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劫富济贫实现“共同富裕”?

时间:2021-08-19 22:30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下午察:劫富济贫实现“共同富裕”?

中国前天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研讨了共同富裕的问题。隔天,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立即响应,豪气宣布再增500亿元(人民币,约105亿新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

腾讯砸下的500亿以及中央财经委会议提到的“第三次分配”,不禁让外界猜想,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多高利润企业或中国富豪应声而动,官方又会有哪些新的措施来“劫富济贫”?

?“大锅饭”的平均主义时期

前天的会议在阐述“共同富裕”时特别强调,共同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

说到“平均主义”,不得不提一下中国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大锅饭”。1958年中国农村开展人民公社化运动,口粮由公社、生产队掌管,整个村、整个公社的人集体到一个地方吃饭。“大锅饭”也因此成为对分配上平均主义现象的一种形象比喻。

中国50年代计划经济下的产物——人民公社和“大锅饭”(互联网)

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吃国家的“大锅饭”,不论经营好坏工资照发;职工吃企业的“大锅饭”,不论做多做少、干好干坏,都不影响个人的工资分配。这严重抑制了人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使经济失去应有的活力。

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改革开放后,中共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1980年代提出,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

这项政策的初衷是鼓励一部分人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先致富,再由这些先富起来的人,对那些贫困的人和地区进行带动和引导,使他们也最终富裕起来。

前天的中央财经委会议,呼应了邓小平当年的主张,提到“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帮后富,重点鼓励辛勤劳动、合法经营、敢于创业的致富带头人”。

邓小平在1980年代提出,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新华社)

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除了强调既非“少数人的富裕”也非“平均主义”,会议也就如何迈向“共同富裕”划出了大致方向。

会议提出,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

世界银行公开数据显示,像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分配结构呈现为哑铃型,即非富即穷。而英、德、法、日、韩等发达国家的收入分配结构则均可视为橄榄型。

如何实现“橄榄型”?

会议强调,要着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推动更多低收入人群迈入中等收入行列;要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依法保护合法收入,合理调节过高收入,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

前天的会议提出,要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彭博社)

会议还提出,要清理规范不合理收入,整顿收入分配秩序,坚决取缔非法收入;要保护产权和知识产权,保护合法致富,促进各类资本规范健康发展等。

为何要构建“橄榄型”?

中国过去20年经济成绩斐然,但收入分配不均造成的巨大贫富差距,也是一直未能解决的社会问题。

据“胡润富豪榜”今年年初的统计,过去五年中,中国的亿万富翁人数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000多人。去年度的榜单还显示,尽管疫情下许多普通人生计艰难,但中国身价过亿的富豪却比往年更富裕,身价总值高达1.5万亿美元(约2万亿新元)。其中,高居榜首的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财富增长了45%,达到588亿美元。

去年在疫情下,胡润富豪榜榜首的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财富增长了45%,达到588亿美元。(路透社)

《美国经济评论》2019年的一项研究显示,过去10年中,中国前10%的富裕阶层的财富占全民总收入的40%左右。

中国城乡贫富差距也十分显著。根据中国统计局数据,中国去年城市人口人均年收入为4万3834元(人民币,下同,约9200新元),乡村人口仅为1万7131元。

此外,反映居民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在2012年到2015年处于0.462到0.474之间。一般来说,0.4到0.5之间意味着收入分配差距较大。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去年也说,中国有6亿人(占总人口42%)每个月的收入仅1000元,这个数字令很多人惊讶。

互联网行业成为“劫富济贫”的目标?

腾讯昨晚在发布营收1383亿元、同比增长为20%的上半年财报后,立刻发布一份公告,响应“共同富裕”号召。

公告称,腾讯继投入500亿元启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战略后,再次增加500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并深入结合自身的数字和科技能力,在诸如乡村振兴、低收入人群增收、基层医疗体系完善、教育均衡发展等民生领域提供持续助力。

腾讯昨晚在发布上半年财报后,立刻再发一份公告,响应“共同富裕”号召,再次增加500亿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彭博社)

消息一出,许多网民称赞,这家也面对互联网企业监管风暴的企业“政治觉悟到位”,也有网民调侃这招是“破财消灾”。实际上,腾讯的确很好地领悟了前天的“会议精神”,践行了“第三次分配”,即通过慈善回馈社会。

去年底北京对阿里巴巴展开反垄断调查以来,卷入监管风暴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名单越来越长,腾讯、美团、滴滴、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不能幸免。

官方在加强对这些企业监管同时,也提出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有分析指出,被几大巨头独家把控的资源应是全体民众共同拥有,必须通过二次三次重新分配,使资本服从国家整体利益和战略发展,才能变成好的资本,实现“共同富裕”。

还有谁会成为劫富济贫的对象?

除了互联网行业,有份给中国民众造成“新三座大山”之一的房地产行业,也在不断面对官方的调控和敲打。从之前范冰冰逃税事件和天价片酬风波,到近期刮起的娱乐圈“整风运动”,收入分配畸形的演艺行业也可能面临一场改革。

范冰冰逃税事件和天价片酬风波等,或使收入分配畸形的演艺行业面临一场改革。(互联网)

此外,一些中国经济学者这几天也提出,通过税收制度的改革,推进中国社会共同富裕。

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李实和研究员杨一心在今天的《经济日报》头版发文,提出三条针对个人的措施建议,分别是适时开征财产税(如房产税、遗产赠予税等),限制不合理收入以及建立健全回报社会的激励机制。

事实上,中国从2011年就在重庆和上海进行了房地产税的试点。中国财政部、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税务总局的负责人,今年5月也在北京召开一个房地产税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显示房地产税的脚步越来越近。

尽管许多网民对“共同富裕”的目标表示欢迎,但对上述具体的措施反应不一。

有网民指出,“如何界定高收入”,如果针对收入而不是资产,打的是高学历奋斗者,爽的是一二线城市房东地主们。也有人担心,“消灭大富,就轮到了小富,消灭了资产阶级,就轮到中产阶级,你以为你是穷人无所谓,总有比你更穷的人想分你的财产”。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