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共同富裕不是“捐钱了事”

时间:2021-09-02 00:2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下午察:共同富裕不是“捐钱了事”

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将“共同富裕”摆上空前重要的位置后,腾讯、拼多多和美团等民企都对“共同富裕”发起响应,对此舆论褒贬不一。 美团8月30日发布财报后,CEO王兴在分析师会议上表态说,“共同富裕”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之中,因为“美团”的名字里,“‘美’就是better,‘团’就是together,美团就是一起更好。” 对于王兴的表态,众多网友并不买账,认为他的解释”牵强附会“。有网友留言说:“这么圆就没意思了。”“被锤多了,开始绣红旗了。”还有人套用王兴的句式调侃道:“美就是美国,团就是团队,这就是美国团队。”更多网友呼吁美团拿出实际行动,执行共同富裕。  

王兴在美团2018年9月20日于港交所上市后接受采访。(彭博社)

相比之下,拼多多和腾讯则拿出了更多的“实际行动”。 拼多多8月24日在公布上市后的首个季度净利润时,宣布进行”百亿农研专项“。拼多多将这些利润及未来潜在获利投入农业发展,直至投资100亿元人民币(约20亿新元)。 拼多多执行长陈磊介绍,农业和农产品触及所有人的日常生活,同时也是一个相对数字化率较低的领域,希望通过设立“百亿农研专项基金”,用技术的方式为农业现代化和农村振兴贡献力量。 他透露,“百亿农研专项”将显著影响股东的短期每股盈利,但却是对未来长远发展的铺垫,董事会已经批准通过。 科技巨头腾讯在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隔日即宣布,再次增加500亿元(人民币,下同,约100亿新元)资金,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腾讯此前刚刚公布今年第二季度财报,虽然本季度是其收入增长最慢的一个季度,但依然选择立即公告,助力共同富裕。 对于拿出实际行动的企业,虽然也有诸如”求生欲溢出屏幕“的调侃,但舆论显然更加温和。“这才是大企业该有的样子,先富裕带动后富,促进共同富裕。”“腾讯的这个动作,希望业内多多内卷。” 值得一提的是,拼多多和腾讯的官宣中,很少提到“公益”二字。

腾讯8月18日宣布,再次增加500亿元,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图为腾讯位于北京的标识。(路透社)

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评论文章分析说,腾讯显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做公益,更不是捐款做慈善。所谓“共同富裕专项计划”,类似于“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意在把腾讯的资金和数字科技能力投入到诸如乡村振兴、低收入人群增收、基层医疗体系完善、教育均衡发展等民生领域,这些领域,正是那些“带后富、帮后富”的领域。 文章指出,腾讯自身也将在这些投入中受益,这不是慈善行为,不是公益活动,也不是基于短期目标的“求生行为”,而是基于长远目标的投资行为。所谓科技向善、科技普惠,作为互联网巨头,这种变化整体上是正向的。 富豪解囊 是不是”破财消灾“? 除了投资“带后富、帮后富”的领域,中国的企业家们也纷纷解囊,给慈善组织捐款。 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七名中国富豪向慈善组织捐款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50亿美元(67.31亿新元),比2020年全年全国慈善捐赠总额还要高出20%,这是对政府大力推动“共同富裕”进行的响应。 在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8月17日的会议上,“第三次分配”这个概念,也被带入大众视野。会议提到,要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厉以宁在1994年,提出“三次分配”的概念。他介绍,通过市场实现的收入分配,被称为“第一次分配”;通过政府调节而进行的分配,被称为“第二次分配”;个人出于自愿,在习惯与道德的影响下把可支配收入的一部分或大部分捐赠出去,可称为“第三次分配”。 三次分配随后于2019年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2020年十九届五中全会上被提及。 “第三次分配”强调个人出于自愿把可支配收入捐赠出去,这个“自愿”该如何定义?企业和富人在官方释放政策风向后赶紧捐钱,是否纯属自愿?还是捐钱“买平安”或“被慈善”?恐怕也难说请。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8月受访时表示,对于企业来说,要支持共同富裕,不仅仅是捐钱“买平安”,若是成了这样,也是一个不好的取向,好像是政府逼着去做的,政府不逼,企业就不会捐款的。 姚洋指出,企业与其拿出那么多钱去捐款,还不如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他举例说,“996”就是一个巨大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它把整个社会给拉低了,让每个人都紧张。企业与其拿出那么多钱来捐款,还不如不要搞“996”,让员工周末可以休息,给外卖骑手们都缴上社保。 身为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的发言一向被视为较具官方代表性。 姚洋举例说,企业也不要再用算法和系统去算计那些骑手,他们跑得越来越快,骑手累,整个社会都累。骑手们横冲直撞,交规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存在,这对于整个社会氛围的恶化,不是仅仅靠捐赠就能换来。企业的社会责任其实比捐款要重要得多。 企业的社会责任 谈及企业的社会责任时,姚洋说,企业家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推动着社会的进步。大的平台企业应该从单一的利润导向转向“共生”,即把上下游企业和竞争对手都当作是一个共生的生态来维护,而不是就想着自己的那点事儿,否则很有可能会对社会产生破坏性。 每日经济新闻也发表评论文章指,企业履行社会责任,需要从“股东至上”转向“社会至上”,将社会财富最大化作为企业长远发展的目标。淡化其利己的工具性,强化其利他的功能性,将资源贫乏的社会群体识别为企业利益相关者之一。 在政府方面,该文章建议,应该淡化企业慈善的功利性,淡化政府对企业慈善行为的行政干预,引导慈善捐赠成为真正利他的社会行为。 实现共同富裕是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一个重要环节,有分析认为,推动共同富裕或将成为中共“第二个百年”的工作中心。 但对于如何实现共同富裕,目前还缺乏细节。单靠富人捐款或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恐也难把蛋糕分好,甚至可能打击企业家的积极性,合理的财富分配机制如遗产税和赠与税恐也不能缺失。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