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国民党走向必胜蓝 变超人伦

时间:2021-10-03 07:2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台海局势

庄慧良:两岸论述挑战政治智慧 国民党走向必胜蓝 正常伦须变超人伦

台湾内望

台湾在野的国民党准主席朱立伦在历来最激烈的党主席选举中惊险胜出,未上任便展现出强势的战斗力。他要如何团结一盘散沙的国民党,在老迈的党员结构中注入新血,赢得社会认同,若要在2024年大选重新执政,提出具有说服力的两岸论述将是对他最严苛的考验。

台湾在野的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后天将重新接任党魁,尚未走马上任便立即站在第一线,与执政的民进党争夺两岸话语权,并为本月下旬即将来临的首项任务——罢免基进党立委陈柏惟积极备战,展现他所称的“必胜蓝”的执行力与企图心。

曾是国民党明日之星的朱立伦,在此次党主席选举中仅拿下8万5164票,得票率45.78%,为历届直选党主席中最低,也是首位未过半的党主席。胜选后,他立即放低姿态拜访其他三名参选人,试图修补裂痕,寻求团结合作。

在历来最激烈的党主席直选中,原本被视为“陪榜”的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竟成了朱立伦的劲敌。张亚中强悍的战斗力与自成一套的两岸论述,获得深蓝和基层党员的强烈共鸣,获得32.59%党员肯定。自诩理性中道的朱指控张为“红统”,与朱关系密切的中南部派系以及想迎合现今主流民意的地方民代,唯恐丧失现实利益,在选战最后关头喊出“亡党”说,再使出“弃保”操作,中生代的现任主席江启臣只能黯然退场。

在9月25日开票过程中,朱张互有领先,一度陷入胶着。国民党籍的台北市议员王鸿薇在政论节目中批评朱立伦祭出“红统”说。她说,“中华民国”宪法本来就是统一宪法,朱立伦指张亚中是“红统”不就落实民进党的批评吗?选前不少评论认为,朱立伦即使险胜,也很容易造成党内分裂。

民进党不出所料见缝插针

朱立伦胜选后拜会张亚中时,张亚中公开要求他澄清“红统”说。张亚中强调,国民党要在共同理念下团结,这涉及党的路线问题,国民党有责任解决两岸敌对状态、结束内战,不应为选举讨好民众。

另一方面,民进党不出所料见缝插针,群起而攻之,指朱立伦甫当选便往他自己口中的“红统”靠拢。朱立伦则快速强势回应,透露其与中共有沟通管道,呛蔡英文执政五年多也办不到,强调国民党与台湾主流民意、美国与大陆共同反对台独,取得一定共识,唯未化解“红统”说。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朱立伦当选隔天发出的贺电中,除了重申两党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良性互动,加强合作外,首度呼吁“为国家谋统一”,为民族谋复兴。朱立伦的复电未回应“统一”,重申求同尊异的主张,批评民进党的“去中”“反中”政策,改变两岸现状,造成两岸形势险峻。

被网民称为“正常伦”的朱立伦以具体行动展现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作为,自是获得大陆方面肯定。值得注意的是,他2015年访问大陆、会见习近平也曾提出“求同尊异”说,但大陆官媒新华社报道朱立伦的复电时,未提他的“求同尊异”说。

台学者:主流民意希望两岸和平 蔡政府“去中”去同使协商管道中断

台湾大陆委员会前副主委、中国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赵建民向《联合早报》表示,两岸应求同存异,但现在是有异无同,主流民意是希望两岸和平、保有国际空间,但蔡政府一直在“去中”去同,致使协商管道中断,中共军机绕台,两岸无法和平交流。赵建民指出,蔡政府才是违反主流民意,“中华民国”宪法是统一的宪法,因国民党不能提出完整的论述,才有张亚中的异军突起。

他说,统一向来就是中共的目标,但不是急迫的目标。2019年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40周年纪念大会”上提出探索“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应该要问的是,中共为何会加速统一目标呢?

