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哈里斯来到新加坡与越南

时间:2021-08-27 07:26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早点

北看记

在美国撤军阿富汗的乱局暴发后不久,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展开了上任来的首次亚洲行。她此行的任务明确:协助拜登总统修复美国的区域伙伴关系,用她的原话说:在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是美国的“最高议程”。哈里斯必须为美国的“印太愿景”进行游说,而阿富汗的局面,无疑为她的任务增添了难度。

在本周一,哈里斯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面后的记者会上,四家提问媒体中就有三家提到了阿富汗,其中最尖锐的提问都来自美国自家媒体,对准拜登撤军计划的荒腔走板发难。

路透社记者还当着哈里斯问李显龙:阿富汗政府的失败,“会不会让你重新计算美国在军事上和经济上,作为本区域伙伴的可靠度?”

李显龙估计事先预料到会有这一出。在这个直播的记者会上,李显龙在回答时指出,人们怎么看待美国对本区域的决心和承诺,会受到美国接下怎么做的影响,包括美国如何在本区域重新自我定位,如何与广泛的朋友与伙伴互动,如何继续反恐斗争。

他跟着解释,各国时不时需要重估形势和调整自我定位,过程有时顺畅、有时会走弯路,但是成功的国家标记,就是能认真看待长期利益和长期伙伴,并且长久维护它们。过去70年多来,作为本区域安全的保障者和繁荣的支持者。美国的良善与建设性影响为亚洲带来了巨大变化,新加坡希望美国继续扮演这个角色,并在未来的许多年继续和本区域互动。

对于目前处境尴尬的拜登政府高层,新加坡给予了热情与真诚欢迎,这身体力行了李显龙提到的信念——认真看待长期利益和长期伙伴关系,而不是只顾眼前,做一锤子买卖。

再细细体会,李显龙这番“长期利益与伙伴、长期维护”讲话和新加坡的态度,也可视为对客人的婉转客气提醒与示范。

事实上,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下滑,亚洲国家怀疑美国对本区域的诚意与投入能力,并非只是由于美国撤军阿富汗的慌乱,而是早已持续好几年了。前任总统特朗普从国际上“退群”、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影响的不只是中国,也伤及了其他贸易伙伴甚至美国的盟友。而特朗普在任的五年里,从未完整出席过一次东亚峰会,美国特使的级别还降了格,显然不重视亚洲和东南亚。

不过,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对亚洲又仿佛十分关注,比如它会施力朝核问题,但它最在乎的,看起来是与中国的较劲。中美对抗的旋律,一直延续到拜登时代。

美国如今高调宣示与印太地区的伙伴关系是“最高议程”,是真的重视这个区域,还是为了与中国一较高低?

新方人士对美国意图最直捣核心的公开提问,在前驻美大使陈庆珠与美国高官举行的公开讨论会上表达得淋漓尽致。陈庆珠没有纠缠于美国的承诺有多牢固,而是直接问随行哈里斯出访的三名美国官员:美国重申对本区域的承诺,“你们要从本区域得到什么?”

她更直言,美国口口声声说承认亚细安的核心地位,但印太四国机制却让亚细安担忧会被边缘化,而美国清楚知道亚细安不会乐意参加一个针对任何一个国家的组织。

这番诘问,清楚展示新加坡对选边问题的警觉与坚定意志。

这也是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共同心声:大家没有小看美国走出一时逆境的潜力,期望美国在本区域继续发挥作用,也期望美国深刻了解本区域国家的长期关切:不希望中美对抗,也不愿沦为一方对抗另一方的工具。即使与中国有海洋主权争议的越南,其总理范明政也在哈里斯到访前先会见中国驻越大使熊波,表明越南不会与任何国家结盟对抗其他大国。

过去几年里,随着中美矛盾不断加剧,一些中国朋友经常对新加坡“不选边”的表态不以为然,质疑这能持续得了多久?

想起来,拜登批评阿富汗政府“缺少为自己而战的意志”,好像可以回答“如何不选边”的问题。

现实中,小国深知,大国在顺境时可能把你忘了,有力量时又可能逼你站队,小国不坚持独立自主,就可能沦为附庸。亚细安各国如果挡不住压力“选边”,本区域就可能分裂。因此,“不选边”也是一种为己而战的意志,其中没有“如何”的问题,有的是“必须如此不可”,这与小国的命运生死攸关。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