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施蒂格利茨:共和党威胁共和

时间:2020-10-13 07:4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热点话题 尼禄因为在罗马熊熊燃烧时奏乐取乐而臭名昭著,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在加利福尼亚山火熊熊燃烧,以及超过20万美国民众死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时,尽人皆知地在其亏本经营的高尔夫球场尽情取

热点话题

尼禄因为在罗马熊熊燃烧时奏乐取乐而臭名昭著,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在加利福尼亚山火熊熊燃烧,以及超过20万美国民众死于2019冠状病毒疾病时,尽人皆知地在其亏本经营的高尔夫球场尽情取乐。

现在,特朗普本人经检测也已感染了冠状病毒。就像尼禄,特朗普无疑会被视为异常残忍、不人道,以及可能是疯子的政治人物而为后世所铭记。

直到不久前,全世界绝大多数民众,仍然仅仅通过特朗普在晚间新闻或社交媒体上的满嘴谎言和胡说八道,小剂量地接触这样的美国悲剧。但9月底,成百上千万人亲眼目睹了一场被称为“总统辩论”的90分钟奇观。特朗普在这场辩论中,毫无争议地证明他没有成为总统的资格,以及为何有那么多人质疑他的心理健康。

可以肯定的是,过去四年来,全世界亲眼见证了这个病态的骗子所创造的崭新纪录。截至7月中旬,据《华盛顿邮报》统计,这个骗子做出了约2万次虚假或者误导性陈述。如果两位候选人当中的一位根本没有信誉可言,甚至无心参与辩论,还能有什么样的辩论呢?

当被问及《纽约时报》不久前曝光他在2016年和2017年仅缴纳750美元的美国联邦所得税,而且之前很多年都没有缴纳过所得税时,特朗普先是犹豫了一下,而后毫无证据地声称他已经缴纳了“数百万美元”之巨。显然,他当时给出了他认为可以将对话转移到某个更舒适话题的任何答案,而且任何人都没有理由相信他的陈述。

更令人不安的是,他拒绝谴责像“骄傲男孩”这样的白人至上主义和暴力极端团体。他指示这类团体“先不要轻举妄动,但要随时做好准备”,加之他拒绝承诺以和平方式实现权力交接,并同时不懈努力破坏投票程序的合法性,特朗普在大选前夕的所作所为,日益对美国民主构成了直接的威胁。

我在印第安纳州的加里市(Gary)长大,我们小时候就学到美国宪法的优势——从独立司法系统和三权分立,到制衡机制充分发挥作用的意义有多么重要。我们的祖先似乎创造了一套伟大的体制,尽管他们在宣称所有人生而平等的时候,也避免不了伪善的嫌疑;这种平等有个前提,即只要不是妇女或者有色人种。

1990年代后期,我曾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那时我们会环游世界,向别人讲授什么是善政和良好体制,而美国往往作为上述概念的典范而被提出。

一切俱往矣。特朗普及其共和党同僚为美国的基业投下了阴影,并提醒我们,美国的机构和宪法秩序是多么脆弱——有些人可能更愿意称之为是有缺陷的。我们是法治国家,但恰恰是政治规范才能保障体制的正常运作。规范十分灵活,却也十分脆弱。

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决定只服务两个任期,而这直到罗斯福就任总统之前,创造了一项不可打破的准则。此后,宪法修正案将两届任期的限制写入了宪法原则。

过去四年来,特朗普及其共和党同僚,将破坏规范提升到一个全新高度,这不仅为他们自己带来了耻辱,而且破坏了他们本应捍卫的美国制度。作为2016年候选人,特朗普拒绝发布自己的纳税申报表。在任期间,他解雇了正常履职的总检察长,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利益冲突,并从职务行为中牟利,破坏了独立科学家和批评机构;他还企图彻底压制选民,并且勒索外国政府,以诋毁自己的政敌。

美国人现在有充分的理由,质疑我们的民主制度能否继续存活。毕竟,建国之父最大的担忧,是可能出现政治煽动家,并且从内部摧毁系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最终决定采取由选举人团,和本应强势的制衡体系所组成的间接代议制民主结构。但经过233年,这样的制度结构已不再足够坚固。

共和党,尤其是该党的参议院代表,完全未能在行政长官对美国宪法秩序和选举程序公开发起挑战时,履行其自身所肩负的职责,去制衡一名危险而古怪的政府首脑。

我们仍然面临着艰巨的任务。除解决疫情失控、不平等上升和气候危机外,还迫切需要拯救美国民主。基于共和党人早已无视就职誓言,美国必须用法律来取代民主规范。但是,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当规范得到遵守时,它们往往比法律更可取,因为它们在适应未来状况方面更加灵活。尤其是在美国这个好诉讼的社会里,总有一些人企图用表面遵守法律条文,而实际违反其精神的方式来规避法律。

然而,当一方不再遵守规则时,就必须加装更坚固的护栏。好消息是,我们已经有了路线图。美国众议院去年初通过的《2019年为了人民法案》,就提出了扩大投票权、限制党派不公正划分选区、加强道德守则、限制私人捐赠资金对政治的影响的议程。

坏消息是,共和党人知道,在当今绝大多数关键政治问题上,他们越来越沦为少数。美国民众希望强化控枪、提高最低工资、推行明智的环境和金融法规、平价医疗保险、扩大投资学前教育、提高大学入学率,以及进一步限制金钱在政治领域的作用。

多数人的明确意愿,导致共和党陷入两难:该党无法在推行不受欢迎议程的同时,落实诚实、透明、民主的治理原则。这就是为什么共和党现在公开挑战美国的民主、加倍努力地剥夺选民的选举权、将司法和联邦官僚机构政治化,并通过党派不公正划分选区等手段,来永久锁定少数执政。

既然共和党已同魔鬼完成了交易,就没有理由指望共和党人支持任何复兴和保护美国民主的努力。美国人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在下个月的选举中,让各级民主党人赢得压倒性胜利。美国的民主岌岌可危。如果美国民主倒下,民主在世界各地的敌人将会胜出。

作者Joseph E.Stiglitz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现任罗斯福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曾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人民、权力和利润:不满时代的进步资本主义》(People, Power, and Profits: Progressive Capitalism for an Age of Discontent)。

英文原题:The Republican Threat to the Republic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2020.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