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对华接触失败了什么?

时间:2020-08-10 06:1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8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接受新华社专访,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历届政府对华接触政策失败阐述中方立

8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接受新华社专访,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历届政府对华接触政策失败阐述中方立场。王毅表示,所谓“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失败”的论调重拾冷战思维,完全否定了中美交往几十年来取得的成果,不仅是对历史进程的无知,也是对中美两国人民的不尊重。这种散布“政治病毒”的做法理所当然会受到美国国内以及国际社会的质疑和批评。

笔者倒是想问一句:蓬佩奥称美历届政府对华接触政策失败,到底失败了什么?

美国历届政府对华接触是什么目的?

蓬佩奥口中的对华接触又是一个什么目的?

我想历史可能会告诉我们,美国历届政府和蓬佩奥想要的目的是不一致的。介于此,他说历届美国政府错了,是在以自己的目的套成前人的目的得出的结论,这明显是荒谬至极的。

对华接触如果真失败了,那到底失败了什么?没有目的就没有失败之说吧?如果有目的,当时定的哪个目的没有达到?定这个目的本身是不是就是极其错误的呢?

更重要的是,和中国交往,带有目的性,这本身就是动机有问题。

蓬佩奥的接触失败论如果是以衍变中国并搞垮中国为对华接触目的,所以才有失败论的话,那失败了其实是好事,因为你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中国14亿人民的水深火热的痛苦之上吗。如果他口中的对华接触没有这个目的,那又何来失败。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出息中国总理周恩来欢迎宴会上的讲话体现的对华接触目的可不是蓬佩奥想要的。具体听听:

 总理先生和今晚所有的贵宾:在此我代表所有的美国客人,来表达对这次无与伦比的招待的感谢,这种热情的招待使中国人民闻名世界。正如你在祝词中所说的,中国人民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美国人民也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如果我们两个民族是敌人,那么我们共同居住的这个世界的未来的确很暗淡。但是如果我们能找到合作的共同点,那么世界和平的机会将不可预计的大大的增加。

我们要在不同的路上向着共通的目标,那目标就是建立和平正义的世界结构,在那样的世界里所有国家都可以平等站在一起,并且每个国家,无论大小,都有决定自己政府形式,不受外界干涉和控制的权利。世界在看,世界在听。世界正在等待我们要作的一切。世界是什么,以个人的观点,我想是今天生日的我的大女儿。如我对待她一样,我认为还是所有世界上的孩子,亚洲的,非洲的,欧洲的,美洲的,其中大多数都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出生的。

我们将给我们的孩子留下什么,他们注定要因为席卷旧世界的仇恨而死,或者他们注定可以活下去因为我们建造新世界的梦想,

我们没有理由成为敌人。我们中的任何一方不想侵占对方的领土;不想控制对方,不想伸出我们的手去控制世界。

以上就是尼克松晚宴讲话的节选,我觉得尼克松的这段讲话,真的很有必要让美国现在满脑遏制中国的政客好好听听。

诚如王毅外长昨天所说,40多年前,中美两国领导人之所以能够实现跨越太平洋的握手,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双方都坚持了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原则,搁置了彼此意识形态的差异。建交40多年来,经过双方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中美关系成为世界上相互交融最深、合作领域最广、共同利益最大的双边关系之一。这些都是不容否认,也无法否认的事实。40多年后的今天,中美在社会制度等很多方面仍然完全不同,但这种不同过去、今天和将来都不会也不应影响两国继续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双方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去改变对方,而是都应尊重对方人民做出的自主选择。中国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仅适合中国,同时也惠及这个世界。中国一定会继续按照中国人民的愿望,不断发展进步并为人类做出新的更大贡献。任何人试图阻挡或者改变这一进程,不仅是自不量力,而且是自寻烦恼。

国与国的交往本质上是人与人的交往。可以做这么个如下比喻:地球村里有两个大户,一个姓中,一个姓美。中姓大户在200年前的4000多年里都是这个村的最大户,但那时山水相隔,交通不便,村里的各户人家因地理相隔交往并不太多。近200年里,美姓人家在一块几乎为荒地的开荒创业,70年前,村里大乱德英日等因战争由村里最强人家沦落为二流人家,当时的二流人家美姓人家开始坐山观虎斗,战争快结束时加入战争收获战争最大成果,从此一跃成为村里最大户最有势力人家。

这个大户从此开始变嚣张跋扈了,觉得自己是老大看不起人,也到处欺负人,打压人,跟人交往都是各种利益算计,各处打仗树敌也很多,也各处冷战制裁各种邻居村民的。

最近,和中姓人家又闹上矛盾了,有人叫嚣要否定前人的与中姓大户接触,脱钩冷战热战言论都上来了。但村子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说天天横眉冷对也够累的吧,有意思吗?你比其他家富裕点,就怕人家揩你油,所以就不敢跟人接触?这种格局也太窄了吧。不怕自己贫弱或者需要别人的时候吗?

