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在即藏玄机

时间:2021-09-26 07:2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国际新闻

国际特稿: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在即 “双雌双雄”明争暗斗藏玄机

日本首相菅义伟上台仅一年就打退堂鼓,对外宣布不参加党魁选战,不寻求连任。他匆匆“下课”,导致自民党内部进入“战国”时代,一场“双雌双雄”战打响。

本月29日该党第45届总裁选战,一般相信,将是前外交部长岸田文雄(64岁)和行政改革部长河野太郎(58岁)之争。前总务部长高市早苗(60岁)和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61岁)虽然也参选,但被视为只是“陪跑”。

这场选战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政治玄机?

自民党是日本的“长寿党”,1955年创党后,至今已孕育了42任首相。自民党总部位于日本国会大厦附近的永田町,每次党总裁选战就在那栋大楼里举行。

在党总裁选战召开几天前,党内200多名工作人员还会先举行一次总彩排,用“自民党太郎”“永田町一郎”等假候选人名字进行模拟投票。这是因为该党的总裁选战必须万无一失,自民党作为第一大执政党,新总裁即将是日本的新首相。10月4日,日本就将召开国会推出第100任首相。

岸田文雄发言处处针对菅义伟

前外长岸田文雄最早对外表示要参选党总裁,他在党内是派系领袖之一,所属派系的46个议员是他的基本盘。去年9月,前首相安倍晋三因病下台,临时举行的总裁选举战,他就与菅义伟交过一次手。今年8月间,看到菅义伟在冠病策略上为人诟病,支持率陷入下台危险境地的30%,岸田文雄决定出马,再次挑战。

岸田文雄的发言处处针对菅义伟。他说:“(菅义伟的)内阁支持率低,在于无法明确对要实施的政策做出说明,这让处于疫情中的日本民众不满。我参选的目的是要挽回选民对自民党政治的信赖,让他们明白自民党里还有其他选择。”

岸田文雄也连带批评党内的“老人政治”,提出“缩短干部任期,最长不准超过三年”的党规改革方案。

《日经新闻》民调结果显示,岸田文雄这一番讲话让民调支持率跃进,从原本的单位数4%上升到12%。分析认为,他的发言针对的是菅义伟最大靠山——干事长二阶俊博(82岁)。二阶俊博在安倍执政期已是干事长,一连做了八年。

菅义伟押宝河野太郎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菅义伟去年是依靠二阶俊博和安倍晋三的扶持当上日本第99任首相。他原先还想续任,谋划着在总裁任期结束之前举行大选,赢了就可连任党总裁。但是,冠病确诊病例在8月份大增,内阁支持率也写下自民党执政以来最低位,让党内对他领军充满了不安。

有报道称,菅义伟也想过尝试通过刷新人事,让内阁里人气高的行政改革部长河野太郎挑起党干事长的大梁,但明显未得到党内大佬的支持,最后只好打退堂鼓。

日本时事新闻杂志《AERA》的报道称,菅义伟不愿裸退,这次虽然不参加党魁选战,却在河野太郎身上押了宝,以便留一条后路。在党内,菅义伟不属任何派系,支持河野太郎当“接班人”,寄望他带动党内新一派议员在众院选战中胜出,他就能成为党内新一派的“长老”,可以咸鱼翻生。

若“小石河”战队掌权 自民党或赢得众院选举

河野太郎当过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此次参加选战,他获得菅义伟、环境部长小泉进次郎和党内小派系领导石破茂的公开支持。虽然他所属的派系态度冰冷,但选战期间他与上述两位支持者以姓氏相连作为团队名称,组成“小石河”战队,在党魁战中群策群力拉票。有分析指出,石破茂在地方上有一定影响力,而小泉进次郎在民众中人气高,如果这个组合掌权,紧跟着到来的众院选举,自民党可能是大赢家。

这是河野太郎第二次挑战党总裁之位,上一次是在2009年。河野太郎出身政治家庭,祖父河野一郎是前副首相,1964年东京奥运会后,本有机会上位,但未如愿。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虽在1993年当上了自民党总裁,但因自民党在野,也无缘坐上首相之位。基于此,河野太郎这次是势在必得,想为祖父辈争一口气。

《每日新闻》编委佐藤千矢子在东京主办的政治研讨会上指出:“河野太郎的强处是他善于对外发声。但他很容易激动,不时会做出极端发言。担任防长和外长期间,总让官僚们大冒冷汗。”

她说:“这次党魁大战,河野太郎的负面新闻不少,不排除他在党内面对阻力。他曾发起反核能运动,说过支持女天皇的话,这些论调与党内主流派格格不入。为争取党内更多的支持,他若在竞选期间改口,也可能会弄巧反拙。”

罕见推出两名女将参选

日本目前的政策之一是主张女性活跃职场,向来是男人天下的自民党此次也罕见地在总裁选战中推出两名女将——前总务部长高市早苗和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根据现有数据,目前日本国会里的女议员占全体议员的9.9%,在世界190个国家的女议员排名榜里是第167名。众议院里女议员的比率更低,284名众院议员里只有21人是女性,占7.39%。

《朝日新闻》女记者中原一步称:“高市早苗虽是女流之辈,但她在党内受到主流派人物的宠爱。下台后在党内保有影响力、党内最大派系细田派的接班人安倍晋三就力推她上阵。两人在主张推翻和平宪法,参拜靖国神社等自民党保守派主张的政治理念上保持一致。”

安倍晋三还发了推特为高市早苗宣传政策:“我支持她是因为其疫情对策能守护人民。她有鲜明的日本国家观,其安保政策能坚守日本的主权。”

