主威胁。

中国是曾宣布过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美国可能认为,只要美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就不会使用核武器,战争就控制在常规武器战争,而这,就正好能发挥出美国最强大的常规军事力量优势,所以这场仗赢得可能性比较大,而且即使输,大不了也就是损失些航母军舰飞机而已,损失的起。这些航母军舰飞机本来就天天在这晒太阳,做无用功,损失些才是真正做出了贡献,否则不用最后老化退役也是一样损失。

这种思维是可怕的,也是真实的。人类的利弊权衡算计,经常是认为风险可以承担起,就可以实施。这就决定了,风险和损失已经制约不了战争的决定。

研读美国兰德公司报告《与中国开战—想不敢想之事》的预设前提就完全是这种思维。报告前提:我们假定中美战争是常规的、区域性的,主要由水面和水下舰艇、空中战机和导弹等发动,以及空间和网络对抗。我们假设战争在东亚地区进行,包括中美之间潜在的热点地区以及所有中国部队的驻在地。而双方的远距离军队部署和不断增强的追踪打击能力会将西太平洋大部分地区都变为战场,并带来严重的经济后果。双方不大可能使用核武器,即便是发生了激烈的武装冲突,双方都不会认为其损失和前景惨烈到要冒险首先使用核武器来打击报复。考虑到中国有限的军事实力,我们假设中国不会攻击美国本土,除网络战外。相反,美国对中国的非核武器打击覆盖面会很广。

西班牙《起义报》网站7月30日刊登鲁本·亚力克西斯·埃尔南德斯的文章,题为《美国想要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文章摘编如下:历史上所有帝国或大国都有其终结的一天,美国也不例外。考虑到美国国内目前的形势以及它丧失的全球统治地位,尤其是在经济方面,可以认为这一天似乎越来越近了。现实表明,美国正在经历明显的衰败,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及其在世界范围内引发大肆破坏的背景下。但是,美国的领导者们仍想要在中国和俄罗斯等其他大国面前“秀肌肉”,这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恰恰是美国恐惧和软弱的表现。美国精英以及支持他们的外部游说团体的软弱和恐惧,可以从他们坚持组建联盟以遏制中国对其利益和安全的“威胁”等方面体现出来。截至目前,中美两国间的冲突仅限于贸易、外交、技术和通信等领域,但一切都指向直接的军事对抗。考虑到美国国内外的黯淡前景,很明显它已无法继续保持往日的霸权。美国政治精英及其外部游说团队一直呼吁国际社会建立联盟来对抗中国“威胁”的原因。其试图引发中美军事冲突的力证之一是将新冠大流行归咎于中国。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并不是毫无道理的,因为毕竟历史上几乎所有战争都是出于捍卫自身利益或维护本国经济精英利益的政治—领土实体之间的冲突。因此,眼前的对抗在美国的绝望中加剧。就像任何一个衰落帝国一样,美国存在严重的内外问题,它希望避免一直以来是世界金融基准的美元濒临崩溃,以及因此导致整个经济崩盘。

二、美国国会的态度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对外宣战是要国会投票批准的。虽然总统有权宣战在先,但还是要国会投票决定。如果不批,总统宣战了也要停止。那么如果提议对华动武,国会会通过吗?很有可能!

2019年11月19日和20日,参议院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众议院以1票反对通过。

2019年12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07赞同、1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2020年3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15比零的票数表决通过“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简称“台北法”)。

2020年6月25日,美国联邦参议院全体议员在包括民主共和的各党议员一致赞成下,全票通过《香港问责法》(Hong Kong Accountability Act)及一项关于香港的决议案,表达参议院对港人反对"港版国安法"的支持。

2020年7月1日电,美国众议院零票反对一致通过因中国通过香港国安法而旨在对中国实施制裁的法案。随后在7月14日,特朗普正式签署《香港自治法案》。

这大半年内,美国对华各项决议,通过率都非常高。美国国会两党对华态度基本已有深刻共识。故如果美国总统提出一份风险可控,利益巨大的对华动武议案,在国会获得高票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三、美国百姓的态度

那么美国百姓的态度又将是如何呢?最新民调显示美国反华情绪泛滥:73%对中国持负面观点。

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的这项最新民调,应该令中国高度清醒,美国总统如提出一份风险可控,利益巨大的对华动武议案,也可能获得美国百姓的普遍支持。

这项由美国民调机构皮尤在2020年6月16日-7月14日之间对1003名美国成年人进行的调查显示,他们中对中国持负面观点的人已经超过了7成,高达73%,比2018年同期增加了26%。仅22%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正面看法。

皮尤还指出,仅自今年3月美国新冠疫情彻底暴发以来,美国人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就增加了7%,并称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民间普遍认为是中国早期防疫不力才导致美国疫情失控。

近8成(78%)的美国受访者甚至认为全球疫情的失控是因为中国一开始没有在武汉控制住疫情而导致的。

而除了疫情方面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美国受访者对中美贸易关系以及中国的“人权”也都持负面看法。其中,68%的受访者认为两国经贸关系情况不佳,比2019年5月时的这一民调结果增加了15%;有73%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应该去插手中国的“人权”事务,哪怕这会损害两国的经济关系。仅23%的人认为美国应该优先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皮尤的民调数据也显示,不仅仅是那些支持共和党保守派的受访者对中国持有强烈的负面态度(83%),有近7成的民主党的受访者也对中国持负面态度。

另外,有26%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敌人”。皮尤称这一数字比2012年时增加了近乎一倍。有57%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只有16%的受访者认为两国是伙伴关系。

上述这些皮尤的民调结果也充分解释了为什么在今年这个美国大选年,不论是选情告急的特朗普一方以及共和党,还是看似稳操胜券的民主党,都在把中国作为攻击的靶子。毕竟这么做确实很“迎合”美国当下的“民意”——尽管这“民意”的背后充满了无知、偏见和忽悠。

国会也能通过,百姓也能支持,将给美国总统发动战争扫清障碍,并将极大鼓励和刺激美国总统做出最终的战争启动决定。这是中国决策层必须要高度警示的讯号。

赞一下
(76)
63.3%
赞一下
(44)
36.7%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