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祥:打香港 其实是要打大陆

时间:2021-07-22 10:0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来源:明报

作者:陈景祥

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在上周就香港的商业风险发出“警告”,提醒美国企业香港的情况正在恶化,美国企业在香港开展业务的风险正愈来愈大。

其实,美国政府发出的是一份“业务顾问”报告,英文是Hong Kong Business Advisory,题目为Risks and Considerations for Businesses Operating in Hong Kong,发出的政府部门包括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和国土安全部。这种官方文件不是行政指令,也不涉及美国政府要求在港美国企业要做些什么;顾名思义,“业务顾问”报告只是“提点”在港美国企业要留意什么风险,其实说不上是“警告”!

针对“中国风险”,美国政府不时都会发出“业务顾问”报告,上周二美国贸易代表署就要求美国企业,注意供应链中有没有涉及新疆产品,因为美国已经禁止使用新疆“强迫劳动”的制成品。

至于针对香港而又有实际影响的文件,始于2020年7月14日前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 13936),对香港实施一系列制裁,而其法律基础则来自《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及《香港自治法》;到2020年8月7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制裁11名香港和大陆官员(香港占7人);同年8月11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公告,表示香港出口至美国的商品禁止标签为“香港制造”,必须把标签改为“中国制造”;同年8月19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表示已通知香港,暂停或终止美国与香港三项双边协议,包括罪犯引渡移交、转移被判刑者以及国际船运所得收入双重课税宽免协议;其后,再有多名香港和大陆官员被列入制裁名单。

事实上,美国对香港的制裁行动以政治为主,针对的主要是政府官员,对经济和金融的打击并不大,影响亦非常有限,但却令香港的营商环境和前景增添不明朗因素。美国出手并没有直接“打残”香港的经济,但长远却有“阴干”(晾干)作用,目的是要动摇国际社会对香港经济前景和营商环境的信心。

美国对香港进行各种打击,目的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各项制裁措施是为了影响香港服务大陆企业的能力,希望长远切断大陆企业的资金来源。换言之,美国施压的对象是中国,制裁或对香港发出各种警告,也是为了测试北京会作出什么反应。

受美国制裁一年之后,香港受到的打击非常轻微。以贸易为例,美国对香港出口征更高关税,但香港出口美国数量甚低,反而香港进口美国货数额庞大,并为美国带来庞大贸易盈余(参考过往数据,每年约300亿美元)。转口贸易方面,香港对美国出口绝大部分是中国大陆的转口贸易,由于美国征关税时采用原产地规则,这些商品原产地为中国大陆,香港这部分出口本来就适用了高关税,并不能享受美国给予香港的优惠待遇。

至于限制香港进口美国高科技产品,同样是“姿态多于实际”,因为香港从美国进口高科技产品的类別本来就有限制,而且美国通常都有附带条件,例如不允许转让和出口。

美国制裁香港会增加大陆企业的成本、减低市场融资的便利程度,但对大陆整体的经济和金融市场发展影响并不大。目前中美对抗气氛严峻,但拜登上台之后,仍有7名共和党参议员联名致函,要求拜登结束特朗普年代对中国和欧洲发起的贸易战,并减低其带来的伤害。

彭博在今年初的一篇分析中指出,特朗普在2018年发动对华贸易战,声称可扭转美中贸易逆差,但2020年美中贸易逆差不减,反增至约3000亿美元,美国企业大部分仍留在大陆,评论认为美国并没有在贸易战尝到任何甜头。

特朗普争取连任失败之后,曾有评论憧憬拜登政府会“调整对华策略”;调整是有,然而结果是拜登对华政策变得更强硬却更有技巧:跟他的前任一样,拜登确认中国是战略上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在安全、军事、经济、贸易和科技领域,拜登都延续了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做法,甚至加强了力度。特朗普强调美国第一、疏远跟传统盟友的关系,拜登则重整跟欧洲、北约等的合作,并试图组成一个“全球民主国家联盟”,把更多国家拉到美国一边跟中国对抗。

科技方面,拜登政府的对华限制措施甚至比特朗普更严苛。今年2月24日,拜登簽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让联邦机构对半导体、稀土、电动车大容量电池、药品等美国关键原材料的供应链进行为期100天的审查;到6月8日审查报告出台,指中国在上面4个领域采取之措施不符全球公认的公平贸易惯例,报告建议美国建立一个“供应链贸易行动小组”,针对美国政府所指不公平贸易进行执法行动。

贸易方面,拜登政府还没有表示要取消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大陆产品征收的关税,贸易代表戴琪甚至表态,要继续用“高关税”对中国施压。

可以说,拜登政府大体上延续了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某些领域对抗的力度甚至更大,例如6月初的一项行政命令把更多大陆企业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人投资的大陆企业总数达到59家。唯一令人“意外”的,是拜登撤销了特朗普政府对TikTok和WeChat的禁令,但所谓撤销并非雨过天青,其真正目的是为了争取时间制定更巧妙的措施,待稍后再推出禁令时,禁令能经得起法律挑战。

虽然在不同政策领域上,华府对中国都表现出更强硬的姿态,但至今为止,拜登政府仍然没有提出过一套完整的对华政策纲领。虽然没有全面及明确的政策,但正如美国之音一篇评论所言:“美国国内包括政界、知识界和公共舆论在中国的立场上,已经形成了高度的共识,即……中国的威权主义模式正在给美国构成自二战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和威胁。”

要削弱中国的实力,从香港入手可以打击大陆的融资能力(最近大陆多家企业都暂缓或放弃在美国上市,香港成为了境外上市集资首要市场),也可以打击北京的国际声誉(不信守一国两制承诺)。保持外资对香港的信心,应是特区政府此时此刻对国家的最大贡献。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