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共和党将为愚忠特朗普付出代价

时间:2020-08-17 06:5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一句中国谚语,为民间对西汉建国功臣韩信一生的经典概括。成也萧何是指韩信成为大将军是萧何推荐的;败也萧何是指韩信被杀是萧何出的计谋。其含义演变成不论是成功还是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是一句中国谚语,为民间对西汉建国功臣韩信一生的经典概括。“成也萧何”是指韩信成为大将军是萧何推荐的;“败也萧何”是指韩信被杀是萧何出的计谋。其含义演变成不论是成功还是败亡都是由于同一个人。

这几年的共和党,取得政权是依靠了特朗普,现在的沦落和接下来可能的大衰败,也将会是因为太过愚忠特朗普。

唐纳德·特朗普加入共和党没多久,以前是小党派的人物,1999年-2001年是美国改革党党籍,2001年-2009年甚至是民主党党籍,2009年-2012年是无党籍,2012年才加入共和党。

几年前共和党依赖特朗普掌握美国政权主要是因为:一是共和党的基本盘在快速民粹化,这部分票仓只能靠特朗普这样的人来守住;二是没人,除了特朗普还有谁能让共和党夺得政权?三,特朗普凝聚选票的能力超出其他竞选者,让共和党只能接受现实。四、共和党的金主不排斥特朗普这种民粹的力量。拉斯维加斯沙漠集团、安利集团、洛克希德马丁、美银集团、花旗、波音、美国邮递、AT&T、Verizon、霍尼韦尔、埃克森美孚、沃尔玛等等都是背后的支持力量。

“成也萧何”,就此铸成。共和党因特朗普赢得政权,掌控国会。中期选举前参众两院都被共和党掌控,中期选举后参议院也还是被共和党牢牢控制。

特朗普并不代表共和党,这几年,共和党利用特朗普,特朗普也利用共和党,他们的结合完全是一种政治婚姻。

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不是传统的共和党,特朗普的政见并不能代表共和党的传统政见。特朗普告诉我们一个更重要的事实:选民已经受够了遍布全美的空洞的、充满阴谋诡计的以及腐败的政治。

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反传统的候选人,但相比其他参选人,或许他是最合适的。这是因为,他代表了对彬彬有礼的政治文化碾压式的改变——没有任何一个参选人说过他说的话,他代表了一种粗俗但却真切的大众文化,而很多人都是在这种大众文化中长大的。

“不管他说的对不对,他说话时给人的感觉是最真实的。”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说。当注意言语修辞成为各参选人的重要美德时,特朗普先生只是说出来他想说的话。他并不惧怕政治-产经共同体经常灌输给参选人的那些观念。他比大多数与他竞争的职业政客更加诚实。就像特朗普一样,他们也被消费,也被媒体和公众谈论他们的才能和魅力,但是他们从来不在公共场合像个普通人那样说话。推特治国、张口就来的特朗普,直来直去,特朗普戳穿了政治中的虚伪。特朗普被新闻媒体塑造称量一个新的、富有争议且有挑衅意味的怪物。媒体甚至讽刺他有一些返祖现象——例如习惯于通过阅读纸质报纸来获得信息。“他通过一种没人想到的方式来使用现代技术,”金里奇说,“想想他在推特上的1500万粉丝吧,这可是其他参选人粉丝数量之和的数倍。”特朗普将社交媒体作为他发表他那些极端而过火言论的平台。“这种新鲜感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清,”科罗拉多州长,民主党人约翰·希肯卢珀说。密苏里州参议员克雷尔·麦卡斯基说:“非常明显,特朗普是有缺点的。”但是选民们会忽视这些缺点,因为他展现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赢得了选票赢得了政权,就说明,共和党依赖他夺取政权的路是对的。

但是:打江山和坐江山完全是两回事。

乌克兰的一位演员仅凭演了一次备受欢迎的总统,就把剧组直接改成政党直接当上了乌克兰总统。这样的总统让他去治国是存在巨大风险的。

特朗普从一个商人直接当上总统,美国人民,美国的共和党也应该是能预判到特朗普当美国总统几年可能带给国家的各种乱。美国今天的这种乱,本质上是美国百姓,共和党,四年前推他上台时就应该能预判到的一种可能。而且,他们也必须得为这种乱,承担他们当初选择的责。

国家一切安好和平时,一般的人都能当元首,出现复杂局势时,方显总统的大能与大智,也才是考验总统对国家驾驭能力的时候,而今年美国的复杂形势,美国的总统特朗普经受住考验了吗?显然是不合格的。

首先看瘟疫应对的失败。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监测系统显示,截至美东时间8月15日下午5时27分,美国共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5348556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169336例。与该系统24小时前的数据相比,美国新冠感染病例增加了50680例,死亡病例增加了1155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在一份最新指南中指出,儿童(0—17岁)占美国人口的22%,截至8月3日,在向美国疾控中心报告的所有新冠病例中,儿童病例占到了7.3%。从3月到7月,美国儿童新冠病例的数量和比率一直在“稳步上升”。该指南表示,由于缺乏大范围检测,且优先对成人和重症患者进行检测,美国儿童感染新冠病毒的真实范围尚不清楚。美国医疗体系也基本陷入了混乱和失控情况。由凯撒健康新闻社和美联社共同完成的一项统计显示,自4月以来,美国至少有23个州和地方公共卫生主管辞职或被解雇。美国全国卫生官员协会首席执行官弗里曼说,许多卫生官员被迫离开岗位,跟他们的工作无法顺利展开有关,尽管他们有科学证据,但许多政治家带头认为,无论卫生专家说什么,他们都不需要照着做。弗里曼说,“压力和辞职是缺乏真正的国家应对疫情计划的结果”。

