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胜玉:特朗普时代即将结束

时间:2020-10-12 12:3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星期日泰晤士报》头版报道,英国唐宁街10号首相府认定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势已去,开始准备迎接拜登政府的到来。该报透露,由于担心如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入主白宫,英国可能

《星期日泰晤士报》头版报道,英国唐宁街10号首相府认定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势已去,开始准备迎接拜登政府的到来。该报透露,由于担心如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入主白宫,英国可能会被冷落,唐宁街已经指示部长们开始和拜登建立关系。

该报说,英国首相约翰逊接到的警报说,特朗普面临惨败,他所属的共和党也将失去参议院控制权。这意味着民主党将取得历史性胜利,除了赢得总统宝座之外,也将同时控制参众两院。该报也说,上个月提交给首相府过目的独立民调和电脑模型显示,拜登胜选的概率高达70%以上。如今,拜登的领先差距已扩大至双位数,而其中一个根据周末出炉的民调结果来组建的预测模型,更把拜登胜选的可能性定在85%。

一、特朗普时代即将结束,共和党也将为愚忠特朗普付出代价。

这几年的共和党,取得政权是依靠了特朗普,接下来可能的大衰败,也将会是因为太过愚忠特朗普。

唐纳德·特朗普加入共和党没多久,2012年才加入共和党。

几年前共和党依赖特朗普掌握美国政权主要是因为:一是共和党的基本盘在快速民粹化,这部分票仓只能靠特朗普这样的人来守住;二是没人,除了特朗普还有谁能让共和党夺得政权?三,特朗普凝聚选票的能力超出其他竞选者,让共和党只能接受现实。四、共和党的金主不排斥特朗普这种民粹的力量。

特朗普并不代表共和党,这几年,共和党利用特朗普,特朗普也利用共和党,他们的结合完全是一种政治婚姻。

美国的资本主义社会体制,在一切安好时,很多弊端和问题都能被掩盖。但是一旦发生国家重大状况时,国家体制的很多弊端和问题就能一一真实的暴漏出来,暴漏出来后,资本的自私,政党的自私,政客的自私,就是各种恶行循环,因为大家都在各顾自己的核心利益。

这几年,共和党这个政党对特朗普有的更多是愚忠。他们缺乏更深远的政党谋略和更高的政党能力。基于他们的政党谋略和能力的平庸,随波逐了流是他们的现状。

特朗普下台后,共和党将进入一个至少周期为几年的低谷。美国人民将把对特朗普时代国家治理的失败、荒谬、失责,及国家的衰败、极端、地位和形象的沦丧,或多或少的归为共和党的无能和无人。共和党因为特朗普而上台,也将为愚忠特朗普付出代价。

二、美国在全世界的混乱将有所好转,美国将进入自我反省自我修复的一段时间。

近两年,尤其是今年,美国的乱象丛生,给世界带来的撕裂也尤为巨大。尤其是最近半年,

全世界因为这个全身心保全自身竞选利益的商人而遭受痛苦、撕裂、恐慌、忐忑、不安。特朗普为了谋求个人连任而四处挥拳拉抬选势给美国及全世界造成了深远破坏。美国的主要破坏总统可以归为以下几点:

一是各种退群及协议撕毁,破坏美国和世界的和平稳定成果基石。

二是为了连任,挑起美国国内种族和民粹主义牺牲美国国内团结。

三是连任至上疫情防控失责,重创美国社会和经济。

四是失败应对疫情、粗暴控压国内骚乱,美国价值骄傲与荣光不再。

五是激化中美大国对抗选战攻击中国,挑起美国民众对中国的敌意,牺牲世界最重要的中美两国关系。

六是撕裂全球产业链,让包括美国主要大企业在内的众多跨国企业成为大国关系恶化的炮灰。

大选之后,美国可能深刻反思。美国上下进行反思和战略调整的可能性是极大的。特朗普这两年及疫情确实重创了美国,拜登领导下的美国将深刻反思和检讨美国这几年的行为和问题。美国全球政策可能会回归奥巴马时代,也将更加重视盟友。基辛格之前发表的文章认为,此次疫情将会重塑全球格局,希望美国能够借此机会深刻反思自己目前已经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的改革,来应对新的世界格局。不要小看美国,这个国家在遭受重大挫折之后,复苏和调整能力不容忽视。

三、大选可能会出现特朗普认为的争议,但特朗普还难以撼动美国大选交接体制,可能的不小的选票差距将让特朗普迅速接受事实。所谓的大选导致美国崩溃听听就好,美国国家体制没有那么脆弱,也别太高看了特朗普的能量。

