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监管司运营 行业野蛮发展时代宣告结束

时间:2021-07-04 07:22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杨丹旭:中国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正式运营 校外培训行业野蛮发展时代宣告结束

这个隶属教育部的新设部门,将对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进行管理,拟订规范管理政策。它也将会同有关方面,拟定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设置、培训内容、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标准,并进行监督执行。

中国教育部设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半个多月后,官方前天公布该司领导层名单,标志着针对课外培训监管的专属部门正式启动运营,校外培训行业野蛮发展时代宣告结束。

据教育部前天发布的消息,基础教育司原副司长俞伟跃已出任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司长,副司长为杨剑波和陈东升。

领导班子的到位,显示上月15日新设立的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正式开始发挥监管校外教育培训行业的职能。

这个隶属教育部的新设部门,工作包括对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进行管理,拟订规范管理政策。它也将会同有关方面,拟定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设置、培训内容、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标准,并进行监督执行。

激烈的教育竞争引发的“内卷”(指过度竞争引发内耗),以及随之而来的校外培训行业野蛮发展,今年遭遇官方一系列强力整顿动作。

中国高层今年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到该问题。今年3月“两会”(全国人大、政协年会)期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参加政协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讨论时,把培训乱象形容为“很难治理的顽瘴痼疾”,要求“对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要紧盯不放,坚决改到位、改彻底”。

习近平6月在青海考察时,再次提到教育,要求“学校不能把学生的课后时间全部推到社会上去”。他称,学生基本的学习,学校里的老师应该承担起来。不能在学校里不去做,反而出去搞校外培训了,这样就本末倒置了。

整顿校外培训机构,5月也被提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议程。会议提到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等问题,要求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等。

官方整治校外培训行业,一方面旨在减轻学生压力,另一方面也希望降低育儿成本,以提高生育率。此举相信也是为大量资本进军的校外培训行业降温。据路透社5月报道,中国校外培训行业规模已达1200亿美元(1615亿新元)。

课外培训暑期陷“寒冬”

各地严管校外培训机构的消息过去几个月不断传来。北京市在3月叫停线下课外培训,一些业者原以为能在往年旺热的暑期重新营业,但今年暑期预计将成行业的“寒冬”。北京新东方、学而思等培训机构的业务人员受询时均称,目前绝大多数分店仍未取得恢复线下课的“绿灯”。

北京市教委前天宣布,将为小一至小五学生提供暑期托管,上海、武汉此前也公布相关措施。这些举措被认为是为禁止暑假课外补课提供的替代方案。

整治校外教育培训行业 学者:应警惕矫枉过正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中国教育“内卷”的情况说到底是“囚徒困境”,最终对整个社会形成资源浪费。

但他也提醒,整治校外教育培训行业应警惕矫枉过正。“高素质的课外培训,可能为公立教育带来有益补充,一刀切的做法,是否会把高素质的培训也从市场上去掉?”

陈波认为,真正应思考的是校外培训为何能大行其道、这些服务的需求为何那么高。“一味地通过行政命令针对市场,其实只是掩盖问题。”

一名家住上海的家长许女士(40岁)受访时就说,不赞同完全取缔课外培训。她说:“如果没有这些培训机构,辅导的事就都落到家长身上,家长的负担会更重,而且我们做同样的事,要花更多成本,专业的事情还是应该让专业的人做。”她也担忧,取缔课外培训机构可能带来更大教育不平等。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