瘟疫应对的最大失败还不止这些用死亡和感染堆出的数字。笔者认为:美国国家体制应对瘟疫最大的失败是:美国总统还不承认失败,不承认失责,连一句对美国百姓的道歉和歉疚都没有。这才是美国国家体制应对瘟疫的最大失败。

再看应对黑人骚乱:总统觉得白人占多数,讨好白人就可以,数量不多的黑人这些选票可以不要,所以总统基本都是放最凶猛的狗去咬,派军队和警察用枪去对付的态度。这也就是靠选票来赢得总统选举国家才有的现象。这种现象也是对一人一票所谓世界最民主选举的最大讽刺。这是美国目前的国家体制以前,现在,和将来都必定会催生的“讨好多数票,牺牲少数票”的国家特征。政党及竞选者,会考虑更多的票掌握在谁手里,而为了讨好最大的票仓,有时必须得放弃和牺牲其他的票仓人民。如为了讨好白人牺牲黑人等。如此将扩大社会矛盾,增加了冲突,发展下去,有可能会导致族群甚至是国家和民族的分裂。

再看牺牲国家利益以谋取选举利益。美国多党制交替执政的人类利己劣根,铸就了美国的“国家决策徇私真空地带”。一个政党、一个总统,如果下台,或者竞选不上,就没你什么事了。但,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是经常和政党利益及总统的个人利益相冲突相抵触的。如果没有选举,是可以暂时牺牲政党和总统个人利益去追求国家和人民利益。但是一旦涉及到选举,政党及总统个人,就很难完全牺牲自己的连任和竞选利益了,因为,如果没连任,那真是要卷铺盖走人。人类进化到目前阶段,不论全球任何国家,政党的利己主义依然完全是被人类利己的劣根牢牢控制的。西方多党制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它与封建专制制度相比.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西方多党制的重大弊病是短期行为。由于它强调竞争,强调选票,执政党从自己的政党利益出发,更多的是做对自己政党选举有利的事。政党与政党,政客与政客之间互相攻击也让世界看到了美国的丑恶。总统应对示威抗议时警察的各种粗暴行为,总统的各种对民众、对媒体、对政党、对各种个人的抨击推特和发言,给全世界上演了一部堪比经典大片的丑陋表演。牺牲国家利益以谋取选举利益为至上的各种丑陋行为,本质上是给美国这个国家在全球形象的巨大破坏。

最后看美国的外交如何被一个没有治理经验的商人破坏的情况: 美国《外交》双月刊9-10月号(提前出版)刊载题为《破坏亲历记 副题:特朗普是如何破坏美国外交政策的》的文章,作者系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文章指出,在外交政策方面,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继承了一个不完美但有价值的体系,并且试图废除它而不拿出任何替代品。其结果是,美国和全世界的情况都恶化了许多。并指出:特朗普世界观有严重缺陷。在特朗普看来,外交政策基本是一种代价高昂、分散注意力的东西。就是因为它,美国在国外做得太多,国内的情况却出现恶化。贸易和移民正在破坏就业和社区。其他国家——首先是美国的盟友——正在利用美国,美国的努力让其他国家获得了好处,自己却没有任何回报。美国领导地位的失远大于得。这种世界观缺少对过去四分之三个世纪的丰功伟绩(从美国的角度看)的赞赏。特朗普的世界观当中还存在无数其他的可疑假设。认为美国的国内弊端在很大程度上被归结为外交政策的代价。特朗普最突出的一点是他对经济利益的注重,以及他对这些利益的内容和追求方式的狭隘理解。这样关注狭隘经济利益的必然结果就是几乎完全忽视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其他目标。

美国的资本主义社会体制,在一切安好时,很多弊端和问题都能被掩盖。但是一旦发生国家重大状况时,国家体制的很多弊端和问题就能一一真实的暴漏出来,暴漏出来后,资本的自私,政党的自私,政客的自私,就是各种恶行循环,因为大家都在各顾自己的核心利益。诸如,因国家体制缺乏社会主义性质,国家层面很难很好的牵头组织完成全国家范围的大规模社会主义性质救助。

可以说,自从“911事件”美国陷入多年的反恐战争后,一种对战争的厌倦感体现的是美国的国力的下降和国家的颓丧,是一种累的感觉。而中俄德法印等世界其他大国趁美国卷进反恐战争多年,经过快速发展,国力得到了空前发展,这种此消彼长的态势,是美国可能没有想到的,也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

这种此消彼长世界态势的变化,随着这几年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不重视盟友,各种退群,不当世界警察,不领导世界的各种国家政策收缩,更家得到了加深加固。

这不是特朗普一个人造成的,这是世界的大势。

中国古代各个朝代的末期,也总能涌现一些想挽救本朝于不败的文臣武将,他们竭尽所能各种呼吁各种努力想保住当朝政权不走向灭亡。但历史是残酷的,一小部分的美好愿望和各种努力,终究敌不过历史的车轮前进的力量。而他们,也成了让后人惋惜“输给了时代,生不逢时”的历史过客。

但可能美国共和党的精英,共和党这个政党,连这种努力都不曾有。他们有的更多是愚忠。他们缺乏更深远的政党谋略和更高的政党能力。基于他们的政党谋略和能力的平庸,随波逐了流是他们的现状。

如果特朗普在几个月后下了台,共和党将进入一个至少周期为几年的低谷。美国人民将把对特朗普时代国家治理的失败、荒谬、失责,及国家的衰败、极端、地位和形象的沦丧,或多或少的归为共和党的无能和无人。

共和党因为特朗普而上台,也将为愚忠特朗普付出代价。美国版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故事即将上演……

作者:彭胜玉

战略研究员、IFF国际金融论坛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