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拜登时代 美中关系何去何从?

时间:2020-11-10 09:1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拜登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之后,在未来四或八年的拜登时代中,各方最关注的议题有二:一是他能否把一个正在滑向对立分裂的美国重新拉回到团结的轨道上来;二是美国的对华战略及美中关系将何去何从?

拜登显然已充分意识到第一个问题。拜登确认胜选第一时间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感谢美国选择他作为领导人,无论有没有把选票投给他,他都将会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当然,意识到问题的重要并不等于就能处理好问题,毕竟特朗普时代制造留下的裂痕已非一朝一夕可以弭平。

对内之外,更大的挑战是如何面对中国的强势崛起,直白地说,拜登时代的美国对华战略及美中关系,将会影响到美国的霸权地位能否稳固,及美国正在下行中的运势能否稳住。

就一般的舆论观察,主要观点有二:一是拜登上台,可能会为美中关系带来一个“喘息期”。因为目前美中的摩擦和对立几乎已遍及所有领域,并处在“快速恶性循环”的轨道上,整体表现为三个特征:战略互信的摧毁,高层政治互动几乎停摆,没有任何实质合作。拜登或可为此一急速下坠的关系踩一踩煞车,比如展开一些实质性的接触、对话与合作。

另一观点,则是总统的更换或许不会改变华盛顿对华政策的总体方向。“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都将或多或少维持现状”,美国CNBC援引白宫前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威廉姆斯的话这样预测,“对中国强硬是使美国这个两极分化的国家团结起来的关键。”

以上两个观点并不矛盾,相信即便不是专家也可能有类似的推断,但我们认为,如果这就是未来拜登时代的美国对华战略,那么不但美中关系将很难获得根本改善,对美国本身的处境亦将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美国对华战略出现明显的变化始自奥巴马时代的重返亚太及亚太再平衡,特朗普时代不过是在这样的战略上加重砝码而已,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之所以改变对中国的态度,说到底,就是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的逻辑。因为自奥巴马上台2010年中国GDP就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这就跟美国之间形成了老大老二矛盾,对美国霸权构成挑战,美国当然就要像对付过去所有对美国构成挑战的国家一样,必欲压之除之而后安。至于特朗普对中国一再的丑化妖魔化,不过是为美国的政策提供合理化的藉口而已。

这样的战略,拜登上台以后要不要追随或甚至再进一步加码,取决于美国的战略智慧,这又建立在三个形势的评估及了解之上:

一、从重返亚太到印太战略,十年过去了,中国崛起的势头被压制住了吗?不但没有,两国差距从GDP到科技到军事到太空,哪一项不在持续缩小之中。那么,能不能换一种战略思维,与中国共建G2模式,进行良性的竞争与合作?然而能不能,又与以下两个认知有关。

二、对中国体制的重新正确认识。长期以来,美国及西方看中国,普遍存在着成见与偏见,严重束缚并扭曲了他们的中国观。随着中国持续在方方面面的成功,特别是对2020新冠疫情的表现,能否让美国产生反思,从而对中国发展体制有正确的认识与评价,将影响到美国今后对华战略的思维。

三、对中国崛起后会否称霸意图的研判。这一点,中国一再表明中国追求的是主权领土的完整统一,并无意图在全球称霸,但美国始终不放心而且似乎也未真正了解,因此,只能期待双方能有更深入的战略沟通,建立更强的战略互信了。

拜登时代的对华战略因此是一个很重大的战略选择,不仅影响到美中关系如何发展,更会牵动到美国霸权地位能否稳固及美国运势能否止住下行。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