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庆成:谁是爱国者?

时间:2021-02-23 07:19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早点

港澳突搜

大约是三四年前,那时候的香港社会还没有现在这么紧张,我有一次到铜锣湾一家书店买书,甫进门,就看到本土派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正在津津有味地看一本哲学书,并在书店逗留了相当长的时间。

因为这件事,我开始留意陈志全在立法会的言行,发现他在议会的论政有板有眼。

说实话,作为政治立场温和的人,我对陈志全的激进主张完全无法苟同,但还是颇为佩服他能够有一套自己的论述。

香港自从前年爆发反修例风波以来,社会上急遽出现了一股港独思潮,促使中央政府过去大半年不断出手。

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昨天出席全国港澳研究会举行的视讯会议时,更就“爱国者治港”作出论述,强调“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

诚然,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治港者必须是爱国者,诚心诚意拥护中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这是天经地义的基本要求。但不少港人也难免衍生出两个疑问:

一是“爱国者”的标准到底是什么?二是若只有爱国情操,却无治港能力,如何是好?

先说后者。

这么多年来,香港被骂得最多的,除了特区政府,便是建制派。无可否认,建制派整体水平确实比民主派低。

以平日的爱好为例,除了民建联前主席曾钰成,坊间似乎很少听说有建制派议员喜欢阅读的。虽说读书不是见识水平高低的唯一标准,但或多或少也能够反映出一个人的修养。近年不时有建制派政治人物闹出笑话,如语出惊人指《卫报》(The Guardian)是“世卫(世界卫生组织)的报章”,羞煞同一阵营中人,并不是没有缘故的。

事实上,建制派一直指责泛民在立法会阻挠政府施政。但泛民议员去年11月总辞后,建制派就垄断了整个议会,可惜过去三个月依然没有突出的表现。这也再次印证了外人对建制派的观感,就是论政水平偏低,没有独立思考。

如果建制派只有爱国的情怀,却无治港的能力,北京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相信很多人想知道。

至于前者,即“爱国者”的标准、定义,这个问题表面上很清楚,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香港出现了一批为数不少的伪爱国投机分子,没有家国情怀、所谓的爱国背后动机纯粹是因为个人利益。北京又如何分辨这些人?

犹记得大约是10年前左右,港府招聘第一批副局长和政治助理时,有些副局长很活跃,不时见人听取意见。

一次,一位副局长约了我在咖啡厅见面。到场后,我看到一位不时在媒体发表评论文章的建制派青年也在场。

按照正常人的理解,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评论员,对外表现都应该是不亢不卑,和政府保持一定的距离。令人诧异的是,这名建制派青年一开口,就大声恭维说“局长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会在报章上撰文配合”。那副模样,我至今仍然难以忘记。

后来,该名不断把爱国主义挂在嘴边的年轻人,竟然在政坛混得风生水起。

像这类谀媚弄巧、德能均不足服众的伪爱国者,在当前的香港可谓不胜枚举。这些人最喜欢消费爱国,宛如穿着爱国主义的大褂炫耀过市,然后向北京误报香港的真实情况,从中谋取个人利益。

不得不说,近些年香港陷入艰难境地,这些伪爱国者要负上很大的责任。

假如北京真的痛定思痛准备在香港进行一番大改革,日后在挑选爱国治港者时,或许先要学会如何“抽出”这些冒牌爱国者。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