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绪:美国陷入“中国困局”

时间:2021-09-15 09:0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王正绪

美国撤离阿富汗,是世界政治格局的大事。美军军用运输机匆忙地从喀布尔机场撤离美国外交人员的场景,让很多人将此次撤离与当年美军匆忙离开越南的场景联系起来,惊呼美国又一次遭遇了“西贡时刻”。

虽然撤离阿富汗、放弃在那里的军事存在,是否标志着美国世界霸权的终结还有待观察,但美国总统拜登说得非常明确,撤离是为了让美国能够更集中力量对抗中国、遏制中国的崛起,其目标正是要更有效、更专注地延续它的霸权。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即以“竞争、合作、对抗”的标签来定位跟中国的关系。然而,正如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峰在天津同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会谈时所说的,这完全是美国遏制针对中国的“障眼法”。事实上,美国对华政策的本质是对抗遏制,合作只是权宜之计。在有求于中国时就要求合作,其他时候则处处针对胁迫中国。要求中国合作,只想解决美国关切的问题,只想得到美国想要的结果,单方面受益。

果然,就在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美国慌乱撤离的关头,国务卿布林肯即刻寻求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通话,寻求中国在对阿问题上的协助。

一方面处处针对中国,另一方面又想好处占尽,中国自然不能接受美国这样的态度和立场。

正面竞争力所不逮

实际上,面对勃勃兴起的中国,今日的美国已经陷入一个深刻的困局。

一方面,美国的政策圈和社会精英已经意识到,在社会经济、国家治理的诸多领域,如基建、制造业、可持续能源、碳中和、5G通信等方面,美国要么已经处于劣势,要么暂时没有压制中国的可能。

布林肯就曾公开承认,美国已在清洁能源领域落后中国,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板、风力发电机组、电动汽车的生产国;中国还持有全世界可再生能源所有技术专利的三分之一。

拜登今年5月参观企业时说,中国每年的研发投入已从过去全球第九升至第一,美国则从全球第一降至第八。虽然这个数据后来被证明并不准确,但这件事反映了美国领导人对在科技领域被中国超越的巨大焦虑。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金克羽教授在一次会议上指出,中国已经成为许多国际组织的主要出资方之一,中国为全球维和工作贡献了大量经费和人员,为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和非洲等发展中地区提供了大量资金和援助。中国对清洁能源的研发投入是美国的三倍,占全球的一半。

换句话说,在实质改善人类生活水平,解决人类面对问题的能力上,美国在很多方面落后于中国了。

“西贡时刻”在喀布尔再现说明,美国凭借军事力量实现其战略目标的能力已经非常有限。

实际上,自苏联解体以后,美国似乎进入了一个凭借军事力量在世界上恣意而为的时代。1999年美国对南斯拉夫发动轰炸,可以说是美国随意行使军事霸权的教科书案例。

美国2001年入侵阿富汗的行动则更进一步说明其肆意妄为。这一行动表面上看是对九一一恐袭的报复——美国要清除塔利班政权,击毁奥萨马的卡伊达组织。实际上,这是美国国内一些人的全球方案的一部分:美国要将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伊朗等国的政权逐一打倒重建。似乎只有这样,美国才能给自己一个安全的世界(Make the world safe for the US)。

美国在军事上的成功,带来的是这些国家和全世界的灾难。一般认为,自美军进入阿富汗以后,有3万多平民被美军打死、炸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死亡,受伤人数超过6万,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

美军在伊拉克则造成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留下2500万枚地雷和其他爆炸遗留物。美军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造成500万难民逃离该国。

在面对有强大军事力量的俄罗斯时,美国是不能选择直接的军事接触的。在格鲁吉亚、乌克兰等课题上,面对强劲的俄罗斯,美国事实上毫无作为。

同样,在军事上,美国必须避免和中国发生直接冲突。中国不会主动进攻美国;因台湾等问题和中国战争,对美国而言将会得不偿失。

事实说明,完全是因为中国日益强大的军事和国防能力,才可能制止美国对华、在亚太地区狂妄地采取军事行动。

在美军仓皇撤离阿富汗之后,全世界人民仍要继续努力,确保美国不再危害世界(Make the US safe for the world)。

负面竞争陷阱巨大

正面竞争难以压制中国,军事力量对华难有作为,美国只剩下目前在全球一些国家和人口心目中的价值观的优势地位。

的确,现在还有不少人,主要是西方国家和受西方话语体系影响的人,依然认为美国代表了先进的政治制度和民主、人权等价值观。

很显然,拜登政府致力于拉拢主要西方国家和一些亚洲国家,构建以所谓“人权民主价值观”为基础的意识形态联盟。

这一联盟进攻中国的主要手段是在香港、新疆、台湾等问题上,制造和散布中国侵犯自由、民主、少数民族权利等谎言,试图抹黑中国。

然而,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领域,美国及其联盟国家实际上很难对中国形成压力。毕竟,在全球信息传播十分充分的时代,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和媒体是不可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人”的。

中国近来也在这些领域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发起有力的反击,揭露它们国家的种族主义灾难、黑暗的殖民主义和种族屠杀的历史。

加拿大最近发现的许多无名原住民儿童的坟墓,就是这些黑暗历史的一个例子。

无论如何,如果美国只能和中国进行负面竞争,即不是通过提高自己的能力,给世界做更好的榜样,给世界提供更多公共产品,而是通过削弱、打击、遏制中国来维持优势的话,它就要面对全球巨大的“受众成本”(audience cost)。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和人民会认识到它的虚伪、双重标准和虚弱。

从阿富汗的仓皇撤退,带给美国巨大的受众成本——世界各地反对美国霸权的力量,从中也看到了美国的衰弱。同样地,美国在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虚伪和双重标准,其受众成本也将严重损害自己的全球领导力。

这就是今日美国的“中国困局”(China Dilemma):正面的竞争难以击败中国,负面的竞争只能更多地损害自己。

中国方面很明确,中国不寻求打败美国、推翻美国的霸权地位,美国则必须承认中国人民过上更美好生活、实现现代化的权利、享有安全和稳定的国际和周边环境的权利。

正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接见谢尔曼时所说的,美国须要接受中美长期共存,谁也不打倒谁的现实,找到一条两个大国在这个星球上和平共处之道。

作者是复旦大学特聘教授

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和全球治理研究院研究员

虽然撤离阿富汗、放弃在那里的军事存在,是否标志着美国世界霸权的终结还有待观察,但美国总统拜登说得非常明确,撤离是为了让美国能够更集中力量对抗中国、遏制中国的崛起,其目标正是要更有效、更专注地延续它的霸权。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