世界这么大,国与国之间有竞争是正常的,但是各处树敌,又能收获到什么?国家这么大,每个国家都这样那样的弱点,薄弱环节被竞争对手打压,是极其正常的。也是能促进产业发展的。8月5日,中国国务院发布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国产芯片获免征企业所得税,大力支持上市融资等一系列重磅政策支持。这项政策,如果不经历华为被断供打压,估计是更大可能不会有的。所以很多人都在说,美国的打压断供,比平常的很多红头文件对产业的促进都管用,这确实是事实。这几年,国内极大范围的梳理中国技术短板,梳理“卡脖子”领域,这一切都是美国推动的,这些领域的因此推动发展,是应该给美国记上一大功的。

大国之间有竞争是好事,也并不是中国在成为世界第一前才会有的,就是中国已经被国际公认成为世界第一,沦为世界第二的美国也会继续遏制和中国竞争很久。老大老二的排位在接下来几十年甚至百年内都将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么大国家肯定是各有厉害,世界第一的定义都是大家心里的一个虚拟的感觉。天下苍生世界老大的排名放在百年后也将是各有说法。互相的遏制和竞争,更是随时在彼此提醒对方,你在哪有弱点,帮助你产生危机感,助你改进,助你前进。世界将是和平的,中美竞争将是极大有益于中国和美国更好更健康发展的。在中美相差不大的很长一段时间,世界老大老二分清与否并不重要,也分不清楚,没有明确的定义,世界也定义不了,只能随着大势所趋时间流逝。

国家之间争GDP老大其实是意义不大的。GDP本质上是老百姓吃喝拉撒住堆出来的,本质上是满足生活,本质上是每个人的吃喝拉撒睡玩的开支乘以全国的总人口数。

美国对中国即将成为世界最大GDP最大经济体的担忧也是没想明白。美国人的生活标准高一些,睡别墅,开豪车,坐飞机,吃大餐,穿名牌,玩高档科技产品,中国人的生活标准低一些,住楼房,开小车,坐高铁,吃饱足,穿地摊,玩的少更多的是在工作和劳动。都是一天24小时,一辈子就那几十年,中国GDP想超过美国,最根本的办法是把国民的生活标准提高,如果提高到和美国人平均生活标准一样,那么中国的GDP就是四倍的美国,但是就是四倍的美国,本质上也还是在吃喝拉撒睡和住,体量的庞大并不代表个人标准的高低。也不代表国家的科技高低。国家科技的高低本质上是对吃喝拉撒起不到太大作用的。六七十年代中国人穷的饭都没得吃,这几十年的发展,解决了温饱步入了小康,每个人生活水平的那点提高乘上14亿的基数,就显得那么可观了。但是中国的小康也无非就是有住的,有代步的,衣食住行无忧而已。中国的6亿人口收入每月不过1000元的水平,如果这1000元变成1万元,10万元,乘上6亿的人口基数带动的GDP的极大增长,难道美国就得急红了眼吗?美国的居民收入不早都超过这个水准了吗?所以说,痛苦是你的心态不对,烦恼是你的想法太窄。王毅外长说的自寻烦恼其实就是这么个意思。

美国历届政府的世界格局远不是蓬佩奥之流能比的。地球村这两个大户人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做敌人就远好于做朋友吗?可能个别人从与苏联的冷战获得一些判断,认为和中国脱离接触甚至和中国冷战,可能也能起到同样效果。但他没想明白的是,苏联是很多个国家组成的联合体,它与中美30多个省构成全中国是本质的区别。同时苏联的经济低下本质是人口太少创造的财富又更多的聚焦在军事武器上(苏联为2.8亿左右,俄罗斯为1.4亿左右)。而中国的人口体量是美国的将近四倍,如果真要冷战,美国的3亿多点人口制裁14亿的人口,更大可能反倒是制裁别人成了自己被制裁。

