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安:马国政治的“囚徒困境”

时间:2021-07-22 07:3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陈春安

马来西亚的政治角力看来毫无平息的迹象。

尽管慕尤丁首相委任了巫统的伊斯迈沙比里为副首相,希山慕丁为高级部长,作为分化巫统的手段;而且在最高元首谕令召开国会的压力下,无奈地宣布了国会复会日期,但在野党并没有闲着,仍然时不时向国盟政府开炮,罪名是抗疫失败、国会停摆、以紧急状态自保政权。国盟内部的巫统“官司派”也没有闲着,动不动就恫言要退出国盟,催促慕尤丁下台。

这种政治恶斗,已经导致疫情失控,灾难式的民不聊生,经济下滑、股汇双跌、外资雪崩、医疗体系近乎崩溃,人民纷纷“挂白旗”求援。

马国几方政治势力,何以不能放下前嫌?携手抗疫救经济呢?

有评论者提到了博弈论中的“纳什均衡”(Nash equilibrium)——非合作博弈均衡。要理解什么是纳什均衡,其中的“囚徒困境”最能阐述此理论。

什么是囚徒困境呢?有个案例,“两位嫌犯被分开审讯,警官分别告诉两位嫌犯,如果你招供,而对方不招供,则你将被立即释放,而对方将被判刑10年。如果两人均招供,将各被判刑两年。如果两人均不招供,最有利,只被判刑半年。但问题是,两人因为无法沟通,均陷入招供、还是不招供的两难。于是,两人均从各自的利益角度出发,根据理性的判断而选择了招供。”

让我们先分析一下马国目前各方的政治势力结构。

最大的三方势力,有希盟(89席)、巫统(38席)、土团党(31席),再加上零零星星的伊斯兰党、祖国斗士党、马华、民兴党等等。

希盟,能否与土团党结盟,组成强大的执政联盟?慕尤丁看来与安华并非仇敌,是可以合作的;但慕尤丁不能接受民行党,是个障碍。还有一个障碍,就是土团党里面有阿兹敏派系11人,他是从安华公正党脱离出去的,怎么可能接受希盟?与安华合作?

再来是巫统,能否与希盟合作?巫统内部,有些人亲安华(之前宏远队的旧盟友),有些恶安华,视安华为威胁。有些“官司派”,为了脱困,也有拉拢希盟以遏制慕尤丁之意。但最大的障碍,却是有些巫统人,始终把希盟内的民行党,视为“反马来人的政党”,怎能合作?

土团党呢?自知是利用“喜来登政变”上台的,席位又少,唯一的强点是仍然得到不离不弃的伊斯兰党的支持。面对巫统的索官要求、恫言撤离,也不断分化其内部的“当官派”和“官司派”。但国会中一直以极少数多数议席执政,总是如履薄冰、岌岌可危。

这岂不犹如陷入纳什均衡的“囚徒困境”中?彼此在“非合作博弈”中,都想脱罪,都想逃脱刑罚,但却处在不知另一方会否招供的窘境。

应该这么看,目前的马国政治版图,是空前的“碎片化”。以前是一党(联盟)独大,国阵(前联盟)足足执政了61年,才在2018年被希盟奇迹般地终结。一党独大惯了,已然阻隔了朝野协商,甚至结盟的管道,一向就是“我说了算!”看看巫统一些人的语言,土团党一些人的嘴脸,仍然充满了霸气、嚣张,官气逼人。要他们放下身段,与别人协商、重新组合、分享权力,可能吗?

看来各方皆摆脱不了“囚徒困境”,马国政治,仍会继续乱一阵子。

作者是本地写作人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