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拨乱反正”下的何韵诗们

时间:2021-09-02 23:5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下午察:“拨乱反正”下的何韵诗们

“当一个城市连一个演唱会也再也容不下,作为歌手更要放声唱、高声唱......衷心感谢各位力撑,场地没了,舞台仍在。”

这是香港歌手何韵诗昨晚在社交媒体Instagram、Facebook上发布的贴文。当天早上,何韵诗宣布自己被迫取消预定于下周举行的演唱会,原因是其租用的剧院临时取消租借合约。何韵诗公开表明,演唱会照办,只不过转为线上开唱。

在外界看来,这位多次参与香港社会运动的歌手可能真的“摊上事”了。

何韵诗原订下周一(9月6日)起一连七天在湾仔艺术中心寿臣剧院举行个人演唱会。不料在开唱前六天——前天(8月31日),香港艺术中心援引场地租借合约之条款22(c),临时取消其场地预订。

何韵诗创办的音乐品牌“Goomusic”发布声明称,香港艺术中心援引场地租借合约之条款22(c),临时取消何韵诗在湾仔艺术中心寿臣剧院的预订场地。(何韵诗面簿)

根据此条款,若租用人未能遵守或履行本条款和条件的任何规定,或者在租用过程中可能危及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的情况下,管理人可以在不通知的情况下,取消已确认的预订并终止租用场地。

何韵诗创办的音乐品牌“Goomusic”昨天发布声明称,已仔细检视过本次演出的内容以及已公布的宣传资料,其中绝无危害公众秩序及安全以及触犯法例的可能性,对香港艺术中心的决定表示不认同和坚决反对。

声明也称,香港艺术中心没有提供证据及解释,说明其表演在哪一方面违规,批评该中心作为支持当代艺术的独立机构,有效运作至今44年,如今能在毫无实质理据的情况下任意刹停已批准的租约,“在往后的日子要如何走下去及面对公众?”

资料显示,香港艺术中心于1977年成立,是一所自负盈亏非牟利的非政府组织,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担任名誉赞助人,并由她根据《香港艺术中心条例》委任香港艺术中心监督团的主席及部分成员。

何韵诗原订下周一(9月6日)起一连七天在湾仔艺术中心寿臣剧院举行个人演唱会。(互联网)

何韵诗演唱被腰斩 早有征兆

实际上,何韵诗演唱会遇上“腰斩之劫”,早在上周就有征兆。

亲北京的港媒《星岛日报》上周四(8月26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何韵诗过去曾在外国场合攻击港府和警方,“如果当时有《香港国安法》,“她的做法极有可能犯法”,因此认为香港艺术中心没有理由把场地租给她作公开活动。

这篇题为《清洗太平地,做好合规审查》的文章也说,有人或会认为,何韵诗至今未被调查或拘捕,没有理由拒绝她的申请。“类似的想法看似公正,却似是而非,作为场地管理者,有必要确保场地由可信任、有良好声誉的人租用。”

此外,在上述文章发表前,《星岛日报》已发文点名何韵诗,称她在《香港国安法》前后的多次行动,“已引起执法部门关注”。

这篇题为《何韵诗已被执法部门关注,被认为涉“反中乱港”》的文章还引述消息指出,何韵诗近年日趋活跃及激进,因此被有关方面认为涉及“反中乱港”,她被查的可能不只是《香港国安法》生效后或和该条例相关的行动,其他涉嫌违法的事件都同样有纳入的可能。

《星岛日报》上周二(8月24日)引述消息指出,何韵诗近年日趋活跃及激进,因此被有关方面认为涉及“反中乱港”。(《星岛日报》官网截图)

拥有加拿大国籍的何韵诗,在1996年以歌手身份在香港出道后,发表过许多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在大陆和香港两地拥有不少歌迷。不过,自从她高调参与2014年“占中”运动后,就开始慢慢远离大陆歌迷的视线。

根据《星岛日报》文章所列举,何韵诗被指涉嫌涉及的“反中乱港”行为包括,去年7月11日公开支持反对派为立法会选举提出的初选,在初选当日为参加者黄之锋、岑敖晖、朱凯迪、何桂蓝等人站台,并且呼吁市民参与投票。

文章也提及,何韵诗在2019年7月出席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会上就反修例期间香港的人权状况发言,并要求联合国把中国从人权理事会除名。

同年9月29日在台湾出席“九二九台港大游行-撑港反极权”,公开声援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同月,何韵诗与黄之锋等人在美国国会作证,呼吁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

