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新文革”联想从何而来?

时间:2021-09-03 07:2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早点

北看记

中国政府严惩互联网巨头的行动持续了大半年,7月开始扩大打击面,“团灭”校外培训产业、整肃娱乐圈;最近还取消小学一二年级笔试,限制未成年人一周玩游戏不得超过三小时……官方的霹雳手段接二连三,许多人联系到去年12月中共政治局会议下令“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以及今年8月高层提出的“扎实促进共同富裕”,官方展示的政治决心、连贯性与力度,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震撼,甚至是担忧。

迹象清楚显示,中国将“向左转”,目标是打造更公平、“清朗”的社会,但不同人对此感受各异。有人正面理解为中国在经济上“往右”了多年,而今社会上拜金成风、教育“内卷”、出现资本掌控网络等歪风,是该治一治了;另一些人则忆起“杀富济贫”、文化革命等历史,其中有的人被唤起了文革恐惧、乃至“恐共”的深层心理,有的人则表现出革命的振奋。

这几天,“大字报”这个带着文革印记的历史名词,竟还魂再现于民间议论。

事缘左派人士、自媒体作者李光满上周发表评论,亢奋宣称“中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经济领域、金融领域、文化领域到政治领域都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他还称,“这是一场政治变革……所有阻挡这场以人民为中心变革的都将被抛弃。”

李文被多家主流官媒一致转发,让人猜想是获得官方认可。据说有网民留言问:“这算运动开始的第一张大字报?”;北京一些媒体人已感到不安,私下低估:这算啥意思?

结果,一向很能抓准官方意思的媒体人胡锡进昨天发文,驳斥李光满的文章是严重误判和误导。胡锡进解释,中国经常讲自我革命,含义是自我鞭策,不是充满摧毁的运动式革命。胡锡进还直言,很担心这样的语言会勾起人们的某些历史记忆,引发思想混乱和恐慌,文末安抚读者,中国的改革开放路线不会变,“对国家监管措施的极端解读,大家都不要信”。

胡锡进发文,意在对李光满文章已经勾起的文革联想,做出适时的解惑。实际上,中国这半年来的反垄断、整肃校外培训产业、娱乐圈与游戏产业,在道理上没错,理应能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可;中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与文革前的状态也确实差距十万八千里,在政治上没有启动文化大革命的需要。

问题是,为什么立意正面的行动,仍引起不安甚至“新文革”的联想?

也许可以检查几个假设性原因,比如官方的整肃行动下药迅猛,让人感觉过于震撼;其次,是对一些曾亲历者而言,历史上的事件确实会让人恐惧;再者,就是不能否认中国仍存在较偏激的左派人士与力量,总想伺机而动——这不,恍若“大字报”的文字已横空出世。

对于文革,中共在1981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将之定性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这个定性从未更改,其中没有任何暧昧或含糊的地方,为何还有民众感觉不十分踏实?是态度表达不够明确让人不够自信吗?这才是更值得反思之处。

对于历史,这些年来中共的处理是往前看,历史错误总结了,做了结论写在文件里,就“往前看”了。就在本周二,中共政治局开会决定11月召开本届中共中央第六次全体会议(六中全会),议程包括全面总结中共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会议形容,中共要看清楚过去为什么能够成功、弄明白未来怎样才能继续成功。

这是很适时又具前瞻性的主题,相信将为中共二十大的“共同富裕”道路铺路。今年,中共如期实现了全面脱贫,7月迈过建党百年门槛,8月进一步提出要“扎实促进共同富裕”,11月的六中全会上总结历史,相信会成为它前进方向中的一个节点,何况,明年的二十大无须担心被最高领导人交接问题扰乱工作布局,一切看来都将按部就班的有序进行。六中全会是否会态度坚决地重申1981年决议的定性呢?倒不让人乐观。

在当前,官方打击资本无序扩张、促进“共同富裕”道路上的波动、舆论上的左来右往,被整肃产业面对的动荡,仍时不时让人感到担心。归根结底,当权力没有制衡机制,出力又惯常猛烈时,即使是旁观者也会感到震慑。只不过,按照这几年的经验,中国的走向不会因为有人议论或担心就改变,而是会继续往其认定正确的方向、大踏步向前走去。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