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大选后对外关系料更趋强硬

时间:2021-07-20 09:0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杨庭辉、许家欣:伊朗大选后对外关系料更趋强硬

伊朗新一届总统选举于6月18日举行。所谓选举,其实无异于“钦点”,单看参选的七人名单,便知道笃定由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一手扶植的爱将莱希(Ebrahim Raisi)胜选。

是次伊朗总统大选事前操纵的程度,受到温和改革派以至部分建制中人的猛烈抨击,但负责审批总统参选人资格的宪法监护委员会,最终没有作任何妥协。有分析估计,这跟奠定莱希为哈梅内伊接班人一事息息相关。

大选最终投票率仅约48%,令莱希的胜选民意正当性显得不足,但莱希由始至终也只打算靠拢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来统治。

莱希上台后,伊朗势必更趋强硬,原本有意令美伊紧张关系降温的拜登政府将迎来新的难题。

选举操纵疑为确立哈梅内伊接班人铺路,宪法监护委员会否决了多个建制派重量级政治人物的参选资格,包括前议长阿里·拉里贾尼(Ali Larijani)和现任副总统埃沙格·贾汉吉里(Eshagh Jahangiri),令不少德黑兰的政治精英也感到震惊,建制派狠批宪法监护委员会的声音不绝于耳。

哈梅内伊最初为宪法监护委员会的决定护航,但后来改变口风,承认筛选的过程中存在一些不公义的情况,不过宪法监护委员会最终仍没有就候选人名单作出任何修正。

前伊朗政治犯穆斯塔法·塔扎德(Mostafa Tajzadeh)等进步改革派人士,把选举筛选形容为旨在确立哈梅内伊潜在接班人的“选举政变”。

国际危机组织伊朗项目主任阿里·瓦兹(Ali Vaez)于6月16日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网站发表的文章也预计,哈梅内伊希望在他逝世后,把最高精神领袖的职务改为由一个委员会分担,以防出现一人独大,以及把伊朗的总统制改为议会制,让亲哈梅内伊的大多数议员,代为箝制伊朗政府的首脑。

他也认为,哈梅内伊相信莱希当选后,不会反对自己推动意属的结构性政治改革。其实,年事已高兼患有癌症的哈梅内伊为自己的身后事筹谋,已是路人皆知的事。

早在两年前,他发表了一份概述了他对未来愿景的宣言,当中包括计划招揽年轻的哈梅内伊效忠者进入政府各个部门,以及淡化伊朗共和政制的特征,好让他一旦离世,仍能保障家人的安全和延续自己的革命路线。

制度内改革空间小 温和改革派难再团结呼吁投票,对于伊朗是次筛选程度史无前例的总统大选,改革派的反应莫衷一是。部分改革派相信,纵然选举筛选充斥不公,但他们仍应尽可能选择支持一个相对温和务实的候选人,例如前副总统穆赫辛·迈赫拉利扎德(Mohsen Mehralizadeh)或伊朗中央银行前行长阿卜杜勒纳赛尔·赫马提(Abdolnaser Hemmati)。

然而,改革派不少人检讨反思了过往与鲁哈尼联盟的失败经验。具体而言,改革派并未因为与鲁哈尼结盟,而成功为支持者带来重大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却被美国重启制裁导致经济受到重创、鲁哈尼政府内部管理不善、贪污腐败和防止冠状病毒疫情蔓延不力所连累。

此外,鲁哈尼当上伊朗总统,并未能够改变伊朗雷厉风行针对异见的作风,由2019年至2020年大规模反政府示威被强硬针对下去,便可见一斑。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加速了伊朗政治幻灭的程度,导致愈来愈多改革派认为,难以再押上个人或组织的声誉,向大众推荐任何候选人,在制度内争取成果。

他们当中有些人公开呼吁全面杯葛选举,有些人在个人层面没有参与投票的打算,但并未公开呼吁杯葛,以免被扣上煽动颠覆政权的帽子。

无论如何,不论温和改革派是否积极呼吁杯葛选举,也难以改变莱希即将登上伊朗总统宝座的大局。较低的投票率,让莱希当选一事看起来缺乏民意基础,但莱希也好,哈梅内伊也罢,他们向来并非重视主流民意之人,莱希往后也只会更为看重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意见。

布莱尔全球变化研究所(Tony Blair 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高级研究员赛义德·戈尔卡(Saeid Golkar)和分析师卡斯拉·阿拉比(Kasra Aarabi),于6月16日在《时代》周刊网站发表评论文章分析指出,莱希上台后,伊朗政府与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关系将变得更为紧密。

对内方面,伊斯兰革命卫队近年已借助抵抗西方文化入侵之名,不断暴力针对异见分子和执行政权颁布的伊斯兰式管理秩序。他们预计,伊朗下一步将推动全国性的意识形态肃清运动。

对外方面,伊朗政府将更放任伊斯兰革命卫队在境外秘密处决异见分子,同时发动针对亲美国、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势力的攻击。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布雷特·史蒂芬斯(Bret Stephens)也于6月21日发表评论文章强调,莱希获得擢升,并非单只涉及伊朗核问题谈判的前景那么简单,而是关乎美国往后须与诉诸宗教权威、政治针对及伊斯兰革命狂热的伊朗政权交手的棘手难题。

史蒂芬斯认为,拜登重返原有的伊朗核协议,即意味着伊朗每年可合法地获得几十亿资金,去扩充危及中东和平稳定的军备。

虽然也有分析指,即使美国拒绝重返核协议,也无碍伊朗扩军的决心,但拜登现时面临国内外庞大的压力,去箝制伊朗的扩张速度,要他无条件重返成效已不大的原有核协议,也是强人所难。

作者杨庭辉是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许家欣是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实习生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