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万恶的资本”又来了?

时间:2021-08-06 07:51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早点

北看记

中国央媒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星期二(3日)发文直指网络游戏是产值千亿的“精神鸦片”和新型“毒品”,而且点名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游戏,一文震撼中国网游股价全线暴跌。

在香港上市的腾讯股价当天上午一度重挫约11%,市值较小的企业如网易、Bilibili等股价跌势更猛。奇怪的是,四个小时后《经济参考报》网站突然撤稿,随后腾讯股价才收复部分失地,收盘下跌6.1%。有媒体粗估,当日在港股与大陆A股网游上市公司整体市值合计蒸发接近3000亿元人民币(627亿新元),一篇文章震掉这么多资本,堪称“很贵”的一篇报道。

话说被撤的“精神鸦片”文当日傍晚改了标题后“还魂”,但“精神鸦片”“毒品”的严厉用词被删除。有分析人士推测,这是因为中央担忧对股市打击过大,故而下令删文。然而,稍一搜索又可发现,“精神鸦片”文并没有在大陆全网下架,在其他门户仍可找到,所以未必是高层下令全网撤稿,有可能是《经参》或新华社受到相关方的压力或自觉时机太敏感,所以采取了措施。

有人为网游鸣不平,网游企业心动公司董事长黄一孟就在知乎发文反驳,指“精神鸦片”用词伤害很大,具很强侮辱性,让“为祖国文化输出奋斗的从业者感到屈辱”。中国新闻网官微也发声:“把责任完全推给学校、游戏厂商或孩子监护人的任何一方都是不道德的”,可见支持网游的一方和其对立面的公开博弈。亲北京的港媒《星岛日报》昨天则刊文指出,“精神鸦片”报道的第一作者王恒涛是《经济参考报》副总编辑,其文在修改文字后“重出江湖”意味着官方对游戏行业的监管势在必行。

事实上,官媒对网游口诛笔伐早已不是第一次,“精神鸦片”“毒品”等用词也不算罕见。只是《经观》或许没意识到,中国资本市场在见识过今年来中央的连番重手整顿后已如惊弓之鸟,一篇报道、官媒的一声叱骂,就足以让投资者们吓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曾几何时,中国科企与资本高度介入的行业从志得意满变得愁云惨雾。蚂蚁集团上市计划去年11月被突然叫停后,12月11日中共政治局部署今年的经济工作时,提出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许多人就预见到科技企业与平台公司将被整顿,如今他们发现自己的想象力还是不够,除了高调的马云、电商等,在线教育培训机构、赴美上市企业、校外培训行业,原来都是要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打击对象。

涉嫌“抢跑”赴美上市的滴滴出行7月初遭监管部门的网络安全审查。7月底出台的学生作业与校外培训负担“双减”政策,更是对近年资本大举介入的校外培训来一个釜底抽薪:当局一道令下规定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简言之:不得盈利,严禁资本化运作,不得上市融资,外资也不得进入该行业。

凡此种种,让人感觉这已不仅仅是互联网企业或学生学习负担的问题,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资本的天然戒心仍在。

必须指出,从公平与效益来说,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有其合理性与必要。首先,垄断型的企业,确实会伤害市场竞争;而且许多有资本支撑的企业,其运营初期所寻求的回报不是财务性指标,而是为了形成市场的垄断支配力,即所谓的"烧钱圈地”。当它成功形成了信息不对称的闭环生态后,决定资源配置就未必是市场供需力量,而是运营方掌握的数据、运营方设定的隐秘算法等,用户等着被“割韭菜”。

另一方面,官方的雷霆式的打击也很能说明中国式治理的特征。一是执政团体的革命党本色,它总需要不断地发动各种运动、找新目标来凝聚力量、保持革命热情,继反腐之后、又有扫黑除恶,再反“资本无序扩张”。其次,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体制下,中国要充分利用资本和市场机制去刺激和提高生产力,但不会允许资本有机会成为另外一个权力来源,一旦发现这个情况就会动用国家权力约束与规管之。

资本的属性就是以逐利为目的,如果缺乏适当监管就会作恶,但是过度的监管也会挫伤经济活力。中国这股监管风波相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当局也会掌握节奏,避免市场过度震荡。同时,资本也又一次看到中国仍是社会主义国家,自己在中国的位置是从属于国家意志与国家权力,不可能与之平起平坐,更不可构成挑战。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