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祥:赵老将军的过时战役

时间:2021-02-15 10:0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来源:中时新闻网

作者:陈国祥

71岁的生理年龄在现在医疗发达社会不算太老,但心理年龄老不老,就因人而异,要看他的思维状态了。1950年出生的赵少康看似年轻,但心真的老了,看他当作起身砲的檄文“Make Taiwan Great Again!”一目了然。

他非常怀念蒋氏父子威权统治创造的台湾美好年代,充满希望、努力就有成就、蓬勃发展、钱淹脚目、行政团队无私无我高瞻远瞩、知识青年大胆冒险出国留学、台商到大陆开疆辟土走路有风每年生下40万个婴儿、很多人争先恐后想创业。现在呢?唉!在他眼中,“现在的台湾和从前的台湾,好像是两个台湾”。

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赵老医生的诊断是:被民粹吓得噤声,忘了我们自己才是主导自己命运的主人,一碰到政治就会理盲,感性压倒理性,又由于历史因素,台湾意识强烈,很容易被民粹鼓动。他开的处方是:承认落后,务实改进,不用义和团搞民粹。怎么个“务实”法?那就莫宰羊了,反正就是“Make Taiwan Great Again!”以为仿冒特朗普老掉牙的口号,台湾就可得救。其实,他所诊断的症状只是一偏之见,所开的处方全然未能对症,而他所怀念的美好时代,则如同逝去的青春与健康,永不复返,不能做为当下复健的目标,因为时代背景不同,而且那个年代另有重症,都被他怀旧的笔法完全剔除。

老将军都在打上一场战争。赵少康的上一场战争是1994年台北市长选举,那时候他现在怀念的美好年代进入尾声,本土化的开凿工程浩荡进行,民主化的地基排除万难勤勤恳恳奠立,中小企业发展的动能元气淋漓,全球化的大潮卷动台湾企业向往开疆辟土,人们充斥脱贫致富的欲望与唾手可得的机会。那是个奋发向上的年代,台湾脱茧迈向新生的年代,也是威权消退、主导性族群转换的时代,庶民大众虽然普遍在改变命运,但也是阶层结构逐渐固化、产业趋于垄断化的时代。

那个时代的美好有其多方面的助缘共同推动,缘灭则不可复得;那个时代在美好的背后和底层,有著诸多的缺失、不足、丑陋甚至罪恶。怀念过往的美好,不应成为否定现状的精神复辟;厌恶现实的缺憾,不应成为回到过去的托古情怀。改造现实的处方,不能寻诸于古老方子,而要在新药中寻求解方。

赵少康仿冒特朗普的竞选口号,其实那是一个从美国美好年代走出来的白人、老男、美国佬的悲情感伤,白人不再拥有至上的地位与崇荣,美国不再是世界的唯一主宰者,工薪阶级多半不再拥有足资富足的工作,有色人种与移民不再是没有威胁力的弱势者。白人主导的美国社会多元化了,美国主宰世界秩序与夺取霸权实利的时代崩解了,蓝领被全球化夺走富裕生活而日益贫困化了,自由派与进步人士塑造的政治正确氛围制约了传统文化的优势与言论表达的空间,精英与利益团体操控的政治造成民主的严重异化。

特朗普从自己的视角照见过往时代的美好,痛切於种种今不如昔的情状;他忽略了往昔存在的缺憾,尤其是族群、经济、文化各方面弱势者的不良;他也昧于时代推移所带来的新生正义、良善价值与多元并立共存共荣。他想恢复往昔的美好,所以不惜采取各种违逆时代趋向的错误对策,遏制移民、痛打中国、施压盟邦、妄想制造业回流、否定环保需要、滥用行政权力、破坏分权制度、摧残媒体公信力,造成无以计数的冲突与损害。他从当选、执政到败选,打的都是上一场战争,悬示一个恢复往日荣光的过气目标,采用过时的观念、政策与方法,虽能蛊惑失落者于一时,但终究被新时代的子民埋葬在历史的灰烬里。

特朗普的失败叙事能给赵少康一点启示与教训吗?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