美国知名杂志《大西洋月刊》11月号的封面报道题为《可能让美国崩溃的选举》的重磅报道。作者是美国大名鼎鼎的调查记者巴顿·盖尔曼(Barton Gellman)。报道预测大选结束后美国将出现巨大混乱,特朗普可能不承认败选不接受下台。巴顿·盖尔曼以详实的采访和分析揭示了2020美国总统大选呼之欲的种种危机,绘制了一幅美国将如何被带到“悬崖边上”的惊心动魄的地图。报道推出后在美国引起了强烈反响。

盖尔曼认为:除非川普在选举团中获得合法的胜利,否则我们对他的一切了解都表明,他将拒绝接受失败,并利用他所掌握的一切工具撤销这个结果。”“川普将有很多选择来保持对结果的怀疑——在法庭上、在街头、在选举团和在国会。他所做努力的潜台词将是‘没有人知道’谁赢了。”最重大的风险是,川普会要求战场州的共和党盟友不顾结果,任命川普的选举人。他说他感到害怕的是“川普掌握有这样的权力,只需得到共和党民选官员的适度帮助,他就能让选举结果沦为可疑,并且几乎无限期地让它悬而未决。”而在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上,现有的法律就是“一个充满死胡同的迷宫”。很有可能在明年1月20日会出现两个人都宣誓就职的局面,那么“混乱的候选人和总司令将是同一个人”。盖尔曼建议读者们首先要认识到宪法外的挑战“很可能会到来”,“不要再以传统的方式来考虑这次选举”。 盖尔曼认为超时统计的邮寄选票将是选后竞争的核心。”

笔者认为:盖尔曼的这篇文章实质上做的不是预测,实质上意欲达到的,和已经可以肯定会达到的效果就是提前杜绝了特朗普的这种可能。这篇文章本质上就是不给特朗普留任何赖在台上的机会。

根据美国的宪法和法律,总统选举如果存在争议的话,美国军方是不参与的,由美国法院和会来解决这个问题,军方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作用。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9月25日报道,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月致信国会时,明确阐述了五角大楼的立场。米利表示,美国的宪法和法律以及各州制定了举行总统选举和解决选举结果争议的程序,美国军方不参与这一过程。米利表示,根据法律,如果在大选的某些方面出现争议,应由美国法院和国会解决争议,而非军方。米利强调,美国军队在大选过程中不会扮演任何角色。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布鲁克·德沃尔特24日也对CNN表示:“国防部不在总统选举后的权力交接过程中发挥作用”。

美国军队不参与总统选举后的权力交接,就明确表明,特朗普想利用此前掌控的军队支持自己赖在台上的可能性不存在。

同时,美国的选举结果极大可能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参众两院都将输掉选举,输掉选举后的共和党,在参众两院支持特朗普的继续不正当执政也失去可能。

没有军队的支持,没有国会参众两院的支持,凭一个有些支持也有很大反对的商人特朗普的个人能量就想挑战美国国家从来没出过乱的成熟政权交接体制,可以说,是太高估了特朗普。

四、中国要谋划和拜登领导的新美国,民主党领导的参众两院,打造崭新的友好的中美大国关系,让合作成为主流,让竞争更趋良性,让冷战成为不可能。

美国大选前各种中美两国之间的你一拳我一拳,不要太和国家尊严挂钩,不要太和中美大国竞争挂钩,不要太和中美两国长远关系挂钩。一朝天子一朝臣,美国换了人马,美国和中国都可以把前任特朗普做的一切抛开脑后,中美可以一切从头开始,喜笑颜开共话中美合作。

拜登领导下的美国全球政策可能会回归奥巴马时代,与中国的相处也可能会更多的和奥巴马时期趋同。中国也要区分共和党和民主党。做好和拜登领导的新一届美国政府打交道的准备。同时,下台的共和党也将反思这几年愚忠特朗普的得失,一些过于极端行为也将被一同检视并可能得到后续收敛,同时个别特别极端的政客(如蓬佩奥)和议员也将不再继续任职。新总统,新国会,都将减少很多的极端意识和极端行为,这对中美两国推动两国更好更广的交流与合作都是大有裨益。

同时,这两年,美国企业是两国关系恶化的炮灰,求生存求发展的欲望强烈,绝大部分美国企业在等着总统换人政府换届。拜登和民主党也是得益于众多的美国企业届力量支持而上台,这种互相的支持将促进美国的政策朝更有利于美国诸多跨国企业谋求更加稳定的世界形势更加有利于全球合作全球发展的的局面推动。

特朗普时代的结束,将迎来一个全世界更熟悉的美国,我们可以多看看克林顿、布什、奥巴马时期的美国是个什么样子,那么拜登时期的美国也将更像他们那样,而绝不是像特朗普时代一样。

虽然特朗普被取外号“川建国”,但“川建国”仅干一任就下台,体现的也是美国这个国家的总体的自我反省修正的能力。

作者:彭胜玉

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国际金融论坛(IFF)研究院特约研究员、石油央企战略研究员

赞一下
(61)
65.6%
赞一下
(32)
34.4%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