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下架风暴延烧 另三平台也遭严审

时间:2021-07-06 07:3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杨丹旭:滴滴下架风暴延烧 赴美上市三平台也遭网信办严审

为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将对近期赴美上市的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三个平台都将停止新用户注册。

继下架“滴滴出行”打车软件后,中国官方扩大对在美上市中国科技公司的网络安全审查。分析人士预判,滴滴贸然“闯关”赴美上市引爆的网安监管风暴将持续延烧,随着中美紧张蔓延至资本市场,赴美上市中企将面临官方更严格审查。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昨天发通告称,为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对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

与滴滴一样,这三个平台所属的两家企业,都是近期赴美上市。拥有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的看准科技,上月11日登陆纳斯达克;拥有“运满满”和“货车帮”的满帮集团,则于上月22日在美国挂牌。

这是继“滴滴出行”之后,第二批在此轮监管风暴中受审查的网络平台。为配合网络安全审查工作,防范风险扩大,审查期间三个平台都将停止新用户注册。

滴滴上周三在纽约挂牌,募资44亿美元(59亿新元)。两天后,中国监管机构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要求“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

官方前晚进一步宣布,“滴滴出行”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通知应用商店将其下架。

不顾监管层多次沟通 滴滴贸然闯关引火上身

有消息指,官方此次对滴滴“下重手”,既是因高层担忧国家及中国公民数据安全,也是因滴滴不顾监管层多次沟通,贸然“闯关”赴美上市。

中国官方近年来设法引导在美上市或有意赴美上市的企业,回大陆或到香港上市。据《香港01》报道,监管层此前也与滴滴高层多次沟通,但滴滴仍在中共百年党庆前赴美,导致监管层震怒。

滴滴此次的上市动作非常低调,且上市进度快于预期,不排除有意“先斩后奏”。该公司4-月在美国秘密交表准备上市,上月11日才对内部员工确认上市消息,上市过程没有任何公开庆祝活动。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指出,汲取蚂蚁集团上市失败的教训,近期互联网企业对上市都不会太张扬。不过当前官方正对互联网企业展开严格监管,“正是敏感的时候……滴滴偷偷摸摸的做法是小聪明,可能激怒监管部门。”

虽然官方没有表明,但业内人士普遍观察,这一轮被审查的企业,一个共同点都是在近期赴美上市。因此不排除官方这一系列动作,与白热化的中美矛盾有关联。

有分析认为,官方以国家数据安全为由对这些企业开刀,是在警告中国企业不要赚国内的钱、服务美国资本。

分析: 中企赴美上市意愿将削弱

美国市场IPO盈利门槛低、估值高等特点,使得中企不顾时局敏感,赴美上市热情有增无减。据会计师事务所德勤统计,今年上半年有33家中国公司赴美上市,比去年的16家翻了一倍;总融资额从去年的28.9亿美元大增至90.5亿美元,涨幅高达213%。

总部位于北京的精品投行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彭博社指出,滴滴被审查以及最新宣布对其他三个平台的审查,“表明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蔓延到了资本市场”。

他认为:“这些事件将削弱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意愿,同时也将加剧押注了在美上市中资股的投资者所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

学者:北京不会容忍

在美挂牌中企数据流入美国

在美上市中国科技企业陷入网络安全审查监管风暴,受访学者指出,这些企业未来可能受制于华盛顿压力,导致关键数据流入美国,这是北京不能容忍的风险。

中国监管部门以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为由,先后对滴滴出行、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等平台展开网络安全审查。这些平台所属企业都手握海量中国用户数据,并都于6月在美国上市。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波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对数据安全风险的担忧是合理的。他说:“这些企业赴美上市,都有外资背景,如果外资在企业里有发言权、参与权,很难保证在没有非常好的‘防火墙’情况下,数据会保存在国内安全的地方。”

中企为符合美规 可能被迫作出妥协

全球范围内限制数据跨境流动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各国都将境内的数据看作事关国家安全的宝贵资产。

陈波指出,中美激烈博弈以来,美国经常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在美国的中企挥动“大棒”。“美国可能要求中国企业提供更多关键数据,也不排除企业为了符合美规,不得不做出妥协。这些企业最可能被制裁,也最可能屈服。”

企业掌握数据多过官方 让政府产生不安全感

滴滴因数据安全陷入风波后,一篇多年前关于滴滴通过大数据,分析中央各部委人员加班情况的文章,昨天在网上被转发,进一步引发滴滴掌握大量隐私和关键数据的担忧。

《环球时报》评论称:“决不能让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成为比国家掌握还详细的中国人个人信息的超级数据库,更不能给它们那些数据的随意使用权。”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受访时指出,互联网平台企业之所以能垄断,原因之一是拥有“数据霸权”,而官方对平台企业的反垄断监管中,数据监管是重要焦点。

他说:“中国对数据监管不完善,数据权利的观念也较淡薄,给了平台企业可乘之机……政府无疑不希望看到企业掌握的数据比政府还多,这让政府产生不安全感。”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