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冬涛:五中全会公报与“消失”的台湾

时间:2020-11-11 07:2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祁冬涛

北京最近发布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之所以特别引人注目,不仅因为这次公报提供了对十四五规划的建议,而且因为中国当前和未来所面临的内外部挑战,是改革开放以来所少见的,所以全世界都在观察北京会如何在下一个五年计划中迎接这些挑战。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各个领域都积累了雄厚的资本和经验,化解挑战的能力大大增强,在区域乃至全球的影响都在快速上升,以至于不少国家对中国的崛起心怀疑虑,特朗普政府更是掀起一场遏制中国的“新冷战”。因此,大家也都在关注,最近几年北京“咄咄逼人”的国际战略,是否会在下一个五年中继续。过去几年美台联手对大陆的挑战,更是让大家好奇,未来北京会如何处理台湾问题。

我们可以简单比较一下这次的公报与五年前(2015年)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即北京为制定十三五规划所提出的建议,可以看到这次五年规划建议的一些新特点,包括针对台湾问题的新特点。

五年前,中国的内部发展和外部影响都处于快速上升时期。从国内来看,2015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虽然已经开始放缓,但仍然高达7%;振奋人心的反腐工作也正进入高潮,五中全会公报中就列出了一系列被法办的“大老虎”名字。

从外部来看,2015年“一带一路”项目正式启动,拉开了中国影响“带路”国家的序幕;美国的特朗普和台湾的蔡英文尚未上台,所以美台对大陆的挑战尚未出现;香港经过2014年的“占中运动”后,政治上虽然仍然喧嚣,但社会反抗暂时处于低潮。因此,2015年北京推出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之际,“厉害了我的国”这样的自信、自豪、甚至有些自满的情绪,逐渐在中国开始发酵。

今年的情况毋庸赘述。受冠病疫情影响,中国经济增速急剧下滑,但仍会是主要经济体中唯一保持经济正增长的国家。虽然成功控制疫情,能够保持国内生产生活的稳定,但外部的不稳定因素大增,主要包括与美国正在形成战略对抗关系、台湾蔡英文连任总统、美台关系快速提升并挑战“一中原则”、香港动乱后在《香港国安法》下的重建等等。

对比时隔五年的两次五中全会公报,我们可以发现以上国内国际背景对北京未来规划的深刻影响。2015年十三五规划建议的核心是发展。例如,公报指出,“实现十三五时期发展目标,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必须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这是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一场深刻变革。”

以五个发展理念来引领和组织整个公报,并且最后强调,“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各级党委必须深化对发展规律的认识,完善党领导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体制机制……”

从强调发展速度到发展质量

相比而言,这次公报中对发展的强调要缓和很多,但对各方面发展质量的强调大大增加。例如,“发展”一词在五年前的公报中出现了95次,但在这次公报中只出现了77次,而“质量”一词在前后两份公报中分别出现了五次和16次,反映了北京从强调发展(速度)到(发展)质量的转变。

另一个不同是这次公报中更加强调“安全”(22次)和“稳定”(九次),而“安全”和“稳定”在五年前公报中只分别出现了13和三次。

还有一个不同是这次公报中更加强调军事力量建设,例如“军”字出现了18次,而在五年前的公报中,“军”字只出现了四次。对安全、稳定和军事的强调,反映了北京越来越重视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和风险,所以越来越强调“安全发展”。

例如,这次公报强调,“统筹发展和安全……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和全过程,防范和化解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各种风险,筑牢国家安全屏障。要加强国家安全体系和能力建设,确保国家经济安全,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 

另外一个变化是,这次公报中的一些提法显得更加低调。例如,五年前公报提出“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这次公报只提“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五年前提出“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而这次公报只提“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

五年前提出“中国制造2025”,这次已经没有这个提法。近几年国际上有舆论,越来越强烈地指责中国正对某些国家实施不利影响,包括运用经济手段实施政治目的、“战狼式外交”等,这次公报中一些更加低调的提法,似乎是为了缓和外界的这种指责。

整体来看,十四五规划将更加注重发展质量而非速度,更加重视安全和稳定,并且突出通过军事力量建设来捍卫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国际上的姿态更加低调。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北京在新的内外挑战面前所作出的调整。

有趣的是,五年前的公报中两次提到台湾,这次则一次也没有提到。另外,上次的涉台内容大约有40个字,即“深化……大陆和台湾地区合作发展……以互利共赢方式深化两岸经济合作,让更多台湾普通民众、青少年和中小企业受益”。这次涉台内容则仅有15个字,即“推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和祖国统一”。台湾为何在这次公报中“消失”?这次的公报为何没有像上次那样,在台湾问题上给出更加具体的政策方向?

无论是2015年还是2010年,上两次制定五年规划时,台湾都正处于马英九时期,两岸关系也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两岸进一步合作发展是显而易见的方向。现在面临蔡英文连任、民进党政府成功抗疫而获得社会高度支持、美国对台湾的支持也在加码,大陆不但“促统”工作面临困境,即使是“反独”也一时找不到发力点。在台湾问题上,政策理想与两岸现实之间的差距是非常大。如何突破这个困境,须要北京拿出更多的政治智慧。

更值得关注的一个变化是,五年前公报把港澳台部分放在了“坚持开放发展”的主题下,这次则是放在公报的最后一部分。这一部分强调中共的领导、统战和政治建设,把港澳台放在这里,让人感觉北京已经不从开放发展的角度看待它们与大陆的关系,而是更加以政治角度来看待。

因此,看起来北京似乎认为,港澳台之于大陆,已经越来越是个政治问题,所以开放发展的思路已经过时,必须在中共的集中统一领导下,以新的思路来解决。我们期待十四五规划纲要的出台,使外界可以通过其中的具体政策方向,进一步了解中国未来在各个领域如何利用机遇、化解挑战。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

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整体来看,十四五规划将更加注重发展质量而非速度,更加重视安全和稳定,并且突出通过军事力量建设来捍卫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在国际上的姿态更加低调。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北京在新的内外挑战面前作出的调整。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