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燃煤之急”凸显体制缺陷

时间:2021-10-13 09:0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8月以来,中国大陆31个行政区已有20个实施停限电措施。“十一”七天长假结束后,供电与冬季供暖问题依然受到关注。国家发改委要求山西、陕西、内蒙三个产煤大省,必须确保今年第4季煤炭供应。与此同时,大陆也积极从俄罗斯、哈萨克等国紧急进口,以解“燃煤”之急。

印象中,中国大陆在上世纪末1990年代由于改革开放,生产与消费大幅增长,包括电力在内的基础建设一时跟不上,有过一阵子比较严重的缺电限电现象,尤其几个沿海出口大省,一周七天限个三、五天,司空见惯,但随着电力部门的大力投资建设,缺电限电现象即告缓解,进入新世纪后基本不再出现。

此次停电限电现象来得突然,波及面也大,若短期不得缓解,必将影响中国大陆今年的经济成长,而且也将通过供应链的连锁效应,冲击到正在逐渐摆脱疫情的全球经济。高盛及野村初步估计,大陆经济成长率将减少0.4至0.5个百分点。

目前看来,造成此波大陆大规模缺电限电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能耗双控政策。去年9月,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作出“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宣示与承诺,并将目标列入今年3月通过的“十四五规划”之中,每年的全国能耗总量控制和节能目标再进一步分到各省市、主要行业贯彻实施。

由于大陆是全球最大排碳国,电力部门又占大陆排碳量四成,火力(煤)发电又占全部电力供给的七成,短期间转型及达标不易,不少省市已被列为一级预警,到年底如达不到目标,地方官员将被惩处。

原因之二是煤的供应突然吃紧。在更严格的环境法规及反腐行动下,大陆本地煤的生产受到约制,正巧又碰上大陆与澳洲的外交矛盾,澳煤进口大幅降低,导致今年以来煤价上涨超过50%,但由于电价受到管制,火力发电不但无利可图,反而导致亏损,从而导致供电不足。

原因之三与国际经济有关。大陆本来就是全球制造最大国,在疫情肆虐下,越南、印度同样作为制造业国家却因疫情控制不力,生产大受打击,全球订单大量转到大陆,导致大陆出口大增。今年前八个月,出口比去年大幅增长33.7%,影响所及,全国总用电量遽增13.8%。

用电需求暴增、供电不足,因此本来已达能耗双控警讯的省市乾脆就来个拉闸限电。糟糕的是限电还不讲究方法,来个一刀切,不分民生、工业、商业用电,全部限停,搞得民怨沸腾。

从国家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言,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均无可非议,面对一定调整的痛苦也可以理解,这是长期因素;另一方面,生产、出口订单增加导致用电需求大增,则属短期现象。后者,原本可藉市场机制的调节来减缓冲击程度,让供需透过市场价格的调整自动找到一个新的均衡,避免产生“一刀切”之下所导致的混乱。遗憾的是,由于电价受到管制使得市场机制完全失去调节作用。这个现象充分反映了当今大陆市场经济的改革还未真正到位,还是深深受到计划管制经济思想的束缚。

必须看到,由于电价受到管制,应调升而不调升,对资源的配置造成了极大的扭曲。一,过于便宜的电价等于将宝贵的资源补贴国外的购买者,也就扭曲了国内外资源的有效配置;二,冻结电价而采取“一刀切”的数量管制手段,也对所有资源配置产生了扭曲作用;三,管制水电价格,也对其他能源(核电、风能、太阳能等)的发展产生了扭曲作用。

中共18届三中全会确定,“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这是大陆从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在理论上非常重要的突破,可惜从理论到实践,中间还是出现了断层。这次停电限电事件,应该给大陆执政当局一个很好的反思机会,进一步探索为什么会出现断层,及如何解决这个断层问题。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