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罗尔斯诞辰百年 社会仍在追求公义的路上

时间:2021-02-23 09:05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01观点

何谓正义?此为东西思想家纠缠数千年的大诘问。从柏拉图的《理想国》到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到启蒙时代霍布斯、洛克、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流派,到19世纪边沁、弥尔的功利主义学说,不同门派对正义也有不同的见解。然而在源远流长的思想长河当中,伦理学不得不提一名重要人物,美国当代的哲学巨擘罗尔斯(John Rawls)。今年适逢为罗尔斯诞辰100周年,以及其经典《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出版的50周年。其尝试揉合当代自由主义的自由及平等两大原则,提出“公平即正义”的理论,为西方思想界刮起一阵风潮。究竟在《正义论》面世的半个世纪后,我们距离公平正义又是还是近了?

罗尔斯出生于1921年2月21日美国巴尔的摩一个律师家庭,年幼时曾患过重病,并传染了两名弟弟使之病死,自己却侥幸康复,令罗尔斯从小便深思公平问题。其及后获普林斯顿大学录取修读神学,及后取得道德哲学的博士学位。其于1971年出版首部大作《正义论》,迅即在思想界蔚为风潮。其继承启蒙时代的社会契约论学派,提出一个类似“自然状态”的“原初立场”(original position),并以此作为思想实验,提出当个人对自己的肤色、性别、才能、财富、地位一概不知时,其如何与其他人制定一套分配权力及资源的原则。罗尔斯认为当人们被此“无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遮盖时,会以社会最不幸者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和设计社会制度,共同制定促进分配正义的社会契约。

机会均等、劣势受益

因此罗尔斯又提出正义的两大原则,其中第二原则便为在各项职位及地位在平等机会下对所有人开放的“机会均等原则”之余,也要令处于社会最劣势的成员受益最大的“差异原则”,使个人及群体之间的社会及经济不平等得以调整。罗尔斯亦尝试揉合当代西方政治中自由及平等两个时常冲突的观念,提出修正经典自由主义的出路。其同时间亦试图将伦理学中康德主义的义务论及功利主义的结果论两大流派集其大成。更重要的是,当西方哲学经历两次大战后,认为通往乌托邦的理想哲学如波普尔的《开放社会及其敌人》所批判,趋生自毁式的绝对主义及极权统治,使得英美战后走上纯粹的分析哲学,欧陆则遁入后现代主义的玄虚,罗尔斯竟以一人之力使沉寂多年的政治哲学得以重振声势。

罗尔斯1971年出版此部“绿宝书”时,美国正值黑人民权运动、女性解放运动、反越战运动的风起云涌之时,其背后的思想正恰好反映当年的时代精神。一年后参议员麦高云以反战及提出最低收入保障的左翼政纲参选总统,却惨败予竞逐连任的尼克逊手上。此后罗尔斯的正义论虽在学院及文化界大行其道,但政商界则是由佛利民为首的芝加哥经济学取得上风。当初的反战嬉皮士被里根年代产业走向金融及的服务业的消费主义所圈养,银行去监管化、政府大幅减税、滴漏经济学说大行其道、为政者在社会角色上退场,贫富悬殊达至前所未有的严峻程度。人民对政府的不信任屡创新高,极端民粹主义的风潮此起彼落,令今天的政局崩坏的敌托邦,竟与半世纪前罗尔斯的理想政治模型相距甚远。

当然罗尔斯在50年后的美国政治仍有其弥足珍贵的思想遗产,新上台的拜登政府当中,女性、少数族裔、性小众便占历史新高,被誉为史上最多元的内阁之一。今天自由派仍然致力追求不论性别及其认同或肤色出身,皆有平等机会的“机会均等原则”。然而其埋首的文化层面的身份政治讨论,在围绕经济基础下层建筑的辩论中步步退却,也背弃了罗尔斯分配正义理论中追求的经济正义。结果自由派离罗尔斯越走越远,其距离一个理想的公平正义想像也越走越远。仅在一个月前大批民众闯入华盛顿的国会山庄,试图向自称民意的代表追责,也暴露了此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社会契约濒临崩溃边缘。然而在此时重读《正义论》,我们或许蓦然发现罗尔斯早在50年前已为当下的困局提供了出路。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