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球衣风波”背后是“深蓝”的焦虑

时间:2021-08-06 09:0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来源:思考香港

作者:路易

原本不想谈伍家朗与穆家骏的“球衣风波”,充其量就是个茶杯里的风波。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奥运会都快结束了,本地黄蓝双方的群组里还在炒作此事。

退一万步讲,如果羽毛球总会在伍家朗球衣赞助到期时及时负起责任,怎么会轮到伍,一个世界排名前十的运动员,自己去买球衣?自己处理区旗问题?

有常识应该知道,正式比赛需要准备深浅两件衫,而赛前才决定颜色,那伍到底是黑衣人还是白衣人?如果当场抽到白色,那民建联成员穆家骏岂不是要大赞他是“自己友”?

事实上,笔者相识的一位媒体人与伍家朗是好友,据他讲伍在交往中和社交媒体上从未显露过政治立场,且与内地朋友相处很好,至少肯定不是典型的“黄丝”人设。笔者不求穆家骏熟悉伍家朗,只想问我们是否需要因为一件衣服就给人贴上立场的标签?如果你真爱区旗,难道不应聚焦在敦促羽球总会为伍提供比赛服吗?

这是无谓之争,也是社会撕裂的缩影。奥运会本是港人重新凝聚的大好时机,却被这么一次“捕风捉影”的事件再次撕裂。看似偶然,但实为必然。以现在的舆论环境,就算没有伍家朗,也会有其他事件。

早在奥运开始前,“深蓝”最强代表何君尧就表示担心会有香港运动员利用国际场合宣扬政治理念,要求他们签署承诺书表明立场。现在看来就是“球衣事件”的前奏。

从“反修例风波”开始,社会被极端阵营反覆拉扯。风波中“深黄”气焰嚣张,暴力升级,不断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线。如今《国安法》彻底压住了他们,按道理蓝营应当有了安全感。然而,近期“深蓝”的躁动十分明显。

“无人可打”

一切始于中央提出“爱国者治港”原则令泛民在香港政坛“靠边站”之后。

说实话,“深蓝”阵营的存在就是为对抗黄营,就像拳击比赛,就是靠打人得分。如今黄营在政治架构里消失了,他们无人可打了。无人可打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不再被需要,这是生存问题,饭碗问题。如今中央要求治港者不但要爱国,还要有能力,这让只识斗争,不懂政策的“深蓝”有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毕竟“忠诚的废物”是针对谁,他们还是能看明白的。

无人可打就要找人来打,社会平静那就制造风波。于是“深蓝”要主动出击,希望塑造“黑暴余温未消,香港没我不行”的气氛,向社会中的支持者拿票,向北京的保守派官员拿分。总之,社会越乱越撕裂,对他们越有利。

“深蓝”政客有多焦虑?前不久,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就批评中间路线的《香港01》是反中乱港媒体,何君尧就无端端拉出Viu TV播放的一部同性恋主题电视剧批驳,甚至上纲上线到违反国家政策。他们讲完后,除了让大部分市民感到莫名其妙外,什么也没有得到。一地鸡毛,徒增笑耳。但这不妨碍“深蓝”政客继续寻找猎物。

路线斗争

另外,本次“球衣事件”中最不同寻常的景象是建制派的“内讧”。民建联主席李慧琼要求穆家骏“后果自负”,而行政会议成员黄国健则乾脆要求穆向伍道歉。建制派大佬因旗下政客表态问题割席近年十分罕见,足见蓝营内部有多么分裂。

明显“浅蓝”认为《国安法》生效后社会已恢复安宁,不应再搞政治斗争,应迅速回到社会民生,解决实际问题。这与中央近期的口风不谋而合,却动摇了“深蓝”的立足之本。这场路线斗争如何收场,“浅蓝”如何控制“深蓝”,将很大程度上影响“香港再出发”的进度。

想想泛民是怎么“靠边站”的。正是极端派“深黄”为所欲为,而主流温和派“浅黄”不表态,不制止,甚至还想借收一波政治红利,最后搞到“亡党”、“亡港”的地步。建制派应该引以为戒。

历史告诉我们,务实和谐则兴,上纲上线则亡,各国都是如此。坚持“浅蓝”与“浅红”主导的中间政治,此美国早年所以兴隆也;放任特朗普搞出以“深红”为基本盘的对抗政治,此美国近年所以倾颓也。内地文革时期全社会搞政治斗争,社会经济接近崩溃边缘。而改革开放后“不争论姓社姓资”,使中国走上腾飞之路,个中缘由不必多说。香港当年成功靠的也是“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若想重回正轨,必须抛弃斗争思维,务实搞发展,再具体点,就是把“深黄”和“深蓝”都压制住,让社会回到中间政治。

至于“深蓝”阵营,停止焦虑吧,把心思放在如何提高执政能力上,比什么都好。

作者是传媒人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