担任“612人道支援基金”信托人的何韵诗,上个月18日在一场记者会上,宣布该基金将逐步停止运作。(法新社档案照)

何韵诗、612人道支援基金、《香港国安法》

文章也说,何韵诗担任“612人道支援基金”信托人,为示威人士提供援助,并称该基金的组织及运作是否完全合法是执法机构日后调查的重点。

“612人道支援基金”近日频频出现在新闻媒体报道中。

多家港媒引述消息称,警方已向法院申请“提交物料令”,要求基金信託人,以及基金委托讬管款项及收支事宜的真普选联盟有限公司董事在限期前,提交包括捐款人等资料,以调查是否涉勾结外国势力。

香港警方国家安全处昨天也表明,正就612人道支援基金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或其它香港法例展开调查。

这项基金于2019年6月由泛民主派党派及团体成立,主要透过筹款支援在反修例抗争中被捕的人士,比如聘请律师、提供医疗等。该基金在上月18日已宣布逐步停止运作。港媒东网今天报道称,612人道支援基金多次收受《苹果日报》多次大额捐款,总数逾130万港元。

在这背景下,何韵诗演唱会被取消看来仅是一曲前奏,且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别忘了,与何韵诗交好的歌手黄耀明,此前已被“盯上”。而且,从媒体报道来看,黄耀明的活动范围还不像何韵诗那么跨海跨界,主要只在香港声援民主派人士。

何韵诗曾在6月为黄耀明庆祝生日。(何韵诗面簿)

黄耀明上个月被起诉

香港廉政公署在8月2日拘捕黄耀明,提控他和泛民主派成员区诺轩,指他们在三年前的香港立法会补选中涉嫌舞弊。不过,控方在8月5日撤销对黄耀明起诉,以自签担保守行为处理。

廉政公署在官网发布新闻稿指,黄耀明和当时是补选候选人的区诺轩涉嫌通过娱乐,诱使他人投票给区诺轩。

新闻稿称,黄耀明在补选前的一个集会上演唱两首歌,来到尾声时便呼吁集会出席者将票投给区诺轩。据港媒报道,黄耀明当时演唱的是《每日一禁果》和《It's my party》。区诺轩最终在补选中胜出。

廉政公署也说,集会结束后,区诺轩的社交平台专页分享了集会视频,内容包括黄耀明的表演和他向出席者作出的呼吁,区诺轩也将视频申报为选举广告。廉政公署发言人说,在选举中向他人提供茶点及娱乐属于舞弊行为,也是严重罪行。

黄耀明在80年代与刘以达搭档组成达明一派组合,在香港乐坛冒起。他近年来不忌讳公开表达亲民主派的政治立场,与何韵诗一样,在香港和大陆拥有不少粉丝,但因公开支持2014年“占中”运动而导致其音乐作品在大陆多个音乐平台下架。

8月5日,黄耀明抵达东区法院时,被大批媒体包围拍摄。(法新社档案照)

“拨乱反正”?

过去10年来,香港这座城市在政治上的分化越来越明显,同样的,许多暴露在镁光灯下的香港艺人,也为此做出了不同抉择。当中,如何韵诗、黄耀明等艺人的表态和举动,都被舆论——尤其来自大陆的网民,贴上了“港独艺人”、黄丝艺人”等标签。

虽然,这让他们从此失去庞大的大陆市场,但在规模较小的香港本地市场里,依然能找到生存空间。否则,何韵诗怎么还能在香港开演唱会?原订在下周举行的演唱会就打算连开七个场次,门票据称早早就售罄。

不过,随着北京在反修例抗争后痛定思痛,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大幅调整对港政策,包括实施《香港国安法》等,誓言根除香港“反中乱港”势力,这些站在北京和港府对立面,且拥有广大影响力的“何韵诗们”,或许将是当局“盯上”的下一个对象。

《星岛日报》今天就此发表评论文章说,《香港国安法》的目的,是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当中又以防范先行,除了警方的执法行动外,政府不同领域都要作出检视,进行“拨乱反正”,“相信有关工作要持续多一两年,才可能完成”。

文章也表示,艺术中心取消何韵诗租用剧院,就是港府持续执行防范工作的例子。

目前尚不清楚已被盯上的何韵诗是否会遭遇更大的麻烦。但从媒体舆论风向判断,北京和港府对其所认定的“反中乱港”人士不会手软。“何韵诗们”即使避得过执法单位之手,其在香港的活动空间也会被大大压缩。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