大陆早在上世纪80年代便批判“隐性台独”,直到胡锦涛时代方以反台独为先,但近年来看到香港问题以及台湾青年反中的态度,大陆深刻了解到台湾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美国与台独势力互动、兴风作浪,武统已是无法排除的选项之一。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5月的封面文章便称,台湾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媒体也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大选前走险棋,一度派时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访台,班机起飞三个小时后折返,就是因为中共警告,当克拉夫特抵台时,解放军的飞机也会出现在台北上空,“你们看着办!”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张麟征指出,由于中美军事实力的消长,美国已把第一岛链的军事部署由琉球后撤至关岛,然后武装日本和台湾站在第一线,现在又拉拢澳大利亚一起对抗大陆。“大陆对台湾情势心里有数,已丢掉幻想,准备战斗。”

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副会长孙亚夫9月26日在第六届京台学者共研会上发表演讲,直指民进党当局不会放弃台独分裂立场,不会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和“九二共识”,并且已经走到实现台独目标的边缘。

他说,民进党知道,如果跨出法理独立的最后一步,就将点燃战争的导火索,但在没有得到美国首肯前,还不敢迈出实现台独的最后一步。今后一段时间,台海形势矛盾会越来越聚焦,对抗越来越尖锐,局面越来越复杂,会出现各种可能性,包括战争的可能性、谈判的可能性都会增加,而且有可能交替出现、相互交织。

张麟征赞同上述分析。她表示,“九二共识”在江启臣任内被束之高阁,因为张亚中振臂疾呼,“九二共识”又成为国民党的主张。不过,两岸形势在中美对抗下已发生剧变,国民党再重申“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中共和大陆民意都不会接受“一中各表”;张亚中的“一中三宪”也窒碍难行,是另一种包装的“两个中国”,只是大陆仍希望能和平统一,对朱立伦宽厚处理。

张亚中主张 两岸问题不可能再无限期拖下去

而国民党不认为局势险峻,高层普遍有偏安心态,包括朱立伦和有意参选2024年大选的中广董事长赵少康等人都认为,统一非中共当务之急,从两蒋时代到马英九执政,只要反对台独即可维持两岸和平。

从这次选举的形势观察,张亚中从选前到选后不断强调,民进党想跟北京斗,制造两岸仇恨牟利;国民党仍想拖,对台湾未来发展更不利。张亚中的“一中三宪”与和平备忘录等不一定可行,但他至少有自己的主张,即两岸问题不可能再无限期拖下去了。

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在其《艰难的抉择》一书中也指出,台湾不该完全拒绝与大陆进行某种类型的和谈,因为如果哪天大陆军力远超过台湾,美国协防能力和意愿变得非常不可信、台湾经济继续大幅仰赖大陆、北京领导人越来越不耐烦且愿意承受风险,台湾人民还真的愿意去赌是否会开战?还是冷静下来在谈判桌上尽量争取多一点条件?

朱立伦在竞选时一再强调,一定要先赢回政权再说。蔡政府执政不力,民怨四起,一般都看好国民党在2022年地方选举中应可保有既有席次,但多数人对国民党在2024年夺回政权偏向悲观。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业立说:“地方选举看的是个人的治理政绩,国民党的县市长表现还不错,地方议员也是靠服务经营,不是靠国民党的光环,国民党2022年的成绩应该不会差。但2024年看的是政党标签和两岸政策,若民进党再打‘亡国感’,国民党是否还会坚持九二共识?”