党内大老们刻意安插分散选票

野田圣子是最后一个宣布参选的。之前,她曾三次希望竞选总裁都因凑不到20名议员提名而放弃。此次是在最后提名前夕才凑足人数,如愿以偿。野田圣子1993年从政,极力为女性和弱势人群发声。

日本政治经济学教授龙崎孝指出:“野田圣子也属改革派,她的出现会让河野太郎流失一些票源。但高市早苗和野田圣子的参选,很明显都是党内大老们刻意安插。安倍晋三支持高市早苗,二阶俊博要野田圣子登场,越多人参选就能分散选票,这些大佬们要形成阻力,防止对他们不利的势力一步登天。”

新一代议员要摆脱密室政治

派阀政治的明争暗斗是自民党内没完没了的连续剧,《自民党抗争史》一书记录了党内各派系的利害关系,博弈最激烈的是上世纪建党初期的60年代到70年代。据悉,为严防作弊,投票当天使用的投票纸数是按照议员人数印制。职员们在投票前夕还得抱着这些投票纸在附近的酒店过夜,不能藏在自民党的办公大楼里。

该书还揭露该党党内的“密室政治”,而选前就知道“下一个轮到你”的黑色政治也曾引来流血事件。1960年,当时要下台的前首相岸信介(安倍晋三外祖父)就曾以大派系老大身份想扶某人上位,但是开票后发现结果并非如此,他当天就被刺伤。

目前,党内最大派系是岸信介的派系,现在由细田博之领导的细田派(96人)。其他大小派系排序是麻生派(副首相麻生太郎领导)、竹下派(52人)、二阶派(47人)、岸田派(46人),石破派(16人)、石原派(10人)、谷垣派(17人)、无派系(48人)。

决定胜负的是764张选票。除了该党党内的382个众参议员,还外加日本全国47个城市的自民党党员和党友(不必入党的支持者)按照比率分配的382张选票。如果有一人能单独拿下超过半数选票,就无需举行第二轮投票。否则就要进入第二轮投票,届时是以国会议员票为主。

有分析指出,安倍晋三去年在选定菅义伟之前,原先曾与盟友磋商支持岸田文雄。这次选战,他和一些党内派系也有可能这么做。但也有观察指出,这次基于众院选战将来临,新一派议员担心党内的歪风会拖他们的后腿,可能呈现脱派系的“自主投票”。大派系的大佬们也在媒体面前做出尴尬之态:“派系内部这次难以统一投选某某人”。

细田派也凸显异见派,被认为今后有可能当首相的福田达夫(57岁)号召其他派系的新一代议员,组成了90人的“党风一新之会”,表示要摆脱密室政治。福田达夫的祖父福田赳夫,父亲福田康夫都当过首相。据了解,他组织的“党风一新之会”,灵感就来自当年祖父创设的“党风刷新联盟”。福田达夫的崛起,还被视为是大派系里的“内斗”。

有采访自民党20多年经验的日本政治评论家铃木哲司认为:“年轻一代议员都是在安倍晋三执政期时中选的,当下的众院选举在即,自主投票也意味着他们在意民声。如果他们能形成一股新风,对自民党而言会是转折点。但是,改变自民党这个老政党需要很大勇气。每次自民党选战,都说要摆脱派阀色彩,但最终还是走回头路。”

警戒中国崛起 主张重启中日首脑对话

日本媒体一般认为,无论是谁上台,都不会对外交问题产生太大影响。大部分候选人都对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崛起存在基本的警戒氛围,但明年是中日建交50周年,曾担任过外长的岸田文雄和河野太郎都表态:“重启首脑对话重要”。

日本媒体更关注的是日本的“周边安全”,《朝日新闻》和《产经新闻》都针对这次总裁选战发表社论,强调中国的抬头和朝鲜核武进程造成东亚安保危机。

河野太郎与岸田文雄都主张 与美印澳组成抗中联盟

在日本放送协会(NHK)的一场政治讨论会中,河野太郎与岸田文雄不约而同主张,应该以“印度太平洋战略”“美日印澳四角”框架增威慑力。

河野太郎称说:“应该提高日本自卫队能力,应该在情报活动领域与美国、英国等加强合作”。岸田文雄认为,“有必要提高日本领海防卫能力,让负责海警工作的海上保安厅有更大权限”。

高市早苗也呼吁制定安保经济法,在军事上要具备压制对方的能力,而且也要对防止先进技术外泄强化法制。在台湾问题上,她还激动指出,“很可能出现危机,日本有必要有效加强威慑力,而且要以日美同盟力量辅助”。

野田圣子认为,国防也应该以战后的和平主义为基础,但对于一些灰色地带(指的是中日有争议的岛屿),必须有防止卷入动武的制度。

安倍晋三下台前发话,日本必须有攻击敌方基地的能力。菅义伟执政,在4月访美会见美国总统拜登后所发表的联合声明里,强调了日本要加强国防能力,要在南西群岛建设防空反舰导弹系统。《朝日新闻》指出,这做法会引导日本走向“排他性”防御,也极可能导致军备竞赛。

共同社前社论委员冈田充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在中美博弈的大环境中,对华政策确实是日本安全外交的重要课题,下一任首相的态度很重要。”

他指出,在台海危机发生的1996年,日美协议要在《日美条约》中融入“日本周边有事(危机)”的防卫准则时,自民党内部曾为“周边”的范围是否包括台湾有过辩论。但这次总裁战,这已不是争议。

“不仅是执政党,舆论和在野党目前都认同‘中国威胁论’。菅义伟访美时发表的联合声明再度提及台海,也改变了日美同盟的性质,从当初的‘维持区域稳定’变质为‘对中联盟’。”

(记者是《联合早报》东京特派员)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