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病毒溯源政治化 无助对付疫情

时间:2021-02-16 08:5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明报社评

全球新冠疫情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亿,死亡人数超过240万,虽然接种疫苗已经展开,但每天仍然有40万新增病例。对于追寻病毒源头,如果是着眼于了解病毒性质从而研究治疗药物及如何阻截传播链,应该全面深入调查;如果只是着眼于追查中国是否故意隐瞒疫情,则难免流于政治化而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世卫组织专家调查团本月刚完成中国考察,初步报告尚未发表,中美之间再次为此打嘴仗,这对解决仍然肆虐的疫情,毫无裨益。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就职第一天表示要重返世卫组织,希望此举能强化世卫组织的协调功能而不是相反。

四种假设逐一排查

科学研究方法严谨

世卫组织专家组到武汉调查,来自美、英、荷兰与澳洲等国家的14名专家,上月初抵达中国,成员需要隔离两周,其间与中国专家开网上会议,隔离完毕后在武汉访问华南海鲜市场、病毒研究所、医院等机构。专家组组长安巴雷克表示,做病毒溯源其中一个原因,希望能够了解到病毒传播到人类前的结构,对于有效研发药物和疫苗有帮助。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对于这个调查团的性质表示,无可置疑这是一次科学操作。按照调查组长设定的目标研究方法,也是遵循科学态度的。安巴雷克在记者会上表示,调查组设定4个假设,一是病毒从野生动物直接传播到人类,二是病毒从一种动物传播到中间宿主再传人类,三是病毒通过冷冻食品包装传播人类,四是病毒从研究所泄漏传播人类。调查组专家通过文献、样本分析、访问机构和人员,得出正反两种论据,经外方与中方专家反覆讨论,得出从极不可能到最有可能5个等级的评估,分别作出初步评价。

新冠病毒首次出现,而且被形容为极为狡猾,并经过不断变异而出现新的变种,此刻对病毒溯源,是广泛探索性的初始研究,目的是为未来研究缩窄范围和方向提供判断,这次调查组对上述4个假设,做出的基本判断是,从蝙蝠直接传人的可能极低,因为武汉没有蝙蝠生活的适当空间;从实验室泄漏传人的可能也极低,因为没有找到任何支持的数据,并非继续调查的方向;而中间宿主传人和通过冷冻食品包装传人的可能存在,所以会对此做进一步研究,包括从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食品与动物品种追溯,看其供货商、养殖场和运输途径,并对养殖和运输人员做检测等等。即使这种判断是精准的,相信也需要最少几年时间才会有较为实质的成果。

记者觉得这种科学评估的结果不够直接,要求专家对4个假设的评估给出百分点的分数,安巴雷克一再解释根据现有数据给出精确分数不是科学的做法。一场历时两个半小时的记者会(中间有翻译时间),结果媒体的报道极为简单,不少西方媒体没有详细报道中外专家的研究发现,只抓住调查组排除实验室泄漏导致病毒传人的评估,说成是中国由此而得到公关宣传的机会。

媒体有追查真相的职责,一名调查组专家向美国记者透露,专家组要求得到去年10月份武汉有发烧和咳嗽病症病人的抗体样本,中方从233家医院找出76,000个有类似病症的病人,但只有三分之二病人愿意测试,其余三分一,有的已经死亡,有的不愿测试。丹麦专家费舍尔对此表示,中国应该有更多资料,她认为以武汉市的规模,这类病人的数量应该更多。

病毒溯源政治操作

无助美国控制疫情

这些报道,无疑会强化人们对中国资料透明度不足的质疑,加上美英政府的指摘,将这次世卫病毒溯源调查彻底政治化。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表示,世卫组织的调查报告应该是独立而不受中国政府干预和修改。英国首相约翰逊随即附和,要求中国提高透明度。

要求中国对流行病毒传播提高透明度,是应有之义,相信中央政府在应对任何疫情的时候,也会这样做,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然而,将这个要求放在病毒溯源的背景上讲,实质上是指摘中国当初有隐瞒疫情的做法,造成的后果是病毒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迅速在全球范围散播。中国政府一再为此辩护仍然得不到很多国家的认同,究竟是因为中国的解释不够说服力,还是疫情严重的国家因为无法控制疫情而拒绝接受中国的解释,还有待分析。

病毒溯源以至由此而带来的药物与疫苗研究,是一件极其严谨的科学工作,不应受到政治干预,但中国与美英等国家对政治的看法大相迳庭,中国认为溯源还需要到其他国家研究,该建议获得世卫组织专家组成员赞成,美英等国则认为中国须为疫情扩散负责,但科学归科学,政治归政治,混为一谈,对当前全球首要面对的难题,不但无补于事,还会造成障碍。

美国声称重返世卫组织,要将世卫组织维持在最高水平,如果口惠实至,实乃人类之福,现在不等世卫组织调查组公布初步报告,就匆匆忙忙指摘调查结果,对于全球控制疫情无助,对美国控制疫情也无益。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