一个国家衰败时,总是有一种政坛被昏官差官当政的景象。中国哪个朝代的末代皇帝领导的都是这样一帮官员。满脑子想着扼杀别人想以别人为敌,其实是没活明白甚至是走向了极端化。这种人当政确实是于国于世界都是有极大危害的。还好,美国的精英还是有很多清醒的人的,美国还是有很多清醒的精英的。蓬佩奥之流在美国、在西方盟友中甚至在全球政客中其实是被很多人嘲讽和鄙视的。美国《华盛顿邮报》7月29日刊发题为《与中国没有冷战——如果有的话,我们不可能赢》一文,作者为美国前印第安纳州参议员丹·科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7月29日文章,原题:为什么中国没有上蓬佩奥的钩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周四发表讲话,试图将美中关系调整为纯粹的对抗关系。蓬佩奥的演讲遭到专家们的鄙视,被许多美国评论员打不及格分。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托马斯·莱特批评蓬佩奥和特朗普政府缺乏逻辑。

蓬佩奥之流已经被在美国被称呼为反华“四人帮”。摩根斯坦利集团前首席亚洲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于2020年8月5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撰文,直斥美国反华“四人帮”对中美关系一窍不通,并缺乏中美经贸关系基本常识。文中提到“四人帮”发话了:在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里,在一系列让人回想起1950年代“扣赤色分子帽子”(Red-baiting)氛围的激烈陈词中,四名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相继发表了精心设计的针对中国的长篇大论。 

首个出场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将中国形容为意识形态的威胁。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接下来谈论间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主要负责讲经济。之后国务卿蓬佩奥负责收尾:他在7月23日加州尼克松图书馆发表火力全开的演讲,为尼克松总统1972年历史性访华开创的美中关系划下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休止符。

文章说在美国公众对中国的看法创下新低的气氛下,“四人帮”自信地使出全力。但不幸的是,他们的论点从整体上看站不住脚,都是由阴谋论和缺乏基于事实的分析构成。这涉及三个关键领域:经济、新冠疫情甩锅以及对美中关系的定位。文章提到这四位官员是律师出身,既缺乏在这方面发表意见的背景,也缺乏实践经历。当然,这就是政治,怎么来都行。即使是这样,他们表现出的脱节仍然令人震惊。 “四人帮”或许了解法律,但他们经济学基础知识的成绩完全不及格。

文章提到“四人帮”描绘了一幅一边倒关系的图景,坚持认为中国对美国的需要远远超过我们对他们的需要。从经济角度来看,这是大错特错。那些收入有限的美国消费者们当然需要中国的低价商品维持日常生活;美国国库也仍然需要中国作为急剧增长的联邦债务最大的外国购买方;在国内经济增长乏力之际,美国企业也需要中国这个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在他们急于妖魔化中国之际,“四人帮”的论调更多是关于不明智的国内政治。据Politico报道,类似的方式还在4月份一份名为《新冠问题指南》的文件中被推荐给共和党国会参议员参选人。其基本假设很简单: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之际,“别为特朗普辩护,而是攻击中国”。在美国滑向新冠疫情深渊、为特朗普的辩护正分崩离析之际,“四人帮”正在执行一项类似的战略。

文章最后提到:最终中国的“四人帮”被逮捕、公审。在美国,我们有不同的方式——大选。

笔者最后想用一段总结性的话来说一句:

和占全球五分之一的中国人交往接触,是因为大家都生活在这么个小小的地球。

如果交往接触带有目的,并且这目的是为了“洗脑、衍变、扼杀、搞垮”这五分之一的地球人,那么你将为自己赢得14亿敌人。

同时,推崇这种思维的“四人帮”也将被美国主流的理智与格局所鄙视,也将被美国的大选给拿下。

接触不带有目的,就不会有失败,蓬佩奥们!

呼吁美国更多富有理智和远见的人们,发出你们清醒的声音,不要沉默,因为沉默会助长邪恶人群的嚣张,因为你的沉默也将把你生活的祖国间接导向错误的方向,把你的家人,你的儿女,你的孙辈推向一个更加动荡和不安的世界。

作者:彭胜玉

战略研究员、IFF国际金融论坛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赞一下
(3)
60%
赞一下
(2)
4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