朱立伦想要挑战大位,国民党想要取回政权,两岸政策绝对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朱立伦选后一改昔日温和形象

准国民党主席朱立伦9月25日当选后的作为明快果决,与昔日的温和形象迥异。朱立伦的改变与其蛰伏数年后重掌党魁有关,相信他也深切了解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在这次国民党主席选举中掀起的旋风,代表了许多党员强烈要求国民党制衡无能的蔡英文政府的呼声。

朱立伦与现任党主席江启臣都是国民党传统精英,行事作风相去不远。朱立伦2016年一度怯战,丢掉国民党原有的300万票。蔡政府执政专制独断,国民党拥有14名县市长和38名立委,却形同一盘散沙,无法团结作战。支持者恨铁不成钢累积了无数怨恨与愤怒,若非张亚中参选掀起的声势,台湾很多人早就不关心国民党的死活了。

张亚中异军突起,让胜券在握的朱立伦差点翻船,同时明年底要争取连任的县市长和地方议员唯恐张亚中带来的“红统”危及自身利益,在投票前夕纷纷表态挺朱,造成江启臣被“弃保”边缘化。江启臣选前就曾意有所指地呼吁不要操作弃保,指责这是“奧步尽出”“秀下限”。

很多评论都认为,拿下32.59%选票的张亚中虽败犹荣。不少人形容敢冲敢闯的张亚中是“韩国瑜2.0”,支持者不一定支持他的两岸论述,就是想换个人让这个暮气沉沉的百年政党起死回生。

学者:年轻人觉得保守老旧不愿加入 国民党出现严重断层危机

民进党前立委、时事评论员郭正亮指“张亚中现象”凸显了国民党的一些问题,包括国民党的核心价值是什么?两岸问题要提出什么解决方案?党内是否存在权贵和基层落差,以及长期战斗力不足等问题,这也是2024年国民党想要夺回政权必须正视的核心问题。

而且,国民党党员的结构和社会差异颇大,60岁以上的人占了全体党员的70%,40岁以下党员不到3%。如果上述党员结构不作调整,吸引新血投入,2024年推出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能获得社会认同吗?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业立向《联合早报》表示,年轻人觉得国民党保守、老旧、不重视年轻人,朱立伦在年轻人的着力方面小于江启臣。民进党就算做得再差,年轻人就是不喜欢国民党,更不会加入国民党,使得国民党出现严重断层危机。朱立伦第一任主席的成效不是很好,第二任就要看他如何扭转年轻人的观感。

朱立伦上任后首战就要罢免亲绿的基进党立委陈柏惟,民进党已发出动员令力保陈柏惟,双方都有不能输的压力。朱立伦更将年底反“莱猪”等四项公投视为倒阁公投,摆出必胜的决心,结果很快便见分晓。

民众党与国民党差距越来越小

一般评估国民党地方首长政绩不错,2022年的地方选举结果应该不会差,但2024年大选朱立伦的内外压力却不小。

朱立伦培植的新北市长侯友宜将是他的头号劲敌,侯友宜向来与国民党保持一定距离,游走于蓝绿之间,支持度一直维持在七成。朱立伦标榜的“正蓝”能否在党内出线乃至获得社会认同,有待检视。中广董事长赵少康早就宣布要参选,届时的游戏规则如何制定又是一项考验。

王业立说:“侯友宜一直以市政为由保持中立,想蓝绿通吃,因为国民党的包袱不利其扩大基础。而朱立伦有‘换柱’前科,若再为己谋2024年有不公正的暧昧之举,就可能蹈(国民党前主席)吴敦义覆辙。若罢免案、年底公投和2022年选举结果一路大胜,朱立伦就有雄心大志挑战2024。”

另一在野的民众党也是急起直追,与国民党的差距越来越小。台湾民意基金会9月28日公布的民调显示,30.1%支持民进党,19.3%支持国民党,13.3%支持民众党,国民党与民众党差距仅有六个百分点。

由于国民党积弱不振,民众党去年成功挖角该党的前移民署长谢立功出任民众党秘书长,今年又延揽韩国瑜心腹黄文财担任该党媒体总监、前台北县长周锡玮人马廖荣清担任台北畜产公司董事长等,都让国民党不快又无奈。面对民众党频频挖蓝营的墙脚,朱立伦不讳言,国民党要赶快变强,这是很急迫的问题。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