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莆田杀人案中的“村霸”和扫黑除恶

时间:2021-10-15 00:03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下午察:莆田杀人案中的“村霸”和扫黑除恶

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上周日(10日)发生一起恐怖命案,导致两人死亡三人受伤。当地官方通报称,嫌犯欧金中仍然在逃,且可能手持凶器。这则消息在互联网上发酵,引起相当大的争议与讨论。

在媒体报道中,命案嫌疑犯欧金中是另一番模样。他是当地村民口中的“老实人”“为人和善,以前做过不少好事,曾在海边见义勇为救过一个小男孩”。报道称,欧金中2017年申请危房翻盖获批,但在旧房已经被推翻,准备盖新房的过程中,却遭到被害邻居一家联同其他“村民”的持续阻拦,导致过去五年一家老小都被迫生活在临时搭建的雨棚里。

过去五年欧金中一家老小都被迫生活在临时搭建的雨棚里。(互联网)

这种形象上的强烈反差和欧家过去五年在住房问题上受的委屈,让这起命案在网络上引来极大关注,也令欧金中获得了网民一面倒的同情,甚至认为他“情有可原”。

根据欧金中此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信息,他曾多次就盖房问题向多级部门上访,也曾求助当地媒体,后在朋友建议下尝试在互联网上发贴,但最终都石沉大海。

今年1月13日他还发文求助,“希望大家能告知我可以去哪里申诉,省内的、市内的信访局已经上访过了,也没任何回音,求求大家指条明路”,行文间透露出无助和绝望。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案发当天,欧金中居住的雨棚因台风倒塌,残片掉入死者家中,双方再次发生争执。对此,不少网民感叹,这次冲突可能是压倒多年求助无门的欧金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舆论的同情和指责“不作为”

在媒体曝光了欧金中的遭遇后,舆论把矛头指向了当地政府部门,认为基层的官僚主义和不作为是导致这场悲剧发生的根源。

秀屿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前天(12日)发布情况通报时回应说,“针对网友反映的基层干部不作为问题,秀屿区纪委、监委已启动调查程序,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福建省人民政府今天也下发通知,要求严防发生农村建房群死群伤事故,并发布了农村建房安全管理责任清单。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则在个人微博上发文称,对疑似的基层政府不作为表达愤慨,要求采取行动是正当的,但胡锡进同时强调,欧金中杀人须无条件谴责,这决不能因为前一个问题的存在而有任何放松。

发现嫌疑犯尸体可得5万奖励?

当舆论还在对莆田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口诛笔伐时,莆田辖下平海镇政府前天(12日)发布的一则悬赏通告,更让人对基层治理的混乱甚至霸道而感到毛骨悚然。

通告称,若群众发现对嫌犯欧金中杀人案有重大帮助的线索,将一次性予以奖励2万元(人民币,下同,4200新元);如发现有不明尸体,经查证是欧某中的尸体,将一次性予以奖励5万元。这意味着,有人若找到欧金中的尸体,能获得的奖励比发现线索还高出一倍以上。

莆田辖下平海镇政府前天(12日)发布的一则悬赏通告,被网民指是“黑社会追杀令”。(互联网)

有媒体指出,根据中国刑诉法相关规定,刑事案件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管辖,一个乡镇政府最多是配合案件侦破,无权发布案件悬赏通告。

至于“发现尸体,奖励5万元”的咋舌内容,更让人充满疑窦。有网民质疑,这不是悬赏通告,而是“黑社会追杀令”。

在舆论压力下,平海镇政府工作人员事后否认是在鼓励或怂恿不好行为,并将这则通告删除。但这种对法治无视又蛮横的通告最初竟能发出来,仍然让人不寒而栗。

这让人想到欧金中在此前的求助微博中曾写的:“个别干部为了个人利益,不作为,充当保护伞,叫村霸来打砸,阻止我建房”。

欧金中在微博中曾提到自己过去五年无家可归的情况,也提到了被村霸欺压的遭遇。(互联网)

他还提到,“村霸不让盖,挖掘机一开工就往车前站着,天天嚷嚷着要打人......我家里住了20多年的老房子,(村霸)说地是他们家的”。

欧金中为何会遭到他所称的不幸:欧家合法建房被邻居联合他人阻止、在漫长的五年中无家可归始终无人主持公道……他的求助微博里,指向一个名词:村霸。

“村霸”和扫黑除恶

何谓“村霸”,简而言之,这是对农村一些流氓黑恶势力的通俗叫法。

莆田杀人案中的被害邻居是否是“村霸”,和当地政府之间是否有勾结,需要进行专业侦查才能下结论。不过,中国农村存在“村霸”问题并不新鲜,“村霸”横行一方,并有“保护伞”撑腰的情况也绝非个例。

其实,过去几年来,中国官方也一再强调要打击黑恶势力。官方自2018年2月下发“严厉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文件后,在多地开展了多轮“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对象就包括基层乡村的黑恶势力。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底,中国累计打掉农村地区的涉黑组织1198个,占打掉涉黑组织总数的33.4%,打掉农村地区的涉恶犯罪集团及团伙1万3272个,严惩“村霸”3727名,对受过刑事处罚、存在“村霸”和涉黑涉恶等问题的4.17万名村干部,全面清除出农村干部队伍。

过去几年来,中国官方一再强调要打击黑恶势力。(互联网)

一些具体案例也浮出水面。比如,《法治日报》今年3月曝光了黑龙江一名绰号为“姜三”的“村霸”,利用其曾长期担任村干部的影响及家族势力,先后纠集带领其子、外甥等九人,从事涉土地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亲属、血缘关系为主要纽带并以其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这个组织最终被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等,判处有期徒刑23年。

此外,在欧金中所在的莆田市,莆田中级法院去年12月也曾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并以仙游县某所民警黄某为典型案例指出,“保护伞”是黑恶势力得以长期存在并发展壮大的重要因素。

中国官媒新华社旗下杂志《半月谈》去年12月曾发文总结道,从一些公布的案例看,不少“村霸”、黑恶势力通过各种手段把持基层,使乡村沦为法治洼地。在许多案例中,“村霸”干部都以家族、宗族关系为纽带,组成恶势力,甚至利用宗族组织势力获取政治身份,只手遮天,称霸当地,将村庄变成家族的“独立王国”。

中国高层今年3月将“推动扫黑除恶常态化”写入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最高人民检察院8月印发相关文件又重申,持续防范和整治“村霸”等黑恶势力干扰侵蚀、家族宗族势力影响严重等问题,推进农村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中国人大上月也发文表示,要为常态化开展扫黑除恶斗争提供法律保障。

以上种种,一方面反映中央对治理地方黑恶势力的重视;同时也可见,这些问题依然大量存在。

诚然,如胡锡进所说,杀人的残忍暴力行为不该被美化,应得到法律制裁。同时,欧金中案让地方治理乱象再次醒目地曝露在公众面前,不论是“不作为”还是性质更严重的问题,但愿都不会被淡化而不了了之。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