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奥运火种再到北京

时间:2021-10-22 07:28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中国聚焦

早点

北看记

在国际人权组织的抵制声中,奥运火种本周在奥运会发源地采集成功,星期三(20日)抵达了北京。

这是奥运火种第二次进入中国长城内外,北京也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同时举办过夏季和冬季奥运的城市,但是中国气氛与第一次已全然不同。冬奥火种的话题在中国网上不见任何带热度的讨论,作为半个主角的北京市民还有点嫌烦,有人抱怨:“都是因为搞这冬奥,北京防疫措施才管得那么严!”“早结束早好!”

和我聊起2008年北京奥运,报社当前驻京的记者语带羡慕与向往。中国人当年是怎样热切、自豪地期待奥运?今天的她只能靠想象拼凑些许构图。我感叹,13年岁月洗刷,奥运曾带给中国人的荣誉与喜悦早已沦为“只是一种传说”。

但我忘不了,那一年夏天,北京全市流淌着的兴奋与紧张。不止是北京,全中国对奥运都引颈期盼,那是一种预感某件大事要发生,某个历史转折点将临、某个门槛就要跨过的心灵颤动。但中国人期盼许久的奥运年,竟然是天灾人祸不断,从年头的雪灾、3月的西藏骚乱到5月的汶川大地震,一场比一场惨烈。要换做另一个国家,在大地震后奥运可能都办不成了,但中国作为大国,还是有承受力的。等待了多年,被认为中国被世界接纳的标志、中国“成年礼”的夏季奥运当然要、也能够办下去。“多难兴邦”的氛围让民众空前团结,连香港人爱国精神高涨,外国人也为之动容。北京全市德士司机学英语迎接国际客人、电台播着“北京欢迎你”,东西长安街早早就组织人学习排队上巴士。中国要借着主办奥运提升国民素质,在文明礼仪上与国际接轨、将环境治理拼上去,当时天空很蓝,中国很美。

08北京奥运的火种,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琪亲自飞到雅典去接回的(他乘坐的包机叫“和谐之旅”),天安门广场举行高规格的圣火抵达北京欢迎仪式,成千上万观众观礼。仪式上,当时为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致辞,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将火炬交给田径运动员刘翔,我许多摄影同行从凌晨占位等候,用镜头定格住刘翔高举“祥云火炬”开跑的历史瞬间。

接着是中国构思的史诗般的火炬国际接力,包括首次把火炬传入朝鲜、带上珠穆朗玛峰,在香港以龙舟传递等。但“祥云世界传友谊”的想象遭遇到的是羞辱,火炬传递在多个西方国家遇到示威,有抗议人士甚至想抢走中国残疾运动员手中的火炬。北京奥运火炬接力遇到干扰之多,可能也是史上首次。

此时此刻,奥运火种只是在奥林匹克公园的室内展示。中国官方为北京冬奥定下的要求,首先是简约,其次是安全,第三才是精彩。火炬传递也只会在冬奥开幕前两天——明年2月2日到4日举行。

和诡异安静的东京奥运会相比,北京冬奥的现场应该不会那么冷清,但只会有中国观众,因为当局仅面向中国境内符合疫情防控要求的观众售票。这个“简约”的定调,相信一方面是冬季奥运原本就不及夏季奥运受瞩目,防疫也是重要考虑,但原因显然不只这两个。

西方媒体称,防疫措施让中国政府得以对潜在的政治抗议活动保持更严格的控制。但西媒也许不愿承认的是,中国的冬奥办得再好,都不会得到国际多少赞美,多半还会挨骂,因为有些结论早已做了。大背景是中国与国际社会的紧张关系与13年前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加拿大与欧洲议员或议会都因新疆人权问题号召抵制北京冬奥,这些声音还没有国家响应,却足以让中国难堪。如果说上一次北京奥运时,中国还相信自己表现好了,伸出友谊的手就能让外界接受,它正在放弃这个念头。这对各方来说都是警讯。

中国已不那么渴望融入世界,更不再需要通过举办盛会来证明崛起。甚至中国还有多想融入国际,都得打问号。官方继续宣示扩大开放,另一手则打造经济“内循环”,为“脱钩”和“被脱钩”做准备。冠病疫情让中美更敌视彼此,也让中外往来锐减。在中国民间,有人担心在“病毒清零”政策下,自己会长期被困于国内走不出去;也有人认为其他国家乱糟糟,支持把病毒和批评中国的声音都隔绝在外。

奥运火种二度到京遇冷,反映的是大家都离开曾经的纯真年代很远了。从2008年至今,中外各有能指责彼此的依据:外界认为中国崛起的真实面目是越来越强势、用锐实力渗透、对内管制更严,美国终结了对华接触政策;中国则认为,只要中国的发展挑战既有国际格局,中外对立就不可避免,因此不如做好准备奋力一战,相对于奥运火种所象征的和平和友谊,《长津湖》里为国战死的精神更让民众血脉偾张。

13年前,我曾看到中国朋友对中国融入国际怀抱美好憧憬与想象,他们今天回想起来,会不会感觉是从春梦醒来?那年北京奥运如童歌般纯真的主题曲: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永远一家人,好像再也唱不出来了。

赞一下
(0)
0%
赞一下
(0)
0%

相关栏目推荐
推荐内容