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建裕:印尼外长走访美国的意义

时间:2021-09-10 07:1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廖建裕

8月1日,印度尼西亚外长雷特诺应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邀请访问美国,为期三天。这次访问,适逢中美竞争白热化的时刻,美国有意要包括印尼在内的东南亚各国,接受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FOIP)方案。

其实,早在今年5月,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已经访问了亚细安三国,包括印尼在内,其主要目的就是要推进印太方案。

这次雷特诺外长访美有三大目的:首先是要获得冠病疫苗和冠病医疗相关的协助。今年7月以来,印尼的冠病疫情异常严重,须要寻求外来援助。其次是印尼想以此再次确立在东南亚国家的领导地位。此外,印尼要表明,它在中美竞争中将落实以印尼国家利益为基础的“独立与积极”(Bebas Aktif)的外交政策。

在佐科任总统之后,印尼和中国的经济关系颇为密切。中国如今是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也是印尼的第二大投资国。此外,中国和印尼发出了两次(2005年和2013年)共同声明,承认两国是“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

在冠病肆虐时,中国是最早提供疫苗给东南亚的国家,印尼在早期也收到了中制疫苗。到今年7月12日,印尼已经购得中国科兴疫苗共1亿1500万剂,但采购的美国莫德纳疫苗只有300万剂。

今年5月间,印尼潜水艇在军事演习时失事沉入海底,中国海军派出军舰前往印尼,与印尼海军合作,协助打捞潜艇。有人将此事当成是印中两国的军事演习。反对佐科的政治人物指控佐科和北京走得太近,像是与中国结盟。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实际上,美国是印尼第二大贸易输出国。此外,印尼也与美国发表了共同声明,承认两国是“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第一次是在2010年尤多约诺出任总统时,另一次是2015年佐科上台之后。可是,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时,他将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降级,而拜登上台后开始改变政策,加强对东南亚国家,尤其是对印尼的关系。

印美最大的军事演习

华盛顿与雅加达的密切关系,可从最近的印尼与美国的共同军事演习中看到端倪。这个代号“神鹰盾牌”(Garuda Shield)的军事演习从2009年就已经开始,这次从8月1日至14日举行的军事演习,是印尼和美国最大的一次,时间也碰巧在雷特诺访美之际。

据外电和印尼通讯社的报道,参加演习的军部人员约有4500人,印尼和美国各占一半。演习地点在印尼三个大岛,即苏门答腊南部、加里曼丹东部和苏拉威西北部。参与演习的包括登陆作战、特种部队和空降部队。

外媒说,这是“防守海岛演习”(Defence Islands Drill)。据《简氏防务周刊》报道,8月6日演习的计划,是对纳土纳大岛“模拟进行一次空袭,并夺回一处被占领的跑道”。该岛屿靠近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海域。

印尼空军发言人说:“我们希望显示我们在该海域的存在,我们有足够的空军力量发挥震慑作用。”

7月30日,雷特诺在出访美国前向记者发表谈话指出:“我想要强调,这并不是印尼第一次或唯一的军事演习。我们已经演习过多次,而且演习是在印尼的领土进行,不是在南中国海,而是在纳土纳海,这是印尼领土的一部分。”

雅加达认为,这是印尼在国内范围内的军事活动,并不是对外的军事行动,所以与美国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方案”没有关系。

实际上,印尼并不同意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方案”,因为此方案将中国排挤在外。因此,印尼积极地草拟与上述方案有别的新方案。亚细安国家最后拟定了《亚细安印太展望》(ASEAN Outlook on the Indo-Pacific,简称AOIP)。

美国承认印尼为亚细安领导者

这个新方案以亚细安为中心,对“自由与开放印太方案”和中国给予同等距离。印尼在许多重要的国际课题上起了领导亚细安的作用。难怪当雷特诺在抵达华盛顿时,她强调她是在拜登出任总统之后受邀访问美国的第一位亚细安外长。言外之意,美国也承认印尼是亚细安的领导者。

雷特诺访美的首要任务是获取美国的疫苗,以及有关冠病医疗的援助。访问期间,印尼获得更多的援助。美国答允拨出7700万美元(约1亿零360万新元)给印尼充作医疗用途,800万剂莫德纳疫苗和1000台呼吸机。雷特诺还和美国冠病疫苗制造商接触,希望它们与印尼政府合作共同生产冠病疫苗,以便使印尼变成东南亚的冠病疫苗生产中心。

中国其实已经同意协助印尼成为东南亚疫苗中心,可是印尼似乎对中国有点失望,因为到目前为止,中国只是提供印尼半制成的疫苗产品,并没有打算“转移科技”。不过,如果说美国会与印尼合作生产冠病疫苗,也不免言之过早。

虽然印尼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密切,并且输入和采购大量的中国疫苗,可是它还是千方百计要与美国厂商合作。观察家认为,这正是印尼“独立与积极”的外交政策。

雷特诺会见了美国政治和安全方面的高层领导人。美国国务院对雷特诺的到访,给予很高的评价。

美国国务院的文告说:“两国外长表达他们对海洋安全的共同看法……同时有决心共同对抗全球疫情,与气候危机作战,加强双方在贸易和经济上的合作,并捍卫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继续维护网络安全和防止网络犯罪”。

布林肯也“赞赏印尼在亚细安的领导,并且强调解决缅甸危机和恢复民主道路的重要性”。但是,美国文告强调它在区域安全的看法,完全没有提到《亚细安印太展望》。

印尼外交部的文告则说,这是美国国务卿与印尼外长在华盛顿的战略对话第一次会面。双方有决心加强印尼和美国的合作,并欢迎美国重返东南亚。

文告还说,美国是实施《亚细安印太展望》的其中一个重要的伙伴(其实,美国并没有实施《亚细安印太展望》),并感谢美国捐助疫苗和相关医疗配备。文告最后也阐述印尼和美国在全球和区域问题上交换意见和寻求共识。

美国和印尼的外交文告“各自表述”,以符合各自国家利益和观点。印尼“独立与积极”的外交原则,就是在两大国之间,获取最大的国家利益。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

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

虽然印尼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密切,并且输入和采购大量的中国疫苗,可它还是千方百计要与美国厂商合作。观察家认为,这正是印尼“独立与积极”的外交政策。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