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鸿斌:安倍辞职日本又进入多事之秋

时间:2020-08-31 06:3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陈鸿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突如其来地宣布辞职,无疑使日本政坛又进入多事之秋。 8月28日上午,安倍会晤了副首相麻生太郎。麻生太郎在离开首相官邸之际,尽管媒体一再追问,他就是一言不发,此举

陈鸿斌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突如其来地宣布辞职,无疑使日本政坛又进入多事之秋。

8月28日上午,安倍会晤了副首相麻生太郎。麻生太郎在离开首相官邸之际,尽管媒体一再追问,他就是一言不发,此举无疑坐实了此前已不断出现的猜测,即安倍将再度辞职。果然,随即共同社和日本放送协会(NHK)等主流媒体,就发出了安倍将在当天下午的记者会上宣布辞职的预告。

当天下午,安倍前往自民党总部,与干事长二阶俊博短暂交流了一下,然后举行了自民党相关领导人会议,表明了这一意愿。随即又在国会会晤了联合执政的公明党领导人山口那津男,当面传递了这一信息。

今年6月,安倍去庆应大学附属医院做了体检。短短两个月后,8月17日又去医院做了七个半小时之长的“体检”。即便体检项目再多,也完全不需要那么长时间,况且安倍体检根本不须要排队等候。日本媒体都估计,安倍是做了相关的门诊手术,术后留院观察,在院方确认无虞后才出院回家。

但随即在一周后,安倍居然再次前往医院“听取体检报告”,并再做了一些新的检查项目,时间长达三个小时40分钟。尽管安倍本人和院方对其病情守口如瓶,但日本政坛和媒体却对此高度关注,并连带分析此举可能对政坛产生的相关影响。

安倍的健康之所以引发关注,是因为在安倍首次出任首相一年后,曾因其痼疾溃疡性结肠炎而突然辞职,使其时的日本政府随即陷入手忙脚乱之中。2012年底自民党夺回政权,安倍重新出任首相后,自民党内就一直非常担心他的健康状况。今年日本国内因冠病疫情蔓延,繁重的抗疫任务导致安倍的工作量激增,截至6月20日他已连续工作达147天之久,今年夏季也放弃了在山梨县的山间别墅休假的预定安排(一般为10天左右)。

如此连轴转,显然严重损害了安倍的健康,所以最近接二连三前往医院就医。从6月18日例行国会结束后,安倍一次也没有举行正式的记者会,所以日本政坛和媒体关注积劳之下的安倍能否挺住,显然并非杞人忧天。

日本首相倒在岗位上并非没有前例。本世纪初,前首相小渊惠三就在任期内突然撒手人寰,导致政坛一片慌乱。上世纪80年代初,前首相大平正芳也在任职期间猝然驾鹤西去,也使政界一时手足无措。

就在安倍接连前往医院就医期间,他的任职时间超过了其外叔祖父佐藤荣作,成为日本近代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这本来是足可让日本媒体炒作一段时期的热门话题,但不期而至的安倍健康之忧,显然大大冲淡了这一话题。对安倍本人来说,改写执政时间记录显然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尤其是有一段时期日本首相曾走马灯似地易人,安倍的这一超长执政记录的意义更显非同一般。

但对安倍来说,能否流芳青史,执政时间长短还是其次,关键是能否留下什么政治遗产。就战后的日本首相而言,早期的吉田茂为日本确立了“重经济轻武装”的和平发展道路,为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其后的田中角荣则通过推动“日本列岛改造”,为日本的可持续发展居功至伟。再往后的中曾根康弘则在任期内完成了铁路的民营化改革,在日本当代史上留下了不凡的记录。

本世纪初的小泉纯一郎同样通过邮政改革,得到了日本国内的一致认可。安倍虽然执政时间远超以上各位,但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政绩,拿不出任何像样的“成绩单”。复出政坛之际推出的“安倍经济学”,则是乏善可陈,日本经济近年来几乎是原地踏步。今年受疫情影响,第二季度更是出现了27.8%的下降幅度,创下了前所未有的萎缩。

安倍的外交政策

安倍复出以来,其最大的执政目标就是“告别战后体制”,具体而言就是修改最具代表性的和平宪法。尽管多年来他为此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此事就是大象屁股推不动,没有任何进展,安倍对此深感无奈。于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提出了“战后外交总决算”的口号,竭尽全力尝试在外交领域有所建树。不过,日本外交的主要方向,无非就是对俄、对朝、对韩和对华。

就对俄外交而言,安倍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已会晤或会谈27次之多,但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的希望却日渐渺茫,俄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日益强硬。至于对朝外交,日本与朝鲜之间如今根本没有任何对话渠道,朝鲜完全不愿与日本举行任何层级的会谈。在对韩外交领域,由于韩国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使得日本去年对韩国实施三种半导体材料的禁运,导致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

至于对华关系,本来前两年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已有明显改善,今年春天日本政府本来还打算以“国宾”身份接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日,但因为疫情被推迟。此后因为日本政府抗疫效果不佳,再加上日本对华强硬势力炒作香港问题和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问题,双边关系又出现了下滑趋势,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共同社8月的最新民调显示,安倍内阁的不支持率已攀升至49.1%,创下其复出以来的次高。另据全球知名咨询公司民调显示,在对日本、美国、法国、德国、瑞典和英国领导人的抗疫表现评价中,德国总理默克尔获得42分,遥遥领先;美国总统特朗普为负12分,但安倍居然以负34分垫底,比特朗普还低一大截,这让安倍情何以堪?

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疫情,东京奥运会已圆满落幕,对亲自争取到主办权并宣布奥运会开幕的安倍来说,这本来是可以成为其执政经历中唯一的亮点,但如今也已推迟到明年。全球疫情至今未看到拐点,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眼下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安倍对此也只能仰天长叹。

恋栈对安倍而言已毫无意义,能否留下政治遗产并非仅取决于个人意愿。既然无法得到机遇的垂青,那就不如归去,这样至少不让自己累倒,成为大平第二或小渊第二。安倍已创下执政时间最长的记录。事已至此,夫复何求?

接下来自民党的当务之急是推出一位新总裁。从最新民调来看,似乎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名列榜首。不过,石破茂所在的派系并非自民党的主流派,而且安倍复出以来,他始终未能进入执政团队,安倍对他也没有好感,所以估计此公没什么戏。

多年来安倍一直有意在离职后,将政权禅让给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岸田也一直非常低调,耐心等待,从不挑战安倍。按照安倍的意愿,岸田接棒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据悉,已年届八旬的麻生太郎居然也有意刘郎重来,但估计其遭遇的党内阻力会很大。另外,内阁秘书长菅义伟也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尽管他很少流露这一意愿,但从政者谁不希望继承大位呢?此外,国防部长河野太郎也对此跃跃欲试。

但无论是谁接替安倍,都不可能在党内拥有类似安倍这样的威望,这很可能导致新首相不断面临政敌的严峻挑战。后安倍时代的日本政局能否保持稳定,这是眼下日本国内外都高度关注的问题。在安倍辞职的消息传出后,日本股市一度暴跌600点以上,就足以说明日本已迎来多事之秋。

作者是中国上海退休学者

多年来安倍一直有意在离职后,将政权禅让给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岸田也一直非常低调,耐心等待,从不挑战安倍。按照安倍的意愿,岸田接棒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据悉,已年届八旬的麻生太郎居然也有意刘郎重来,但估计其遭遇的党内阻力会很大。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