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中国构建超大规模国内市场

时间:2021-02-15 07:1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导致很多中国企业拓展海外市场的努力受挫,中国还是会继续开放,但开拓外部市场的难度肯定更大。

中国去年首提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今年1月强调,要使建设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历史过程。分析指出,构建超大规模国内市场,须提升居民收入、缩小贫富差距和地区发展不均衡。

“双循环”是指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个在中美矛盾激化、疫情导致外部环境恶化背景下提出的发展策略,不出意外即将纳入在下个月两会(全国人大、政协年会)出炉的中国“十四五(2021年至2025年)”规划。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受访时向《联合早报》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导致很多中国企业拓展海外市场的努力受挫,中国还是会继续开放,但开拓外部市场的难度肯定更大。

他说:“中国企业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的压力、动力和必然追求,因此必须更注重挖掘内部市场的潜力。”

中国官方未具体定义“超大规模国内市场”,受访学者和分析师普遍认为,这将体现在居民消费的规模和质量上。

学者张燕生:人口优势未转化成市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受访时说,可以预见,居民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会大幅上升,目前大约4亿人的中等收入人群规模也会倍增。

中国有14亿人口,但庞大的人口基数尚未形成强大的消费市场。中国经济构成中,虽然消费已超越投资和出口,成为最强的拉动力,但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不到60%,放眼全球显得逊色。

去年受冠病疫情影响,中国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从2019年的57.8%,下滑到54.3%。相比之下,在消费主导经济增长的美国,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约70%。

张燕生指出,中国在很长一个时期,都尽可能把经济剩余用于生产和投资。

“在爬坡的阶段,人们尽可能投资、积累资本,去创造明天更大的新蛋糕,而不是用于消费。中国人多的优势,并没有转化成超大规模国内市场。”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2018年中国家庭储蓄率占GDP的比率为23%,虽然比2010年25%的峰值有所下降,仍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随着中国经济迈上新台阶,张燕生认为,更多经济剩余将用于消费,更好地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恩格尔系数变化显示消费潜力

2019年起,中国人均GDP已连续两年达到1万美元(1.3万新元)。官方提出的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之一,是人均GDP得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意味着2035年人均GDP得迈上2万美元台阶。

张燕生也以反映食品支出占个人消费支出比率的恩格尔系数(Engel's Coefficient),阐释中国消费市场的潜力。

他说,1978年中国的恩格尔系数约为60%,即人们60%的消费支出用于食品,说明当时最需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该系数2000年下降到40%左右,到2019年已下降到28.2%。

他预计:“未来15年,中国的恩格尔系数将下降到20%左右,14亿人80%以上的开支将用于食品以外开支,这将形成对商品和服务的巨大需求。”

新一代中国人消费观念的改变,也将成为中国超大规模国内市场的重要要素。

居民收入增速逊色于GDP增速

张燕生指出,1995年以后出生的中国年轻人正加入消费大军,其收入能力和消费偏好会显著不同于他们的前辈,他们更加追求个性化、多样化、讲究主观体验的新消费。

他说:“新生代长大以后,不仅会形成超大规模市场的数量,也会促进超大规模市场的质量。”

不过,受访经济学者和分析师也指出,构建超大规模国内市场须设法提升居民收入。

相比中国GDP增速,中国民众的收入增速显得逊色。去年中国GDP超预期增长2.3%,但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幅是2.1%,作为消费主力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仅微增1.2%。

张燕生不讳言,构建超大规模国内市场,必须把更多创造的财富分配给普通老百姓,比如提升劳动报酬、降低税收。他也认为,应通过社保改革,减少人们花钱的后顾之忧。

民生银行研究院宏观研究主管王静文受访时也指出,构建超大规模国内市场需有足够消费能力,也就是中等收入群体必须继续壮大,这有赖于不断把蛋糕做大,也涉及到蛋糕分配。

“如何避免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使收入分配更公正、公平,让更多人受惠于经济发展。”

这种差距也体现在地域发展的不平衡上。王军指出,中国市场规模虽然足够大,但内部市场的壁垒、区域不平衡发展,以及地方上的保护主义、营商环境差异等,将会妨碍内需潜力发挥。

有分析认为,疫情加剧长期以来抑制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结构性问题,包括贫富差距扩大、严重依赖低效率的国有企业、缺乏全面社会保障体系等,而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强大的政治决心。

房价上涨会制约消费

另一个经济学者普遍认为可能抑制中国人消费的因素是房价上涨,这让年轻家庭不得不留出更多本可以用来消费的钱买房。

《华尔街日报》引述美国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甘犁的研究,指中国房价每上涨5%,会导致存钱买房家庭的消费下降4.5%。

这可能会较小程度提振有房者的支出,但整体而言,会使总支出减少1.8%。

张燕生说:“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其实后面还应该有一句话,房子不仅仅富人要住,穷人也要住。”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